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李政楷
    在这座府邸的四周,有六名犹如铁塔一般的汉子分立在两旁,拱卫着府邸的安宁。除此外,四周还有来回巡逻的卫士,可见其守卫之森严。

    这里是李府,巨鲸帮帮主李政楷居住之地。平日里,巨鲸帮的帮主和长老,也会在此地商讨大事。

    李君逢走下了飞云桥,径直的朝着府邸方向走了过来。

    六个汉子目露慑人光芒,一瞬间便朝着李君逢盯了过来。

    其中一名脸上有刀疤,身材高壮的汉子上前一步,冷冷的注视李君逢,厉声喝道:“此乃巨鲸帮重地,帮主所在之处,闲杂人等休要靠近,速速避退。”

    李君逢一眼望去,便已经知晓了这六人的底细。其中有四人都是修行的东瀛武术。另外两人应该是外家功夫。体魄强横。

    “闲杂人等避退,我并非闲杂人,自然不用避退。”李君逢微微一笑道,继续向前走进。

    “尔乃何人,来此所谓何事?”疤脸大汉说道。

    李君逢走到李府前,站定身子,微微抱拳道:“在下李君逢,为贵帮帮主所来,烦请通报一声。”

    疤脸大汉上下打量这李君逢,面色冷肃,冷冷的说道:“帮主是何等尊贵的人物,又岂是说见就见,快些离开,否则就别怪我等不客气了。”

    说罢,便有一股凶戾的气息释放出来。

    这倒并非这群卫士不近人情,而是因为李君逢看起来实在不像是江湖中人,更像是读书人。

    他们这巨鲸帮帮主李政楷不喜好武功,也不擅长经营帮中事物,反而喜欢那些诗词歌赋,舞文弄墨。

    而因为帮主这样的喜好,便有许多心怀不轨之辈抱着字画来找帮主。然后将帮主一顿忽悠,以高价买了许多赝品。

    或者是书生装扮,以谈风弄月的事情来求见帮主,蹭吃蹭喝。

    类似于这种事情,之前发生过许多。待流传出去后,很是折损巨鲸帮的面子。

    也是因此,现在一旦看到书生模样的人靠近府邸,便会被牢牢的监视着,并且决不允许进入府邸。

    李君逢并不知其底细,只当成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他右手一晃,已经出现一锭白花花的影子。说道:“气逐渐炎热,给位兄弟辛苦了,不若我请给位兄弟吃酒。”

    那疤脸大汉却是目光一冷,厉声道:“敬酒不吃吃罚酒。”

    疤脸大汉已是不耐烦了,他蒲扇般的大手张开,朝着李君逢一掌拍了过来。

    这一掌并未用内力,甚至疤脸大汉连自身的力量也收敛了几分,但却也虎虎生风,速度奇快,若是李君逢若真是个书生,怕是要被推到在地,摔的全身生疼。

    李君逢也出手了,左掌翻飞,轻轻的一引,一飘。那疤脸大汉的手掌却是在空中一折,不受的控制向自身劈了过去。

    一掌劈中,那疤脸大汉身形一颤,向后趔趄了几步,脸色一片煞白。

    其余护卫看见李君逢竟然出手反击,纷纷抽出武器,“呛啷”之声不绝于耳,杀机凛然。

    “住手,都给我退回去。”那疤脸大汉扬了扬手,厉喝一声。其余护卫便受刀入鞘,重新回到自己的岗位。

    “多下公子手下留情。”那疤脸大汉原本凶戾之色消失殆尽,变得毕恭毕敬。

    “呵,那也是你自己手下留情罢了,与我没有多大关系。”李君逢笑道。

    先前李君逢运用了巧力,让疤脸大汉的掌力转而倾泻到了自己的身上。

    疤脸大汉那一掌只为让李君逢知趣离开,并未下狠手,因此那一掌对于疤脸大汉并未造成多大影响。

    而真正让疤脸大汉受到惊吓,止不住后退趔趄的原因。则是因为李君逢先前那一手“借力打力”实在是太巧妙了,若非江湖一流高手是绝对使不出。

    “先前多有冒犯,多谢公子宽宏大量,饶小人一命。”疤脸大汉拱手说道。

    疤脸大汉额头已冒出一排冷汗,先前那片刻时间,他已然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无妨。”李君逢挥了挥手,又道:“进去通报你们帮主吧,告诉他“昨日问字人”,他自然知晓。”

    “是。”疤脸大汉听罢,便匆匆的走进了李府之中。

    未过多时,李府之内便是一阵脚步声。很快,一个儒雅的中年男子便出现在李君逢面前。

    “这位兄台,你终于出现了,我可是找的你好苦啊。”那中年男子一身书生气,脸上带着笑容,还有几分迫不及待之意。

    “快些进来,昨日受你教诲之后,让我幡然悔悟,灵光闪现,如今又写了几幅字,正愁没人欣赏来着。”

    李君逢摇头苦笑,这家伙竟然也是一帮之主,巨鲸帮不垮台也算是一大幸事。

    眼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日在长街摆摊卖字的家伙。

    李君逢和柳生飘絮分开后,便回到了客战之中,又打听了一番巨鲸帮帮主的情况。

    经过别人的一番描述,他方才明白长街遇到的人是巨鲸帮的帮主李政楷。

    这人生际遇奇妙,莫约就是如此。

    有了昨日的事情作为铺垫,李政楷很快的就将李君逢迎入了大堂之中。

    李君逢才刚一坐下,还未来得及喝一口茶,那李政楷便不知从那里抱出了一大堆字画,放在李君逢面前。

    “李公子,这些都是我这些年的得意之作,请你指点一二。”李政楷将字画推开,兴奋的说道。

    在两人走入大堂的过程中,便交谈了一番,互通姓名。

    李君逢简直是哭笑不得,不是说好只有昨日的字画吗?怎么现在这么多。

    不过,李君逢也并未拒绝。

    这李政楷善于临摹,这里的字画将古今名家都临摹了个遍,足以让绝大部分的饱读诗书之辈看的目瞪口呆。

    所幸李君逢师从无痕公子,所学甚广,对于字画一道也颇有涉猎。此时点评出来,不偏不倚,让李政楷连连点头。

    “李帮主,这一次我是有事相商,还望帮主能够多加考虑。”

    将所有字画一一点评完毕,李君逢喝完一口茶,终于开始讲明此次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