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易筋经
    少林寺心字辈高僧有一共七位,这七位高僧不管是在佛门还是整个武林,都有着极大的名声

    在这七位高僧中,除却掌门人心湖大师,大概就是心树大师和心鉴大师最为出名,最引人注目

    无他,只因未这两人都是带艺投师,并且在之前都有诺大的名声

    心树大师入寺之前唤做胡云翼,当初与李寻欢的同榜进士,文酒风流,一如翰宛,便简在帝心本是有大好前程,可不止为何削发为僧,成了如今佛门一代高僧

    至于另一位心鉴大师,在江湖中则更有名气,被人唤做七巧书生,不但武功高绝,下毒的本事也是一流,称雄一方,杀人无算

    后来受上一辈掌门人点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被传位一代佳话

    这一日里,心鉴和尚做完晚课,便匆匆的走回客房之中,皱着眉头,思考着一些烦心的事情

    他才一推开房门,就发现木柜被打开了,木柜夹层里的东西也被人拿走了

    心鉴和尚心中一跳,却发现屏风后面还有一道人影,似乎是一个人正在接着明亮皎洁的月光翻看书籍

    “是谁?!”

    心鉴和尚低喝一声,一掌拍出,将那屏风拍开他压低着声音,似乎并不想将别人引来

    屏风推开,一个白色的人影显露出来

    “来的值了,这《易筋经》果然非同凡响”李君逢翻看着《易筋经》,眉头一掀,露出兴奋之色

    他将《易筋经》大致的翻阅了下,看出了其功效

    《易筋经》一方面可以扩展经脉,不断进化另一方面还能让催生出的真气更上一层楼,并且对真气的找空有着更强的调控作用

    除此外还有一些其他的玄妙效果,一时间还未发现

    “你是何人?竟胆敢闯入少林寺中,偷取少林寺秘籍”心鉴和尚紧皱着眉头,全身肌肉紧绷

    李君逢转过头来,看着心鉴和尚,笑道:“单鳄,林仙儿已经死了,你已经没有可以舔的对象了,不如就把这本《易筋经》送给我,如何?”

    他这番话牛头不对马嘴,平常人听得只会是一头雾水可这心鉴和尚听到这里,却是眼神一凝,心头猛跳:“胡说八道,什么了林仙儿,老僧现在就送你去西方极乐世界”

    说罢,少林铁拳已经击出,朝着李君逢轰了过来

    原来,这位心鉴大师在未出家前,就叫做单鳄而这一本易筋经,就是单鳄从少林寺藏经阁偷出来的

    这些日子以来,藏经阁不断有经书失窃,便是他所为

    而单鳄之所以会偷经书,就是为了献给林仙儿,借此春风一度,算是林仙儿忠实的舔狗之一

    可最近林仙儿在江湖上神秘失踪,而少林寺对于失窃案的调查,隐隐也将矛头指向了他

    他正在考虑怎么处理这本《易筋经》,才能洗脱自己的嫌疑

    这时候,李君逢出现了

    “管这家伙是谁,先把他乱拳打死,再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在他的身上”

    如此想着,心鉴和尚身上的煞气便更甚,要置李君逢于死地只有死人才能不随意开口,才不会辩解

    少林神拳名震天下,心鉴和尚投入少林十余年,功夫并未白练

    这一记光明拳神气充足,招重力猛,掀起一股股劲风,其力之强,要人性命如探囊取物

    李君逢将《易筋经》揣入怀里,脸上不见丝毫动容,同样的挥去一拳

    这一拳朴实无华,一拳挥出却是劲气横流滚荡,好不骇人而这一拳,更是有一股佛性韵味其中

    嘭!

    双拳交击,单鳄只觉得一股巨力传来,整个人横飞出去,狠狠的撞在了墙上,吐出一口鲜血

    “罗汉拳,这竟是罗汉拳”

    单鳄惊骇无比,罗汉拳不过是少林入门武功,竟然被此人使出了如此威力

    “老和尚,你已经入魔了,就让我这个大德高人来制伏你这魔头吧”

    李君逢嘿笑一声,双臂一振,真气鼓荡,朝着单鳄笼了过去

    这两只衣袖倏忽来去,变化不定时如清风流云,时如一道匹练破空,层层笼罩

    伏魔袈裟功!

    单鳄只觉得呼吸难以控制,就连救命的声音也发不出他咬着牙,与李君逢硬拼了过来

    少顷,地上便多出了一具尸体尸体表面看上去并无损伤,只有仔细探查一番,才能发觉其心脏早已被重手法震碎

    这又是一记大力金刚掌!

    “对于七十二绝技还是研究不深,多是以力压人,以及练兵手的威力

    “练兵手看来不仅对武器方面有着极大的帮助作用,就连许多手上的功夫也能够在刹那间爆发出极强的威力”

    李君逢喃喃着,他纵然是武学奇才,也不可能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就将少林寺的多门绝学融会贯通

    不过练兵手的威力,却是出乎他的意外

    那么,接下来目标就是那位名扬江湖数十载的百晓生了

    ……

    月色明朗,在竹林的深处,有两人借着月光下棋

    右边的是位相貌奇古的老和尚,他就是如今少林寺的掌门人心湖大师了

    左边的是位枯瘦矮小的老人,目光炯炯,隆鼻如鹰,使人完全忘记他身材的矮小,只能够感到一种无比的权威和魄力

    普天之下,能够和少林掌门对坐下棋的,除了这位百晓生外,已经不多了

    两人下棋不言不语,只是紧皱着眉头,全心全意思索着棋局走势

    忽然间,心湖大师捻起一颗白子,拇指扣着中指一弹,顿时白子便化作一道流光,飙射出去

    这颗白子劲力十足,只听的“砰”的一声爆响,两颗竹子拦腰断开那白子却是凌空一弹,又重新回到心湖大师的手中

    心树大师微微露出讶色,他分明感到一股隐晦的气息藏在两颗竹子后面,可是佛珠击去,却是空无一人

    “阿弥陀佛,大和尚出手如此狠辣,怎就不懂得修生养息,四大皆空”

    一个白色的人影从另一侧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