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叠最厚的甲,挨最毒的打。
    这大欢喜女菩萨至少有三四百斤的重量,若是寻常这样重的胖子,就算站起来也要费半天劲。

    可谁知这大欢喜女菩萨非但反应快的惊人,轻功也已臻江湖这么两把小刀,就算是再插入十把、百把,菩萨我也毫不在意。”

    李君逢足尖一点,向身后轻飘飘的飞去,与大欢喜女菩萨保持着距离。大欢喜女菩萨的轻功绝高,但李君逢的却也绝对不会输给他。

    “既然如此,那就再吃我几刀!”

    李君逢冷笑一声,在他的手掌中又出现了三把飞刀。

    咻咻咻!

    刀光破空,无匹的刀势笼罩这大欢喜女菩萨,一把比一把快,一把比一把狠。如此迅疾的刀光,抛却李寻欢外,或许整个江湖也就只有李君逢才能够施展出来。

    可大欢喜菩萨依旧却丝毫不躲避,任由飞刀则刺来,血花朵朵,她好似没有痛觉一般。

    “叠最厚的甲,挨最毒的打。”这一句话,在大欢喜女菩萨的身上几乎是展现的淋漓尽致。

    她根本不惧任何伤害,而且除了挨打外,她其余的本事也可也是不小。

    “吼!”

    经过一段时间的纠缠,大欢喜女菩萨已没了耐心,突然听得她仰天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声,整个森林都被吼的震动起来。积雪以她为中心,向四下飙射而出。

    一股无形的音波,刹那间就扫遍四方。

    就算是李君逢,在这一刻也微微的失神。

    同时,大欢喜女菩萨将她那一双胖手伸出,一下子便将身旁的一颗合抱之树给拔了起来,泥土簌簌落下。

    只见她手臂青筋虬结,双臂挥动间,整颗大树朝着李君逢轰了过来。

    她这一手竟也是以暗器手法施展出来的,速度又急又快。

    孙驼子曾以为李君逢的板凳已算是最大的暗器,可若是与这颗大树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若是被这一颗大树砸中,绝对不好受。

    所幸,李君逢在大树即将砸中他的那一刻,清醒了过来。他一只手轻拍着大树,借助这颗大树无匹的威力,整个人又向后掠出了十丈的距离。

    下一刻,李君逢又飞出了两把飞刀,插在大欢喜菩萨身上。现在大欢喜菩萨身上已经有十来把刀子了,可她依旧不曾有丁点在意,整个人越发的癫狂起来。

    大欢喜菩萨无法靠近李君逢,可大地上无论什么都可以成为她的暗器。

    巨石、大树、甚至一颗草,一滴水,在她用庞大的力量投掷出后,都让人不敢轻视。

    能挨最毒的打,也能发出最迅猛的攻击。不管是近战还是远战,都有着不俗的手段,甚至在轻功方面也没有弱点。

    这位大欢喜女菩萨,除了身上肥肉太多,已经近乎达到完美的地步。

    李君逢相信,不管是见识最广的天机老人,还是号称“小李神刀”的李寻欢,以及那位站在巅峰的上官金虹,面对这样一坨肥肉也要头疼的很。

    两人交手已经半刻钟了,李君逢手的飞刀早就已经扔完了,到了现在他都是在扔铜板。

    好在绝技“漫天花雨洒金钱”需要很多的铜板,否则此刻就尴尬了。

    忽然间,李君逢停了下来。

    而大欢喜女菩萨露出狂喜之意,大吼道:“小不点,你终于没力气了吗?”

    她狂笑着,脸上凶性毕露。她已经没有了耐心,她发誓一定要好好折磨这个猎物一顿,再仁慈的送他去西天极乐世界。

    忽然间,大欢喜女菩萨也停了下来,然后一声长吼,仰天栽倒。

    (求一大波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