第六章:出鞘
    屠夫、账房两人虽然不合,话语更是轻狂。可一旦出手,却是全力以赴,配合更是天衣无缝。

    光是“屠夫”、“账房”两人联手,便已经是极难对付了,更何况一旁还有还有一个更为棘手的掌柜。

    终于,那掌柜也动了。

    只见掌柜双臂陡然张开,犹如一只大鸟的双翼一般。身子拔地而起,飞至客栈了,我是无痕公子的徒弟,难道你们就不知道无痕公子的暗器乃是天下一绝吗?”

    话语间,李君逢十指轮转,空气炸开,先前向他激射而来的算珠,已以一种更快的速度射向账房。

    而这一次,不止是速度快了三分,就连在空中划过的轨迹,也越发诡异起来。

    若是有唐门高手在此,定然羞愧难当,数十年的修炼,竟然还远逊于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

    那账房大惊失色,连忙展开身形躲避起来,可李君逢的暗器造诣实在不弱,最终还是有三颗算珠打在了账房身上,血花四溅。

    账房发出一声惊呼,忙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又从小瓷瓶中倒出两颗药丸服下。

    他这算珠淬有剧毒,一旦沾上,便要丢掉半条性命,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用手接下算珠,为何会一点事没有。

    李君逢未曾痛打落水狗,反而越发的凝重起来,因为另外两人的攻击已经先后到来。

    首先迎面而来的是屠夫的剔骨刀,刀光凌厉,层层刀势组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网,将李君逢笼罩,好似下一刻就要将他切成几十块碎肉。

    李君逢手臂一张,原本放在桌子上的“血梅花”犹如被无形丝线牵扯一般,刹那间就飞到了他的手掌之中。

    李君逢食指扣在“血梅花”伞柄的小圆环上,“呛啷”一声,血梅剑终于出鞘,这一柄血梅剑剑身细长狭窄,寒光迫人,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光辉。

    下一刻,长剑挥动,已然化作一道银色的流光,速度快的叫人目眩神迷。一剑击出,锋锐的气机已然弥漫在客栈四周。

    那屠夫只觉得遍体生寒,被这一股迫人的气机笼罩,浑身一僵,体内流淌不息的真气,竟然生出了一丝凝滞之感。

    就在屠夫凝滞的这一瞬间,李君逢的剑速陡然加快了三分,犹如一点闪电,融入到屠夫的刀势之中,片刻就将其解了大半。

    随后,剑气轰然爆发,长剑刺向那屠夫的心脏部位。

    屠夫脸上闪过一丝惊慌之色,但也不愧是老江湖,身子陡然挪移了三尺,想要避过这惊艳一剑。

    “呲”的一声,一连串的血花飞溅而起,那屠夫虽躲过了心脏致命要害,但肩膀却划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而在同时,那掌柜的手掌已然劈了下来,由上击下,长久蓄力,这一掌几乎是他最强的一击。

    李君逢不显慌忙,左手的“血梅花”一挥,“嘭”的一声,伞面陡然张开,好似一面大盾,挡在了他面前。

    那掌柜的双眸一瞪,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种操作。但此时已是间不容发,他的手掌孕育着风雷之势,已劈到了血梅花的伞面上。

    顷刻之间,一股股摧山倒岳恐怖巨力,已然从掌柜的手掌中爆发出来。

    掌柜心中暗自冷笑一声,区区一把伞便想要够挡得住他的“风雷手”,真是痴心妄想。

    然而,让展柜的瞠目结舌的却是那纤细柔软的伞面竟然没有如想象中那样爆炸开来,而且看起来一点事也没有,洁白如故。

    李君逢手臂抖了抖,将从伞面传来的余劲卸掉,随后血梅花轻轻撤开,手中的长剑犹如闪电一般向上刺出。

    那掌柜暗皱眉头,想再要闪避,却已经是来不及了。唯有凝聚掌势,凭空拍出一掌,同时身子向后飞退,借势逃遁。

    “呲”的一声,一蓬血花爆开。

    “跑的倒是挺快。”

    李君逢喃喃自语,将血梅花挂在腰间,轻轻的弹了弹血梅剑剑身,顿时发出“铮”的一声龙吟,上面的鲜血瞬间被弹飞,依旧光亮如雪。

    掌柜看着自己手中的透明窟窿,只觉得一阵巨疼传来,让他额头冒出阵阵冷汗。

    这一点伤倒算不得什么,可眼前这个少年却是出乎意外的强大。

    只是一个照面的时间,便击溃了他们三人的联手攻击,而且还让他们三人都受了不轻的伤。

    还有那一把剑。

    伞中藏剑,伞面更能够承受他“风雷手”的全力一击。

    江湖中何时出现了这样一把奇门兵器?自己竟然不知道。

    难道,这个家伙真的是当年名震天下无痕公子的徒弟。

    掌柜、屠夫,账房,这三个平日里让无数正道人士闻风丧胆的大盗巨寇,此时竟然被一个少年镇住,一时间竟不敢轻举妄动。

    李君逢微微调整气息,先前看似潇洒,却也是十分危险,一着不慎,便有殒命之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