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龙啸云之死
    李君逢按压晴明穴,顺便做了一套眼保健操,继续收看这一出精彩绝伦、又略带狗血的大戏

    这一场大戏之中,李寻欢无疑是核心人物

    他如今这辈子三个最重要的人,都出现在了这里

    而他现在所面对的,就是搂着最爱的女人,看着自己的真心兄弟,一剑刺进自己表面兄弟的胸膛里

    而表面兄弟,又和自己最喜欢的女人成了夫妻

    这是何等卧槽的关系啊

    “啸云!”在刹那间的尴尬后,林诗音却是最先反应过来

    她纵然心里对龙啸云有着几许埋怨,但无论如何也是十年夫妻,也是有些感情的

    但此刻李寻欢又受着伤,被封了内力,全身乏力她一旦撒手,李寻欢定然是要摔倒在地,鼻青脸肿

    于是,林诗音只能快步将李寻欢搀扶到龙啸云身旁,这才颤抖的伸出手来,说道:“啸云,啸云,你怎么了”

    话没有说完,眼中的泪珠儿便已经大滴大滴的落下

    “大哥,你没事吧”李寻欢脸上也是露出关切之意,脸上苍白,咳嗽了两声忙的问道

    却不知,他们这两人一唱一和,又是给了龙啸云一场巨大的打击,龙啸云气息越来越弱,颤抖的说道:“你们……你们……你们竟然,诗音……我……”

    他的眼中各种情绪混杂,似愤怒,似解脱,又饱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感情

    龙啸云抬起手来,似乎还想抚摸林诗音的脸颊,还没有到一半,便又垂了下去,脑袋一歪,彻底没了气息

    “啸云!”林诗音眼中泪珠不停,悲伤过度,眸子一翻,便晕了过去

    “大哥,诗音”李寻欢看着一死一晕的两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阿飞看着倒在地上的龙啸云,又看了看自己剑上的血迹,愣愣不敢相信,口中喃喃道:“我分明已经停下来了,为何还会再刺进去三寸不应该,不应该”

    李君逢看着眼前这一幕,却也是一叹

    林诗音、李寻欢、龙啸云这三人关系过于畸形,必须要死一个人,或者死上更多才能够停下来

    现在,龙啸云死了或许,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吧

    李君逢捏了捏手中的石块,随即哑然失笑

    明明决定了当一个看客,冷眼看旁观,到了最后,却还是忍不住出手了

    “李探花,还是先将夫人送进闺房,好好照看,免得坏了身子”场中的众人一时接受不了变化,都楞了起来,而这时李君逢也不得不站出来,收拾残局

    与此同时,李君逢手指弹动,解开了李寻欢身上的禁制,让他能够活动如初

    “对对,君逢兄说得对,我先告辞了,之后再与君逢兄狂歌痛饮”李寻欢也终于缓过神来,他深深的望了地上龙啸云的尸体一眼,终究是明白活人比死人重要

    而如今,林诗音的身体就是最重要的

    李寻欢离开了,而很快又有两个小厮过来,战战兢兢的将龙啸云的尸体抬走,他们自然也是李寻欢吩咐的

    龙啸云无论怎样对他,却依旧是曾经救过他一命的大哥

    而无论如何,也要让他入土为安

    而李君逢这时上前一步,拍了拍阿飞的肩膀,说道:“不必内疚,先前你之所以多刺了三分,是因为我用石子打了一下”

    阿飞眸子一瞪,爆发出一股无匹杀意,一字一顿的说道:“为、什、么!?”

    李君逢摊了摊手道:“因为那是解决龙啸云的最后机会,一旦李寻欢来了,那么还有谁能动手?”

    “像龙啸云这般小人,犹如毒蛇一般,一次若是打不死,他便会潜伏在你身边,伺机再咬一口杀了龙啸云,对所有人都有好处”

    李君逢又是一笑道:“你也不必在意,待会我会去给李寻欢解释,先前那一剑实际上是我刺的,与你无关”

    阿飞沉默了半响,似乎认同了李君逢说的话,只是沉声说了句:“我好恨!”

    李君逢问道:“恨什么?”

    阿飞道:“恨为什么不是我刺出最后那三寸!”

    说完这句话,阿飞身子一转,便离开了李君逢耸了耸肩,真是一群别扭的家伙啊

    当日夜里,他们一群人便在兴云庄中休息一夜

    兴云庄的主人龙啸云死了,夫人也晕了过去,至于少庄主龙小云,这个小屁孩似乎察觉到不妙,竟然早早的溜出了兴云庄中,整个兴云庄中乱糟糟的一片

    最后,还是李君逢出面,这才让兴云庄回归正常

    同时,李君逢派遣了无痕门的人去寻找龙小云龙小云可不是一般的熊孩子,性格叛逆,心机歹毒狠辣,便是一般的老江湖也拍马莫及

    既然龙小云跑出了兴云庄,那么,便永远也别再回来了吧

    ……

    夜里,李寻欢邀请李君逢在院子中一见,赏雪观梅

    李君逢来的时候,李寻欢已经温好了酒,望着院子中的梅花,愣愣的有些发神

    李君逢走到院子中,坐了下来,笑道:“寻欢兄可是在数梅?”

    李寻欢也挤出一丝笑容道:“三棵梅树,一百一十八朵梅花”

    院子里,有三棵梅树,虬蟠如铁,妙趣天成,淡淡的幽香传来

    梅花旁还有一线飞泉,至假山中倒挂而下,衬着片片梅花和四周雪景,宛若图画一般

    李君逢摇了摇头道:“那你可真是无聊的,我若是有这闲心,早就跑去睡大觉了”

    李寻欢笑了笑,说道:“的确是很无聊的”

    李君逢自顾自的斟了一辈酒,说道:“林夫人的情况如何了?”

    李寻欢道:“找了大夫,已经安稳下来了”

    李君逢点了点头道:“安稳下来就好了”随即沉凝了半响道:“先前阿飞的确刺了龙啸云一剑,不过那一剑只会伤及皮肉,最后的那三寸是我暗中动的手脚”

    李寻欢也沉默了,喝了一杯酒,才沉声道:“我知道”

    气氛,有些沉默

    比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来说,这一次似乎凝重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