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遭遇大欢喜女菩萨
    小镇外,哀嚎声逐渐停歇

    五毒童子双腿受伤的地方不断极乐虫啃食,然后伤口又逐渐加大,虫子们又继续啃食,不断发出“沙沙”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李君逢,我干娘会杀了你,我在地狱里等着你”五毒童子哀嚎着,这是他最后的遗言

    半刻钟后,五毒童子已经化为一堆枯骨而毒虫饱食了她的血肉后,整个身子都胖了一圈,软瘫在地面上,微微蠕动着

    五毒童子以毒成名,终于也以身殉毒这幅景象实在是令人惨目忍睹,其余两个老江湖看着都有些反胃

    李君逢摇了摇头,从怀里摸出一个瓶子,洒了些粉末在虫子上,这些虫子也渐渐不再蠕动

    无痕公子传给李君逢一些苗疆放虫术,不过他在这方面却并未下苦功夫,因此本事平平,并不厉害

    所幸,在不久前他得到了《怜花宝鉴》,这其中就恰好又关于苗疆放虫术的内容,并且与无痕公子传授的有很大不同

    李君逢对此有些好奇,于是就派遣人做了一根“御虫笛”,在其中学了几手

    却没想到,今日正好派上用场

    “大欢喜女菩萨,这倒是个让人不愿意面对的家伙,希望不会碰到她吧”一向肆无忌惮的李君逢,想到大欢喜女菩萨,却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他宁愿面对上官金虹和荆无命的联手一击,也不愿意面对这个女人

    不过,这位大欢喜女菩萨似乎在特地等着他,或许是和他有缘,他们还是遇到了

    入夜,圆月高悬,李君逢骑着马,刚转出一片树林,便看到了一座灯火通明的小楼

    小楼里传来阵阵酒菜的香气,随风传来,在这样的深夜里极容易把人的馋虫给勾引出来

    不仅如此,小楼中还传来了阵阵男女混杂的笑声,似乎有一场盛大的宴会正在举行

    在这样的山林中,突然出现这样一座酒楼,楼里还传来香气与欢笑声,无论是谁心里都有些发毛

    李君逢虽然心里没有发毛,却大概也猜出了一些情况,若是可以,他实在不愿意这栋小楼里的情况

    “李君逢,既然来了,便是客人,何不坐坐再走”只可惜,楼里的主人似乎特别好客,不愿意他这远道而来的客人离开

    一阵风吹来,小楼的门忽然就自己打开了,而楼里的情形也显露在李君逢的面前

    这小楼地方虽不算大,可却也绝不算小如果只是普通人,塞一两百个也不会觉得拥挤

    可是,现在小楼中只有二十来个人,整个小楼就变得拥挤不堪了

    在小楼中,桌子并在一起,桌子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菜,就像是小山一样

    而比这酒菜小山还要壮观的则是十来个女人,她们都坐在地上,因为她们每个人都太壮观了,没有一张椅子能够坐得下,就算是坐得下,也要坐跨

    她们实在是太胖了,就算是李君逢见过最肥的猪,也没有他们这样肥,这样能吃

    看见这样一群女人,无论谁都要呆住

    可他们若是与中间的那一个女人比起来,其余女人却个个都窈窕的很

    坐在中间那一位,已经不能被称作“女人”了,她是一座肉山,一座移动的肉身一条腿比大象还粗,身子晃动的时候整个小楼的都在微微颤抖

    在她的身旁,还有五六个穿着艳丽的男人侍候她这些男人绝对不算瘦弱,可这时候与女子一比却像是小猫一样

    “握草,这要是拿去过年,得过的多丰盛啊”

    李君逢即使早有心理准备,此刻还是不由得发出惊叹之声

    “李君逢,你是否感到意外,特地选了这条路,却还是遇到了我”大欢喜女菩萨手里撕着炸鸡,一张饕餮巨口发出可怕的之声

    “李君逢叹了一声,说道:“魔教在中原几年来虽已经销声匿迹,但无论如何也是一个庞大的教派,想要探听一些消息总是容易的”

    百晓生兵器谱不排女人和魔教,这个女人似乎两样都有沾

    “你既然知道我魔教的人,还知道我的名声,现在既然还不逃走?”大欢喜女菩萨道

    李君逢摊了摊手道:“遇见敌不过的对手,我或许会逃跑,可遇到十来头肥猪,却还是不用了”

    嘭!

    大欢喜女菩萨眼睛眯了起来,一只肉掌猛地拍在了地板上,整个小楼竟摇动了起来,让人十分担心它是否会跨下来

    “好大的胆子,你是在找死”她的面容扭曲着,有着说不出的恐怖,整个身上的肥肉都在颤抖,一晃一晃的

    在她身旁的几个男子立刻伏在地上,战战兢兢

    李君逢默默无言,给自己做了一套眼保健操顺便还从怀里掏出自知的眼药水,滴了两滴

    眼前这一坨坨肉山实在是太伤眼睛了,年轻人要对自己好一点

    大欢喜菩萨见李君逢没有回答他,呼吸加重了几分,压着声音,继续道:“就是你杀了我的干儿子和他的是个徒弟?”

    李君逢揉了揉眼睛,终于说道:“从某种方面来说,算是这样”

    大欢喜女菩萨呼吸渐渐平稳,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李君逢道:“你相貌清秀,也是唯一一个敢在我面前放肆的人我瞧你些中意你若留在这里陪我几个月,我便可以放你性命”

    她的一双眼睛原本已经已经淹没在肉山之中,几乎看不见,可这时候竟然闪烁着让李君逢不寒而栗的光芒

    李君逢退了几步,看了看这座肉山最后叹息一声,挥了挥手道:“再见,我高估自己了,我实在不能面对诸位”

    语罢,整个人调转马头,用鞭子抽打着马臀,径直离开了

    和这一坨坨肉山打架,真的太反胃了李君逢就算只是看着她们,就觉得眼睛受到了伤害

    “你已经被我看上了,你休想跑掉”

    只听的“轰”的一声,大欢喜女菩萨竟就将房顶撞了一个大洞,像一个大气球飞了过来,就连天上的星月光芒也被她给遮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