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既无金绳,也不玉锁
    罗汉阵,这是少林寺最为著名的阵法,亦是对付强敌的屏障。

    而罗汉阵又分为大罗汉阵和小罗汉阵,大罗汉阵需要一百零八位武功高强的武僧。

    据传闻,从古至今从未有人能够突破大罗汉阵,也是有大罗汉阵如此响亮的名头,才铸就了如今少林寺。

    而小罗汉阵则是五人临时联手,行动时如行云流水,停下来时如重山岳,敌人极难突破。

    这阵法如蟒蛇盘成蛇阵,首尾相援,绝无破绽。

    “檀越武功惊世,老僧自愧不如。若是檀越能再破这罗汉阵,老僧便任打任杀。”心眉和尚缓缓说道,语气中正平和,低眉颔首,一派高僧之态。

    只是他的声音却是犹如洪钟巨鼓一般,敲的人耳朵嗡嗡作响。

    心眉和尚立于一边,他是罗汉阵的中枢,也是五人中唯一能够与李君逢抗衡一二的人。

    他此刻已然将一身功力崔至顶峰,气血在体内运转,犹如大江大河一般,哗啦啦作响。即使是低声细语,在旁人听来却也是震耳欲聋。

    其余四僧同样如此,李君逢随时都有可能破阵而出,他们必须全力以赴,精气神催至巅峰。

    李君逢笑着道:“若是一百零八大罗汉阵,我倒是真没有办法。不过你们这五人的小罗汉阵,虽有些看头,却也不值一哂。”

    “那就请檀越破阵吧。”心眉和尚冷哼一声,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李君逢。

    心眉和尚和其余四僧平日里便经常练习此阵,他们已经达到了心意相合的地步,无论是谁想要突破这小罗汉阵都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李君逢呵呵一笑,忽的手臂一转,“哐”的一声,竟收剑回鞘,身子一松,呈闭目养神之态。

    心眉和尚对此倒是一愣,皱了皱眉头,说道:“檀越这是何意?”

    李君逢闭上眼某,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道:“当然是破阵啊。”

    心眉和尚哼了一声道:“这算哪门子破阵?”

    李君逢笑道:“这是最轻松的破阵之法,老和尚你待会就知道了。”说罢,便不再理会心眉和尚,自顾自的休息起来。

    心眉和尚果然很快就知道了李君逢的破阵之法,而且也不得不承认这是最轻松的破阵之法。

    当然,对于李君逢来说是轻松的,而对于其他人来说,却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

    李君逢的确是在休息,一幅懒洋洋的样子,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睡过去。

    可是,这里的五个和尚见识了李君逢的凶残,又怎敢掉以轻心。

    并且,他们一旦有所松懈,李君逢就会立刻散发出一股锋锐之气,让他们立刻警惕起来,调动所有内力,让自己保持在巅峰状态。

    可是,一个人不可能一直处于巅峰状态,他们的精气神一直都在消耗。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反观李君逢,经历先前一战,他原本有所消耗,可现在以逸待劳,竟然慢慢的恢复了过来。

    此消彼长下去,后果可想而知。

    “阿弥陀佛,动手!”

    心眉也看出了这一点,再也顾不得太多,口中发出一声冷喝,同其余四僧一同出手。

    心眉和尚当先出手,当最后一个“手”字出口时,他的衣袖已经卷起一股劲,划破长空,利与刀刃。

    少林铁袖!

    七十二绝技之一!

    与此同,其余四人也是同时将送出手掌、拳头。似乎是对李君逢出手,又似乎不是。

    但其招式相互契合,竟然刹那间就生出一股汹涌澎湃的力量朝着李君逢涌来。

    少林罗汉阵,果然有些本事。

    李君逢双眸倏地张开,身子一低,好似没有骨头一般,竟然就如此轻松的将这两股骇人的力量躲了过去。

    随后身子一闪,双手伸出,朝着心眉和尚拍了过去。

    只见李君逢的衣袍鼓荡起来,好似充满了劲气。而他那一双手,在朗朗月色下,越发的晶莹玉润。

    “嘭”的一声,劲气相交,心眉向后蹬蹬瞪的退了数步。

    罗汉阵中枢已破!

    随后,李君逢身影掠出,矫若游龙,朝着剩余的四个和尚袭去。

    砰砰砰砰!

    李君逢连连四掌送出,四个和尚还未来得及反应,便倒飞出去,如遭雷击,将院墙撞踏,方才停下来。

    这些人精气神已失,不足为患。

    心眉和尚大吃一惊,才刚刚站起身子,李君逢就已经再次接近他。只见李君逢手指连连闪动,刹那之间便将心眉所有的经脉穴道封住。

    “你……”

    心眉和尚顿时觉得全身无力,跌坐在地。

    “咦,你也发现我很英俊了,有眼光,不错,不错。”李君逢嘿嘿笑道,心眉和尚一口气没喘过来,险些气的吐血。

    “你看吧,先前我就说了,如此良辰美景,打打杀杀多煞风情,还做坐着赏风弄月来得妙。”

    李君逢拍手笑道,他之所以不杀心眉和尚,却非忌惮少林寺,而是想要借助心眉完成某些事。

    “既然如此,不如我们来吟诗作对吧,我先来起个头。”

    也不管心眉和尚脸色如何难看,李君逢拍着节拍,唱道:“你看这个月,又大又圆。就像这个头,又光又亮。”

    心眉和尚皱着眉头,若非一身佛学修为了得,此刻只怕已经被李君逢气死。

    李君逢看着心眉和尚,摇了摇头,叹道:“你这个和尚,这是一点风趣都没有。”

    “算了算了,你便待在这里吧,不要走出兴云庄,更不要想逃走,否则以后我遇一个佛门弟子,便杀一个,遇两个便杀一双。”

    “你…怎胆敢如此,如此妖魔手段,难道就不怕下地狱!”心眉和尚从未听过这般言语,眼睛一瞪,几欲暴跳杀人。

    李君逢却是哈哈一笑,摸了摸下巴,喃喃道:“我记得鲁提辖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

    “平生不修善果,专爱杀人放火。既无金绳,也无玉锁。哈哈哈哈哈。”

    在一阵大笑声中,李君逢也消失在夜色之中。

    心眉和尚坐在地上,双眸无神,只是喃喃念道:“既无金绳,也无玉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