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林仙儿
    每个门派都有自己的信物,无痕门也一样

    “三绣梅花鬼神难”,江湖中既然有这样的传言,李君逢倒也干脆,请来能工巧匠做了这样一枚“梅花扳指”

    梅花扳指就是无痕门信物,代表了李君逢的意志有了梅花扳指,便能够号令整个无痕门

    虽然无痕门建立的时间并不长,但已然是一个庞然大物,许多高手都在其中

    同时,在江湖上还有传闻,梅花扳指上还有一排排密密麻麻的小字

    小字则记载了一门无敌的功法,一旦得到,便能快速跻身江湖顶尖高手的行列无敌天下虽不一定,却也足以称雄一方

    好吧,不得不承认,李君逢有时候的确是蛮无聊的

    在这扳指上,李君逢让人分别用用汉语、梵文、藏语等十来种语言,刻下了四个无敌的小字

    仁者无敌!

    也不知道以后有人得到这枚扳指,会不会气的吐血

    ……

    “知道梅花扳指的人并不少”李君逢目光一转,打量着这位青衣人,继续道:“但知道梅花扳指在我手中的人,却是屈指可数,看的你对于无痕门倒是知道很多”

    青衣人摆了摆手道:“在下并无恶意,并且对两位还都很敬佩得很”又以青色的手指了指地上的尸体:“今日相见,无以为敬,便以此人为敬,聊表寸心”

    李君逢笑道:“你这敬意倒是别致得很,想来也是为了金丝甲而来”

    青衣人合掌道:“门主果然是天下少有的聪明人,一猜即中”

    李君逢却是不再理会青衣人,转过头来,对李寻欢道:“探花郎,你说这家伙是不是青魔手伊哭?”

    李寻欢含笑道:“虽有青魔手,可并非伊哭”

    李君逢笑道:“的确不是伊哭,伊哭不是女人”

    李寻欢仔仔细细的瞧着青衣人,说道:“不但是个女人,还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李君逢拍手赞道道:“不愧是李探花,光是这份眼光就足以独步天下”

    如此说吧,李君逢忽的一伸手,一股吸力从他的手心发出

    “啊!”那青衣人竟然发出一声娇呼,声音犹如银铃般娇美而“他”脸上那青色的面具,也被吸附了下来,露出一张美的令人窒息的脸

    这一张脸是如此的美丽,是如此的惊艳

    她的鼻子,她的眼睛,她的嘴巴,她的下颌……无一不美,每一处都充满着惊人的诱惑力

    “咯咯咯,门主已经如此着急了吗?”

    青衣人却不生气,吃吃的笑着,身子一转,原本的笼罩在身子上的黑袍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轻纱笼罩的玲珑娇躯

    取下青魔手,露出一双仿若羊脂美玉雕琢而成的玉手

    她用那白皙的玉手轻轻抚着流云般的青丝,漆黑发亮的眸子散发着一层柔和而温暖的笑意,巧笑嫣然的看着李君逢

    李君逢笑道:“你是在勾引我吗?”

    青衣人反问道:“难道你怕我勾引吗?”语气娇滴滴的,足以将一个铁汉给融化掉

    坐在一旁的李寻欢咳咳了两声,颇为尴尬道:“两位,我是否需要回避一下”

    这位李探花从前也是倚红偎翠的风流人物,此时自然不会做出大煞风情的事

    “探花郎且不忙着离开,难道你就不想知道这位美人的身份?”李君逢又饮下一口毒酒,笑着问道

    李寻欢道:“洗耳恭听”

    李君逢指着青衣人,笑道:“这位,便是当今武林第一美人林仙儿,也就是那位扬言若是谁擒下梅花盗,便下嫁的那位”

    李寻欢道:“原来如此,如此绝色,倒也担得起江湖第一美人的名头,也难怪会有青魔手”

    林仙儿的确是漂亮得很,漂亮的宛如一个仙子而这样的仙子身边,总是会有许多男子不顾一切的讨好,想必这个青魔手也是如此得来的

    林仙儿也不吃惊,毕竟见过她的人有许多,而李君逢身为无痕门的门主,得到她画像也很正常

    她的双眸灿烂如星,凝视着李君逢,充满了仰慕和爱慕之情无论是那个男人,被这样美丽的一位女子用这般眼神看着,骨头也要酥上三分,

    林仙儿对身体很有信心,对自己的手段也很有信心至少到如今,还没有那个男人能够逃过她的手心

    每一个,都会成为她的裙下之臣,被她带入地狱

    这一次,也不会意外

    李君逢继续笑道:“除此之外,她还有两个身份其中一个身份,还和寻欢兄有关系哩?”

    李寻欢目光一动道:“哦?”

    李君逢道:‘这位美人儿早些年的时候,为了治其父之病,曾去舍身崖许愿,在舍身跳崖时,被另一个女子所救’

    李寻欢心中已经有了猜测,手指轻轻摩挲着酒杯,心头却不太平静

    李君逢继续道:“那一个女子便是寻欢兄的表妹林诗音,并且两人还结为姐妹从某方面来说,她还是你表妹”

    李寻欢苦笑,从别人口中听得这个名字,心头却犹如压了一块大石一般而他再看向林仙儿时,目光却锐利了三分

    这林仙儿手段了得,不是寻常女子若是留在她的身边,绝非好事

    而李君逢的话,却还没有说完,他又给自己添了一杯酒,缓缓饮下,又道:“这位林仙儿小姐的最后一个身份,却也是最神秘的,最难以猜测的放眼天下,知道的人可能不超过一手之数”

    李寻欢笑着说道:“这么神秘?难道这位林姑娘还能使梅花盗不成?”

    李君逢一愣,林仙儿的笑容也有着瞬间的凝滞

    李寻欢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道:“君逢兄,一个玩笑罢了,你们何必这么当真”

    李寻欢的确是在开玩笑,那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糟蹋了不少良家女子无论怎么说,这林仙儿总不能去糟蹋一个女子吧

    李君逢却是哈哈大笑,拍了拍李寻欢的肩道:“你真他娘的是个人才,瞎猜也能猜到,我老李就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