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兴云庄内
    兴云庄,是龙啸云龙四爷居住的地方这里不但气象恢宏,宅第连云,庭院林木之盛,更冠与两河,是天下一等一的好去处

    在往日里,兴云庄进进出出的都是豪客大侠,每一个都在江湖都有着不小的名气

    同时,他们又都和龙啸云龙四爷交好,彼此互为知己好友

    江湖中只要一说起龙啸云,又有谁不称赞这位龙四爷侠肝义胆、义薄云天

    这名声一传出去,就连兴云庄的仆人也与有荣焉,走出去都觉得高人一等

    可是,这情况在这些天里都变了

    出入兴云庄的豪客大侠越来越少,而且都是出的多、进的少就算是进来了,也会很快的离开

    就连兴云庄的这些仆人,出去受到的目光也不再尊敬人们看他们的目光变了,像是再看着一个小偷、窃贼、伪君子

    若是有人不小心落单了,还有可能热心人蒙上罩子,然后敲闷棍,一顿江湖毒打

    龙四爷和他的几位朋友在这些日子里,也是大发雷霆,上好的瓷器茶杯摔坏了不知多少,脾气也越发暴躁,整个院子里的仆人都是战战兢兢的

    今日夜里,几个大爷都在大厅中聚集着,似乎在商讨着什么大事

    大厅中坐着五个人,气氛肃穆

    这五个人中,其中四人正是此处保定城的“风云人物”龙啸云、公孙摩云、田七、赵正义

    除此外,还有紫面长髯的老人此人正是号称“铁胆震八方”的秦孝仪的秦大侠

    这位秦大侠和龙四爷的关系也不浅,将李寻欢诬陷为梅花盗少不了他一份不过他当时有事外出,并没有真正参与进去

    在擒下李寻欢后,这秦大侠还捶胸跺足,只恨自己为何错过了大振名声的机会

    可等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却是暗自庆幸不已因为他没有完全的参与进去,反而被摘了出来,名声尚且得以保存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这些天里,整个城中都在散布谣言,诋毁我等的名声,定然是事出有因”

    说话的这人瘦如竹竿,面色蜡黄,看起来仿佛是个病夫此人正是以“摩云十三手”名震天下的“摩云手”公孙摩云

    他的脸色在平日里就很难看,在最近的这些时间中,更是像是一个吊丧鬼一般,死人、活人见了都害怕

    “嘭”一个养尊处优富翁模样的人拍了拍桌子,面色冰冷的说道:“定然是为了梅花盗李寻欢而来,除了他的同伙,就没有别人会来对付我们”

    此人的名头更响亮,乃是江湖人称“一根棍棒压天下,三颗铁胆镇乾坤”的田七

    这位田七爷在平日里的名望可真是不小,不仅武功高强,还处处维护正义,可这一次却是被爆出“和儿媳妇有染”这样的事情

    这位田七爷当初听到了这件事,直接就被气的吐了一口闷血,差点没晕死过去

    “无妨,如今这些事不过是在保定城中传扬,还要过些日子才能真正传到江湖中只要我们守过了今日,将梅花盗交给了心眉大师,那一切自有公道”

    说话这人颧骨高耸,满面杀意,正是四处主持公道,维护正义的“铁面无私”赵正义赵大爷

    “对,只要交给了少林寺,便与我等无关,那些人若要动手,也应该就在近日”田七皱着眉头道

    “他们只要今日敢来,就绝对走不了”

    最后说着话的,是一个相貌堂堂,锦衣华服的中年男子,他这人满面正气,一说话便给人一种义薄云天、义胆忠肝的形象

    除了龙啸云,还能有谁

    “现在兴云庄中有心眉大师和他足下的五位高徒,游龙山庄少主游龙生,还有铁笛先生,我手底下的弓弩护卫,以及在座的诸位,我就不相信,还有人能在这般天罗地网中将我那堕入歧途的义兄带走”

    龙啸云双眸一凝,凭空生出几分杀意

    “兄弟啊,既然你十年前出了关,又何必再回来回来之后,你痛苦,我痛苦,诗音也痛苦与其我们三人一起痛苦,倒不如用你的性命和名声,再帮大哥一次吧”

    龙啸云对于李寻欢的感情也很矛盾,从最开始的至交好友,到最后变成了卑鄙的掠夺者对李寻欢既感激,又嫉妒,又憎恶

    这十年来,他享受着李寻欢本该享受的一切,风头无两

    而李寻欢这次再回来之后,他发现他不但武功名声比不过李寻欢,就连妻子心中的地位也比不过

    龙啸云在害怕,害怕李寻欢会重新将一切都夺走,害怕自己变得一无所有

    于是,他选择了一条路走到黑

    “禀报庄主,有人闯入院内,似乎正在寻找李寻欢”这是,一个下人匆匆忙忙的急报道

    “哦,是个什么样的人?”龙啸云急切的问道

    下人回答道:“是个年轻人,用剑,出剑的速度极快,武功非常高,现在已经朝着西苑逃去”

    “好了,各位,今日就是我们一雪前耻的时候了”龙啸云站起身子,眼眸一凝

    其余人纷纷站了起来,杀意沸腾

    他们从谣言散布那一天开始心头就憋了一团火,而今日这一团火终于找到要烧的人了

    ……

    李君逢正坐在一家路边的面摊前,吃着一碗打卤面

    做打卤面的是一个年近半百的老头,手艺很好,劲道也足在李君逢的要求下,还煎了两个鸡蛋进去

    这时,张月半从一个角落里走出来这一次他穿着朴素,还打着补丁,倒是并不显眼

    张月半坐在李君逢旁边的一根凳子,低声说道:“门主,阿飞已经进入了李园,要不要我们动手?”

    李君逢呲溜呲溜的就将面吃完,又去要了一碗面汤喝,说道:“不用,你要做的就是一件事”

    张月半恭敬道:“请门主吩咐”

    李君逢将面汤喝了两口,擦了擦嘴,便站起身子

    “付打卤面的钱,对了,打卤面里还加了两个鸡蛋,要多给几文钱”

    话语声中,李君逢已经走远了

    张月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