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惩戒
    李君逢带着笑容,缓缓的走向三个东瀛浪客。

    三个东瀛浪客都受了不轻的伤,正躺在地上“哎呦”叫唤,此时又看到李君逢走来,忙的向后爬了两步,吓得哇哇乱叫。

    李君逢对于东瀛语言也就只熟悉那么几句,不知道他们叫的什么,也并不在意。

    “你……中原人,你竟然敢伤我们,师父……还有巨鲸帮,都不会放过你的……”英夫终于用半生不熟的华语说道,脸色煞白。

    “对……对,我们师父乃是柳生新阴派的宗师,东瀛三大上忍之一,他要是出手,定然要你死无葬生之地。”另一个吉田也忙的说道。

    “哦,我好害怕哦,柳生但马守不会一刀把我杀了吧。”李君逢做了一个害怕的表情。

    “知道师父害怕就对了,现在赶快给我……”

    英夫学习汉语的时间并不算长,没有听出李君逢话语中的嘲讽之意,还真以为他是害怕了。

    可话还没有说完,李君逢便一脚踢了过来。

    这一脚速度奇快,眨眼间就踢中了英夫,其力量凶猛,让其当了个滚地葫芦,一边滚还一边吐血,滚出了好几米的距离,方才停下来。

    “哎,我害怕的脚都不听使唤了,我实在是太胆小了。”李君逢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似乎真的觉得自己胆小又懦弱。

    其余人眼角抽抽,就没见过这样的“懦弱”之辈。就连另外两个东瀛浪客也是咽了咽口水,不敢多说。

    “你……你废了我武功?!你好毒。”先前被踢的那英夫脸如白纸,堆积着怨毒、绝望、恐惧等多种情绪,然后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直接晕了过去。

    原来,李君逢先前那一脚,正好踢中英夫的气海穴,废掉了他的武功。

    这英夫并不知道,李君逢可不止是废掉他武功那么简单。

    在刚才那一脚中,他还送了一股暗气在英夫身体中,若是没有高手化解,那么过一段时间爆发起来,便足以要他的性命。

    李君逢也不是良善之辈,信奉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这三个东瀛浪客先前出手狠辣,已然是想要李君逢的性命,那么他们被李君逢取走性命,也是天经地义。

    随后,李君逢又如法炮制了另外另个东瀛浪客,便不再理会,迈入了客栈之中。

    至于这三个东瀛浪客,都晕了过去,一身功力被废,又受了重伤,气息衰弱无比,若是一直放在这里,怕过不了多久就要丢掉性命。

    可没过多久,就有几个缩头缩脑的家伙将三个东瀛浪客抬走。

    这里是巨鲸帮的地盘,这些人自然是巨鲸帮的帮众。巨鲸帮和东瀛柳生合作,关系虽算不上密切,但却也不会看着三个东瀛浪客在这里奄奄一息。

    但若是要他们冲上为东瀛人报仇,那也是绝无可能的,简直送死的举动。还是把这里的都告诉那一群东瀛人,让他们自己处理。

    李君逢一迈入客栈之中,众人这才更加仔细的看清这个武功高强的少年。

    年轻,俊秀,带着淡淡的书生气,丝毫看不出其身怀一身不俗的武功。

    李君逢往客栈中一扫,所有的目光忙的躲避开来,不敢直视。而李君逢也并不在意,径直的走上二楼,寻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往窗外望去,雨势渐渐小了下来,但却并未停歇。淅淅沥沥的小雨,让整个小镇笼罩在一片朦胧的烟雾之中,多了几分空灵的意境。

    “客官,你想要些什么?”店小二走了过来,目光闪烁,双股微微颤抖,不敢直视李君逢,显然他也目睹了先前客栈门前的事,对李君逢有些害怕。

    李君逢笑了笑,目光温润,随意点了几样小菜和一壶酒,又随口问了店小二两句,便让其下去了。

    或许是因为掌柜的怕摊上事,下面等的客人虽多,但李君逢点的酒菜却是很快的就来了。

    樟茶鸭、蒜泥白肉、豆瓣鱼、卧龙凤雏汤……

    以及一壶陈年的女儿红。

    从那四大恶贼身上得了些银子后,李君逢便不再拮据。而他从小跟着无痕公子,吃穿用度自然也是顶尖,此时有了银子,自然也不会亏待自己。

    “客官,我觉得你还是快点离开吧。”那店小二或许和李君逢聊了两句,知他并非是穷凶极恶之辈,便忍不住开口劝道。

    李君逢哦了一声,问道:“是因为先前那三个东瀛人。”

    小二哥忙的点了点头,急道:“那一伙东瀛人的头子柳生但马守厉害得很,而且他们背后还有巨鲸帮。”

    李君逢笑道:“无妨,我这一次便是为了他们而来。”

    小二哥不知李君逢的想法,再次劝道:“那柳生但马守武功之高,深不可测……”

    “小张你这狗东西,下面这么忙,还不快来给我滚下来招待客人。”

    下面,掌柜的双眸一瞪,好似要喷出火花一般,扯着嗓子叫喊着。见李君逢望来,又赶紧赔了个笑脸。

    下方倒是并不见得有多忙,可一旦那东瀛人知道这伤人凶手是被店小二劝走的,那他们可就麻烦了,掌柜的可不想得罪那一帮人。

    小二哥不明白这些道理,但被掌柜的一骂,顿时吓得脖子一缩,忙的向楼下跑去。

    李君逢笑了笑,继续喝酒吃菜,不以为意。

    时间缓缓过去,雨势也渐渐停了下来,而原本又逐渐热闹起来的客栈,气氛却忽然凝滞起来,他们的目光望向客栈大门外,有些出神。

    在门口,有一个美丽的东瀛女子。

    这个女子右手持着一把绣着樱花的雨伞,左手拿着武士刀。她的容貌绝美,拥有着女神一般的风姿,如同冬日的太阳一般耀眼而又温和。

    盈盈细腰,不足一握,看起来是那样的柔弱,让人又不仅生出保护欲。她实在是太美丽了,无论谁第一眼看到她,都会生出惊艳之感。

    但在客栈中了解这个女子的人却都知道,这个女子并非表面那般柔弱,她的武士刀是整个沿海一带极为可怕,仅次于她的父亲柳生但马守。

    她就是柳生但马守的女儿——柳生飘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