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怜花宝鉴
    月明星稀,李君逢的步伐很快,不多时就到了兴云庄外

    抬头一望,便能够看到一座座精致的阁楼,雕栏玉砌,装饰精美昔年“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的荣耀似乎还不曾消失

    李君逢足尖一点,趁着月色,便已越过高墙,无声无息的进入了兴云庄中

    兴云庄的气氛紧张,一个个婢女、仆从神色匆匆不时还有护院巡逻,生怕阿飞还有同伙

    李君逢的轻功之高,身法之快,天下已很少有人能够胜得过他

    这兴云庄的守卫尚可,但想要防御到李君逢,却是不太可能

    李君逢四下望了望,明确了方向,便展开身法,向着一个方向疾行而去

    他现在既不是去帮助阿飞退敌,更不是去救李探花

    而是去找林诗音,从她的手中取来一本秘籍

    不多时,李君逢就看到一座精致的小筑,笼罩在一片茫茫的夜色之中,更生出几分凄迷之感

    冷香小筑

    林诗音便在这里

    冷香小筑中,林诗音坐着翻阅着一本佛经

    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让她思绪翻涌,难以抑制,唯有佛经才让她的心头稍微安稳一些,不受外界影响

    在她身后还有两个侍女在伺候着,低眉顺目

    呼~

    忽的,一阵风吹过,窗户被吹开,隐隐间还有一道白影闪现

    两个侍女诧异的望去,却只大概看清那是一个白衣公子,便听得“呲呲”风声,两道乌光射出,点中两人的大穴,眼珠子一番,晕了过去

    “你……你是何人?!林诗音抬起头来,吃了一惊

    李君逢步伐不紧不慢的走了进来,微笑道:“夫人不必管我是谁,我只是向夫人讨要一件夫人用不着的东西”

    他打量着林诗音,虽算不上绝色,脸色也太过苍白但谁也无法否定她是一个美人,而她的气质,她的风神,却是寻常女子难以比拟的

    林诗音冷冷的说道:“我这里没有你想要的东西”

    李君逢笑道:“这东西你有,而且也用不着若是这东西的消息一旦泄露出去,莫说夫人,就是整个兴云庄都要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林诗音心头一动,隐隐已经猜出李君逢的想法

    李君逢道:“夫人冰雪聪明,应该我所要找的就是当初王怜花留下的《怜花宝鉴》还望夫人能够交给在下,我并不想对夫人动粗”

    没错,李君逢此次所来,正是为了王怜花留下的《怜花宝鉴》

    王怜花是江湖老一代人物,亦正亦邪本与沈浪为死敌,后来化敌为友,笑泯恩仇

    此人惊才艳艳,文武双全其所学之广,天下少有人能及就李君逢所知,或许也就只有自家师父“无痕公子”能够比得上

    王怜花在下海之前,将他一身所学,编纂成了一本武林秘典《怜花宝鉴》

    《怜花宝鉴》中,不但有武功心法,还有下毒术、易容术、苗疆放虫、波斯摄魂术……

    总的来说,涵盖面甚广,其中还有许多邪门功夫

    王怜花生怕这门武学被奸人所得,便准备将其托付给当时已经颇有名誉小李飞刀李寻欢让他帮助自己找一个天赋高,心性好的传人

    只可惜当时李寻欢出关,不在李园于是王怜花在一番阴差阳错中,就交给了林诗音

    等到李寻欢再回来,却还带回来了个龙啸云,然后又发生了一系列的狗血,导致《怜花宝鉴》还在林诗音手中

    在《怜花宝鉴》中,李君逢最为在意的则是波斯摄魂术若是将其中的波斯摄魂术与自身的摄魂术结合,或许其威力还会强上数筹不止

    “你说什么《怜花宝鉴》,什么王怜花,我不知道快走,否则我就要喊人了”林诗音历喝道

    “既然夫人不愿意说,那就莫怪在下无礼了”李君逢身影一晃,已经化作一道白光向林诗音袭来

    林诗音只觉眼前一花,还未来得及反应,身上就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

    随后,一双深邃的眸子,出现在她的面前

    摄魂术

    不多时,李君逢就从一处密地取出了一册典籍在其上面,正是《怜花宝鉴》四个大字

    他又翻了翻,目露兴奋之色,确认内容无误后,便展开身形,再次从窗户掠了出去

    至于林诗音,大概半刻时间后,应该就会苏醒过来

    ……

    另一边,阿飞陷入了一场苦战之中

    他一进入院子中,还没来得及询问李寻欢被关押之处,便被发现

    再之后,便是一路的激战

    兴云庄的诸多护院,还有其他不断赶来的高手,都给了阿飞极大的压力

    所幸,阿飞若论实力,已然是当世少有的剑法高手纵然面对众人围困的局面,但依旧不落下风,甚至还杀了好几人

    只是,目前的处境越发的困难起来他毕竟是一个人,也会疲倦,也会力竭而敌人则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强

    “呔,小子,你竟和梅花盗同流合污,让你尝尝我公孙摩云的厉害”

    说话的是公孙摩云,他身子一掠,便也加入战团,只见其使出其绝技“摩云手”清淡如烟,风轻云淡,似乎毫无杀人之意

    阿飞眉头一皱,手中长剑翻飞,将四周的攻击地狱吼忽的,一剑刺穿,其快如电

    那公孙摩云的摩云手才刚一使出,人影才刚出现在阿飞的面前,剑光一闪,喉咙便被刺穿,出现了一个血窟窿

    也就是在这一刹那,三道亮光此地飞来,风声呼啸,划破长空

    阿飞就地一滚,躲开了其中两颗,然后长剑一挥,将第三颗格挡开来

    阿飞只觉得手臂一麻,那亮光所携带的力量实在不容小觑,待他仔细看去,却是三颗铁胆

    “该死,召集弓弩手,小心这小子”

    说话的这人,正是田七,先前的那三颗铁胆也是从他手中飞出的,他面露冷色,这小子可不太好对付

    不过也无妨,心眉大师、铁笛先生都快要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