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让人意想不到的局面
    “三位,请问有什么事吗?”李君逢倒是有些意外,不知这三个东瀛浪客为何会拦在他面前。

    “中原人,你手里拿的伞,是我的。”英夫用半生不熟汉语说道。

    “啊?”李君逢楞了一下,旋即道:“你认错了,这一把伞是我的。”

    “你的?你叫它一声,它会答应吗?”一旁的吉田说道,脸上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

    李君逢耸了耸肩说道:“当然不会答应。不过,这上面有我留下一个“君”字刻印,想来应该可以证明。”

    通过这一段话,李君逢倒是明白了,这几个家伙便是冲着他的“血梅花”而来。至于所谓的“君”字刻印,自然是骗人的。

    那英夫的脸一下就沉下来了,冷冷道:“中原人,你为什么要在我的雨伞上刻你的字。现在,我命令你快交出来,否则我便让你付出代价。”

    这一把伞他可是打算献给飘絮小姐的,如今刻下了一个字,便不再完美,实在是让他有些生气。

    真是该死的中原人!

    李君逢真的快要被气笑了,这家伙难道就是贾队长在明朝的转世?

    李君逢与三个浪客这一幕,自然也落在了客栈里众人的眼中,众人纷纷对李君逢头来怜悯的目光。

    只要不是白痴,便明白这三个东瀛人是在找李君逢的麻烦。

    在客栈中有一些武林中人,热血未凉,正要站起来,阻止这三个东瀛人,却被身旁的人拉住,然后耳语一番,那些武人便立刻变色,坐了下来,再也不敢妄动。

    “这些该死的东瀛人,又在欺负人了。”

    “可不是,自从巨鲸帮将这一群东瀛人请来后,镇上人便经常受到这群人的骚扰。”

    “哎,这群东瀛人背后有巨鲸帮撑腰,肆无忌惮。而且,这些东瀛人都学过武,每一个都不简单。”

    “是啊,据说东瀛人的那个首领柳生但马守更是东瀛三大上忍之一,武功深不可测。”

    “这个青年要倒霉了。”

    ……

    巨鲸帮,这可是一尊庞然大物,在整个东南沿海地区无人敢惹。

    而那东瀛人的首领柳生但马守更是一位深不可测的高手,一些成名江湖人士曾去挑战过他,在其太刀之下,连三招也走不过。

    而这一些东瀛浪客则是柳生但马守的弟子,刀法凌厉狠辣。也是因此,这一群东瀛人才能在小镇中肆无忌惮。

    “哼,给他说那么多干嘛?教训这中原人一顿,让他知道厉害。”脾气凶戾的正雄首先发难,也没有用刀,而是挥起拳头,一拳朝着李君逢面门轰了过来。

    这正雄虽已习刀为主,但身材高大,常年来的习武,更是让他的衣袖下肌肉虬结。此时一拳轰来,拳风呼呼,颇有威势。

    所有人都相信,他这一拳下去,足以让李君逢这个带着几分书生气的俊秀少年揍的满面桃花开,甚至丢掉性命。

    一些人已经闭上了眼睛,目不忍视。

    嘭!

    拳头终于重重的砸在了脸上,被砸中的那一张脸不出意外的扭曲起来,鼻血狂飙,甚至这张脸的主人还直接被砸飞了半丈左右,在地上挣扎了好半响都没有爬起来。

    事情似乎和所有人猜想的一样。

    但所有人却都愣住了,甚至还有人使劲的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因为,被砸飞的是那个东瀛人,出拳的则是那个俊秀青年。

    “好快的拳头!”一些江湖人士感叹道,他们看清了刚才的一切。

    先前,那东瀛人挥出一拳,可拳头在距离那青年不到半尺的距离时,那青年也挥出了一拳。

    后发先至,迅若闪电。

    再然后,便是现在这一幕。

    “咦,真脏。”李君逢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将血梅花挂在自己的腰间,又忙的从怀里掏出一块帕子,使劲擦了檫手。

    “你这家伙脸上怎么这么油啊,要多洗脸。你们这些东瀛人真是的,一点都不注意个人卫生。”

    李君逢十分嫌弃的这东瀛浪客,他常年和无痕公子生活在一起,无痕公子属于重度洁癖。他之所以有那样高的轻功,一大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不想沾染地上的尘埃。

    也是因此,李君逢多多少少也有些洁癖。

    剩余的两个东瀛浪客互相望了一眼,都知道遇到硬茬子了。

    “喝,小子,受死!”

    “中原人,去死吧!”

    呛啷!呛啷!

    剩余的两个东瀛浪客暴喝一声,立刻拔出太刀,向李君逢杀来,显露出彪悍的气势,很是果断。

    这两个东瀛浪客都是柳生但马守的徒弟,这次能够被柳生但马守不远千里从东瀛调到中原来执行任务,显然是柳生新阴派弟子的佼佼者。

    在他们看来,先前那名为正雄的同伴被击飞,也是那大意了,没有立刻拔出太刀应敌,反而选择了并不擅长的拳法。

    如今两人联手,足以对付眼前这人。

    两道凌厉的刀光,眨眼而至,刀势凶猛异常,显然这两个东瀛浪客并非庸碌之辈。

    不过,这在李君逢面前,显然还是不够看。甚至,李君逢连拔出血梅剑的想法都没有。

    只见李君逢双手先前探出,一双好似白玉雕成的手,便溶如刀光之中。

    咔嚓、咔嚓!

    几乎一个瞬间,在两个东瀛浪客惊讶的目光下,这两把锋利的太刀段就化作了几道碎片,刀势自然也随之瓦解。

    “还给你们!”

    下一刻,李君逢双手一扬,手中的断刀碎片飞出,顷刻间便飞进了两个东瀛浪客的身体之中,鲜血飞溅。

    这刀片之中蕴含了极为强大的力量,顷刻间就将两个刀客轰击的倒飞而出,滚到了他们先前的同伴身边。

    “就这点本事,还想学着别人做拦路打劫的无本买卖,真是丢人。”李君逢摇了摇头,而两个刀客在地上发出惨叫声,却并未死去。

    现在到底还是青天白日,也并非荒郊野外,而这个世界也不似古龙世界中那般官府完全不干预江湖之事,因此李君逢也不好下杀手。

    不过,李君逢并未放过三个东瀛刀客,脸上带着笑容,朝着走三人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