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交流
    诺大的房间中,经过了两场打斗,已是一片狼藉还有六具尸体,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

    李寻欢轻轻的摸了摸喉咙上的一缕血迹,苦笑着

    差一点就要被人脑袋搬家了,却还要请人喝酒,这找那说理去

    “你要干什么!”李寻欢的背后一个大汉忙的走出,将李寻欢护在身后如同一条忠诚的猎狗,向对手呲牙咧嘴,便是牺牲自己,也要护住主人的性命

    这人名为铁传甲,因为十八年前的一段公案结下仇家,被人追杀,逃亡数年后受李家收留,成为李寻欢的仆从

    在原本的时间线中,铁传甲并没有与李寻欢同行,也不知李君逢在无意中改变了什么

    此人力大无穷,又练得一身铁布衫,刀枪难如,在江湖上也算的是一个好手

    可惜,与李君逢、李寻欢比起来相差实在太远了

    先前的一切,不过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从李寻欢发出那惊天泣地的飞刀,到决出胜负,所用的时间也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

    直到现在,铁传甲这才反应过来

    “莫要失礼,先前我输了,应该请客喝酒,这位兄台算是我的酒友了”李寻欢拍了拍铁传甲的肩膀,笑着说道

    李探花一言九鼎,说请客,便就会请客,而请客的地点就是在这客栈之中

    那铁传甲在整个房间中走了一圈,将躲在一间小屋里,正瑟瑟发抖老板、老板娘找了出来,给了足额的银子,让他们收拾一件干净的屋子,再准备一座上好的酒菜待客

    至于那几具尸体,铁传甲将他们埋在了院落里的梅花树下,或许来年那梅花树还要开的更加鲜艳一些

    李君逢对此只能表示摇头感叹,果然不愧是古龙世界啊

    古龙的大部分世界中,朝廷和江湖几乎是完全的分开开来,互不干涉江湖中无论发生再大的事,死再多的人,只要不随意屠戮百姓,朝廷都是安之若素,不予管理

    在足额的银子,以及铁传甲那犹如鸷鹰般的目光下,掌柜的老老实实的腾出了一间屋子,在厨房炒了几盘热腾腾的菜,又拿出一壶成年的女儿红,以供李寻欢宴客

    酒过三巡,两人谈天说地,气氛比之最初要好了不少

    “寻欢兄的飞刀果真是厉害,在下纵然早有准备,却也不免受伤”李君逢放下筷子,摊开手掌

    在他的手掌中,有一道刀痕刀痕很淡,但在这样一双好似白玉雕刻的手中,却显得有些显眼

    他先前,到底还是没能毫发无损的接下令风云变色的“小李飞刀”啊

    李寻欢苦笑道:“先前那一刀,是我出道以来,唯一没有击中目标的一次”

    李君逢摇头道:“先前那一刀不过是侥幸罢了,若是寻欢兄现在再使出一刀,在下或许便不是在此地喝酒,而是只能去黄泉路喝孟婆汤了”

    这一点,李君逢说的是实话

    他知道李寻欢会来到酒家,便可以躲在一旁,释放杀意

    而像李寻欢这般高手,一旦感到杀意,他们第一反应便是将对手击杀而李寻欢也和阿飞一样,都喜欢朝着对方的脖子下手

    也是因此,李君逢便大致在脑后中推演了数次李寻欢的攻击以及后招,确保不会出任何差错

    只可惜,机关算尽,那“小李飞刀”绝世的锋锐还是将他的手给割伤了

    并且,先前那一次的成功时难以复制的

    小李飞刀的许多特征和暗器相似,武器细小,不易发现出手速度快,一击杀人

    而一旦对手有了防备,那威力便要削弱许多

    若是他在不经意间出手,天下几乎无人可以抵挡

    当然,除此外还有因为李君逢在暗器上亦有着极深的造诣,在这方面亦是知道该怎么对付

    若是换了一个人来,那怕有着李君逢同样的武功内力,却也免不了一刀插喉的下场

    李寻欢说道:“不知君逢兄为什么会在此处?”

    李君逢笑道:“在下来此处的原因有二,第一是为了金丝甲,第二则是想要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小李飞刀”,所幸,这这两样都没有让我失望”

    说罢,李君逢便将包袱拿出来,解开一角,露出金灿灿的光芒

    李寻欢皱眉道:“阁下的武功已臻当代决定,又何须这样一个金丝甲?”

    金丝甲看似神奇,但若真算起来,或许也就只有两个武功相近的高手能够发挥出威力

    李君逢笑了笑,旋即便对李寻欢解释了一遍梅花盗的事情

    李寻欢道:“哦,那么君逢兄是想要擒下梅花盗吗?”

    李君逢笑而不答,转而向李寻欢讨教起武学

    李君逢一身武功来自于《天下第一》,与这个世界许多的功夫大同小异而《太上书》囊括百家,博大精深

    李君逢侃侃而谈,信口而出,却也都是武学至理,妙不可言

    李寻欢更是如此,虽然在先前险败给李君逢,但其一身所学,却是难以想象绝不在李君逢之下,有过之而无不及

    两人以酒相交,所探讨的又何止是武学,天南地北,人文地理,无所不及

    待到兴致,李君逢终于露出了他的真实目的

    只见李君逢喝了一杯酒,笑道:“寻欢兄的小李飞刀天下无双,乃当世无双绝技,实在令人心折在下在暗器知道亦颇有造诣,不知能否讨教一二……”

    “讨教算不上,而在下对君逢兄的那一手接暗器的手法有所好奇,我们便互相交流吧”

    李寻欢毫不在意的说道,旋即将小李飞刀的奥妙诀窍一一道来

    不得不说,李寻欢的心胸江湖中几乎无人能及所以,他的朋友很多,他对每个朋友都是真诚的

    而这小李飞刀的确是十分奥妙,纵然和李君逢如今所学的暗器之道还不太符合,但取其奥妙精益,融与自身武学之中,亦有长足进步

    当然,李君逢也绝不会吝啬自己在武道理解,也同样将毫不保留的说出,亦是让李寻欢有着不浅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