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打算
    “走的倒是挺快”

    李君逢也没有去追,反手一扬,血梅剑已回入血梅花之中看了看手中的血梅花,却是暗自一笑

    如今算来,自己也成了双剑流

    其实在得到血梅花后,李君逢就在思考怎么将这一把利器发挥最大的程度

    血梅花本身的材质惊人,或许从某些方面也能够算作一把剑

    而且血梅花一旦张开,伞面便可以化作一面大盾,与血梅剑结合起来,攻守得当,岂不就是威力倍增

    这一点想法虽好,可惜光是一个“左右互搏”就把李君逢弄得头大用了足足两个月的时间,才有今日这般成果

    不过,左手施展起来还是不太灵便,偶有凝滞之处,尚需更多的练习才行

    而双手剑威力虽大,也并非有益无害,其亦存在缺点

    第一,双手剑所消耗的内力、体力也是倍增,面对一些擅长防御的对手,亦或者敌人较多,贸然使用双手剑,或许首先就把自己给耗死了

    第二,使用双手剑时,精神亦要专注至极,一旦对手有类似狮吼功之类武学,便很容易打乱节奏,自乱阵脚

    但总的来说,双手剑还是利大于弊,运用得当,足以让自己的实力大幅度提升

    随后,李君逢拍了拍手,顿时有两道黑影至雪地中窜入房间中,半跪在李君逢面前

    这两道黑影身手矫捷,气息内敛,显然亦是江湖好手

    “把金丝甲给我拔下来”李君逢将血梅花挂在腰间,淡淡的说道

    当下,便有一个黑衣窜出,飞快的剥开了镖师的衣服,露出一件金灿灿的衣甲,又很快被拔留下来,干净利落

    “你……你们是什么人?”那镖师被黑衣人弄醒,双眼正朦胧,却陡然被吓了个激灵,好似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梅花,你们是……是……无无痕门!大……大爷们饶命啊”那镖师像是认出了什么,吓得肝胆俱裂,一骨碌的起身跪在地上,头不要命的磕着

    那黑衣人看向李君逢,李君逢做了一个下切的动作,黑衣人顿时一张击出,虎虎生风,“嘭”的一声拍在那镖师的脑袋上,镖师顿时摊在地上,七窍流血,没了气息

    随后,黑衣人将金丝甲清理了一番,整理的干干净净,又寻了一块包袱,将金丝甲包在其中,最后再半跪在地上,呈给李君逢

    “金丝甲,嘿,现在就在我手中,希望这些家伙快些来送死吧”李君逢接过金丝甲,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又挥了挥手道:“你们下去吧,对了,再去散布消息,就说金丝甲便在我的手中若是想要擒下梅花盗,得到名声、美人、金钱便来找我”

    两个黑衣人抱了抱拳,回了一声:“是”然后便化作一道黑影,窜出房间,消失在茫茫雪地之中,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如此一来,现江湖最两件轰动的大事都与我沾上了关系,想来应该会有一些家伙会有一些自命不凡的家伙来找我动手”

    李君逢思忖着,他如今已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天下高手交手了

    而与天下高手交手,一方面是能够进一步催化自身武学,另一方面则是获得世界值

    已经去过的世界,只要世界值足够,与武字碑沟通后,到了穿越的时间,也可以进行穿越

    只是前往指定的世界,那就需要比平常多十倍甚至更多的世界值才能够进行穿越

    并且,每个世界的时间都在流逝,并非静止不变李君逢若是现在直接穿越回“天下第一”的世界,那现在天下第一里也过了两个月的时间

    所幸,武字碑还有调整穿越时间的功能,最多能够穿越到离开天下第一世界的三个呼吸时间之后

    可是,穿越的时间越是往前推移,所需要的世界值也是更多

    因此,李君逢现在就需要海量的世界值,才能重新回到天下第一的世界中

    他在这个世界中,不仅要击败天下各方高手,还要成就天下第一的名头,以及建立天下第一名门,从而将这个世界的世界值狂揽一空

    要想去找那些高手一个个决斗实在太麻烦了,但李君逢若是成了名,江湖中的一个个高手就会主动找来,试图将他作为扬名江湖的垫脚石

    而如今,李君逢已经和江湖上最轰动的两件事扯上关系,他就是不想成名也不行

    其中,最轰动的一件事就是梅花盗重出江湖

    这位梅花盗乃是江湖近三十年来最残暴、最凶恶、名头也是最大的大盗

    此人劫财劫色,杀人如麻,凶残暴戾,可谓是无恶不作但一身武功却是出神入化,天下少有人能及

    在三十年前,此人犯下数桩公案,就连当时的点苍掌门吴问天都死在其手上随后,这人便销声匿迹,一过就是三十年

    可在不久前,那很横行天下的梅花盗又出现了短短七八个月的时间,就已又做了七八十件大案,越发的嚣张起来

    江湖中稍有资产的人皆是人人自危,稍有姿色,更是寝食难安

    因此,已有九十余家人暗中约定,无论谁杀了梅花盗,他们就将家财分出一成送给他,这数目不可不谓可观

    除此外,还有天下第一美人也曾扬言,无论僧俗老少,只要能够除掉梅花盗,她就嫁给他

    而这梅花盗手段歹毒,气焰嚣张,每次杀人,其致命伤痕必然是在前胸

    前胸本是练家子防卫最严密之处,但那梅花盗却偏偏要在此处下手,从无例外,好像不这样做,就不足显出他的厉害

    也是因此,江湖中的高手便认为只要穿上金丝甲,护住胸口,就能够制住梅花盗至此以后,财色名皆收

    现在,经过无痕门的传播,相信要不了多久,江湖中人知道金丝甲在他手中了吧

    至于江湖中第二轰动的事,则是一个名为“无痕门”的帮派崛起,这个门派神秘无比,帮众并不多,却都是个顶个的高手

    (求一大波推荐票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