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太上书
    明月高悬,皎洁而柔和的月光洒落在树丛中,落下斑驳的影子,别有一番风趣

    林子中,李君逢拿起一杆铁铲,正在铲土他的力量着实不小,三下五除二便挖出了一个大坑

    随后,他便将掌柜等四人的尸身扔在了大坑之中,又填上泥土

    “你们干的是打家劫舍的无本生意,也不是什么好玩意我宰了你们几个家伙,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李君逢一边挖土,一边喃喃自语的说道也不知道他是在说给掌柜四人的鬼魂听,还是解释给自己听

    毕竟是第一次杀人,一次还是直接就宰了四个,若是心头没有一点异样情绪,肯定是假的

    “不过,你们送了我六万两银子,几本秘籍还帮助我开启了武字碑,对我而言也算是四个福星”

    根据李君逢猜测,这武字碑将李君逢从二十一世纪带到现在的这个世界后,其中能量便消耗殆尽,陷于沉寂,隐匿与李君逢的识海之中

    而今日,因为他杀了这“四大恶贼”,吸收了一些“世界值”,这才让武字碑复苏过来,重新开启

    不得不说,这四个家伙又是送银票、又是送秘籍,还帮助自己用性命重启武字碑,可以算得上是很有义气了

    土已经填完了,李君逢又用铲子将土平了平

    ““这荒郊野外的,也找不到个卖棺材的所幸大家都是江湖人士,不拘小节,你四位生前也都是好兄弟,好哥们,现在死了也是在一起的相亲相爱一家人,挺好的”

    李君逢将身上的尘土拍了拍,扬了扬手,说道:“就这样吧,四位,下辈子记得做个好人”

    说罢,便离开了此地,回到了先前的小客栈中

    客栈里倒是还有许多食材,李君逢也学过厨艺,晚餐自然不会亏待自己

    等到酒足饭饱后,李君逢又出去溜达了一圈,便寻了一个房间,盘膝而坐,修炼起来

    李君逢武学天赋远超凡人,再加上无痕公子全力教导,十三年的时间,已经让他成为江湖中的一流高手

    而李君逢所学范围之广,亦是江湖罕见

    如今,李君逢主要修炼的则是一门名为《太上书》的秘籍的武功

    这一本《太上书》涵盖范围极广,其中包括了内功、剑法、轻功、暗器、掌法、拳法等等

    而这本书的来历也是极为神秘,根据无痕公子所说,这是他偶然寻得的一本古籍,内容晦涩玄奥异常

    其中的内功功法,便名为《太上心经》

    此时运转太上真气,李君逢刹那间便达到了心神合一,古井无波的状态,方圆数丈之内的风吹草动,都照应在他的心间

    这一本《太上书》历经岁月,除了内功心法是完整的外,其余的多有残缺

    不过,大部分残缺的都被无痕公子补了上去,还增添了许多新的内容

    如今这一本《太上书》与其说是一本古籍,不如说是无痕公子一身武学之精粹与古籍的结合

    无痕公子学贯百家,精通天下武学因此,从某方面来说,这《太上书》也蕴含了天下各派武学精要

    不过无痕公子每当谈及《太上书》时,便也是微微叹息

    因为各门各派对于自身绝学都很是看重,因此他也有许多绝学未曾目睹,溶与其中

    在《太上书》中,李君逢所学的轻功名为“踏雪无痕”很烂大街的名字,在江湖上,叫做“踏雪无痕”的轻功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但若说真正能够踏雪无痕,却是近乎没有

    至于剑法,《太上书》中记载了好几门,李君逢则是用了十来年的时间学习,几乎已经将这几门剑法熔于一炉,在外人看来,已然到了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的地步

    除此外,暗器、医毒、掌法、拳法、刀法等等李君逢皆有涉猎其中,暗器和医毒方面,更是达到了寻常人难以想象的境界

    值得一提的是,不管是暗器、剑法、刀法等都需要用到双手,因此李君逢还修炼了一门奇门功夫,名为“练兵手”

    小成的“练兵手”可以让他随意使用天下兵器,而不显晦涩凝滞,更能在短时间中达到如臂使指的程度

    而练到大成时,双掌力量剧增,劈山裂石不在话下更是不惧刀兵毒药,水火不侵,几乎相当双手版的“金光不坏身”

    也是因此,李君逢才能够轻易接下账房那算珠

    夜色已深,李君逢长吐一口气,停了下来,却并未休息,而是闭着眼眸,脑海中不断回忆之前与“四大恶贼”战斗的情形

    他在吸收四大恶贼的武学精要,补全自身漏洞,进一步催化武学进步

    ……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江南是一个好地方,无数文人墨客称颂着它的美丽,令人向往不已

    李君逢来了江南也有几天了,曾望着碧蓝澄澈的天空出神,也曾在画舫上听雨而眠

    江南养出来的女子也是水灵灵的温婉人儿,容貌秀美,待人有着说不出的和气一口地地道道的吴侬软语,更是柔糯至极

    又行了一段时间,李君逢如今已处于东南沿岸一带的一个小镇之上,此地历来是鱼米之乡物产丰富,商旅要到中原和东瀛,便要经过此地,因此也是热闹非凡

    长街上人流如潮,车水马龙,李君逢带着一丝微笑,手里拿着“血梅花”,抱着欣赏的目光,边走边瞧

    忽的,李君逢停下脚步,站在了一个路边的一个小摊面前

    小摊卖的东西只有一件,一幅笔墨尚新的字

    摊主是一个温文儒雅的中年男子,嘴角蓄着胡子,眼神温润,身上散发着淡淡的书香之气

    “客人,你且看看,价钱好商量”中年笑着说道

    李君逢点了点头,在小摊面前驻足了片刻时间,最后哑然失笑,摇了摇头,便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