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都是自己人
    李君逢双足踏地,目视着官金虹,淡淡道:“阁下龙凤双环,果真是当世无双”

    上官金虹眸子忽的睁开,再次散发出一股让人难以逼视的气势,一缕缕烟雾从他身上散出,这是在用内力蒸发全身的水分

    “成王败寇,既然我已经输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用不着所谓的怜悯同情”上官金虹冷声说道,并没有为自己的失败做半点辩解

    他的声音依旧那样凝重,清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犹如炸了锅一般

    上官金虹输了!

    这次又让在场的众人变得悲喜交加,只是这一次与上一次的悲喜的人调换了位置

    他们许多倒是和金钱帮、无痕门没有关系,之所以会呈现如此状态,纯粹就是下了赌注,现在把裤子都赔上去了

    谁说的上官金虹天下无敌,绝不会输

    谁说的玉尊者是花拳绣腿,除了长得英俊潇洒外别无长处

    悬崖的风好冷

    我想下来

    而如李寻欢、天机老人却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在上官金虹、李君逢上岸的那一刻,他们便已经明白了胜负,现在不过是更加确定罢了

    至于原因,除却这两人的气血亏空不同外,还有一个更为简单的原因

    李君逢上岸后衣裳是干燥的,而上官金虹却是湿的,等到休息了一段时间后,才将衣裳蒸干

    他们两人一身内力都是天下少有,蒸干衣服,可谓是再容易不过了

    而以两人的身份,都是雄踞一方的势力主,绝不会让自己在被人面前太过狼狈,除非已经伤的太重,无暇顾及

    李君逢亦是沉默了片刻,说道:“是极,成王败寇,成王败寇所谓的惺惺相惜,许多时候不过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一种怜悯罢了”

    上官金虹摇了摇头,长叹道:“技不如人,技不如人”

    话语落下,脑袋一垂,整个人就再也没有丝毫气息

    这雄霸天下的枭雄人物,就此陨落

    在场众人唏嘘不已,陷入了一种奇异的沉默,就连那些原本与上官金虹素有仇怨的人,这时也不敢放肆

    或许,这就是上官金虹,一代枭雄

    在死亡面前,他也会惊惶,也会恐惧

    可他即使是失败,即使是死亡,最后所叹的也唯有:“技不如人”,而并非“时也命也”、“天不待我”之类的话

    上官金虹所认定的就是“人定胜天”,所谓的失败,不过是自身准备不足罢了,他绝不会怨天尤人

    这样的人物,又有谁不会尊重

    在上官金虹垂下脑袋的那一刹那,荆无命下意识的握紧了双手他的眼睛虽然还瞧着上官金虹,却是空洞洞的一片

    上官金虹就是他的生命,他就是上官金虹的影子

    如今生命已经死了,哪里还会有影子?

    他虽还活着,却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意义,只剩下一具空空的躯壳

    李君逢耸了耸肩,有些事,有些人,没得选,除了你是我活外,没得选

    ……

    紫云山一战迅速传遍天下,所有的人都已明白,兵器谱上的“待定”两个字将会被抹掉

    玉尊者,兵器谱第一

    与此同时,无痕门也疯狂的扩张起来,迅速的成为了天下第一势力,就连少林、丐帮这样的千年传承的大门派也难以与之抗衡

    反观金钱帮,则是迅速的溃败,过不了多久,便只能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翻不起半点浪花

    ……

    圆月高悬,清朗的月光洒在嵩山少林中,给这座千年古刹渡了一层淡淡的清辉,使其更显韵味

    在这些日子里,少林寺的僧人很少外出,即使是在外的弟子也一一召回,似乎是在忌惮这什么?

    有什么能让少林这一武林圣地为之忌惮呢?

    此时,山脚下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一身白衣,脸上带着张白玉面具

    这位不速之客负手而行,飘然自若,在山道中穿行着,不过多时就已经抵达了少林的山门

    他的目光中穿透紧闭的寺门,带着几许戏谑之意

    上一次来少林寺是当墙上君子,见不得人

    离开的时候,他还对众僧表示“招待不错,多有体悟,下次会再来”

    男子汉,大丈夫,说话就要算数

    既然都说要来了,那就一定要来

    而且,这一次他还是光明正大的来

    李君逢深吸一口气,扬声道:“李君……,啊呸玉尊者拜山,少林群僧何在?还不快出来恭迎本尊”

    清越的声音,却犹如洪钟大鼓一般,响彻整个少林寺

    不过片刻时间,原本安宁祥和的佛门圣地便传出喧嚣嘈杂之声,其中还有一些惊恐慌乱之音

    玉尊者,当今天下第一人,光是一身惊艳绝伦的武学就足以让任何门派为之忌惮,更何况他还是天下第一势力的主人

    一阵阵钟声敲响,更让少林寺繁杂了几分与此同时,少林僧众的脚步声响动,寺门终于打开

    在寺门之后,出现的是一众少林高僧,每一个都如临大敌

    排在最前方的,自然就是被天下武林高手封为泰山北斗的少林方丈,心湖大师

    心湖大师的脸色略显难看,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玉尊者当面,心湖有礼了”

    “心湖大师和诸位大师都有礼”李君逢回执一礼,淡淡道:“深夜前来礼佛,惊扰各位大师休息,实在罪过罪过”

    饶是心湖大师的修为,此刻看着李君逢,也有些恼火,却也只能道:“檀越拜佛心切,老僧怎敢见怪”

    李君逢笑道:“不见怪就好,这一次本尊前来,一是为了礼佛,二来则是想借贵寺藏经阁一观”

    “上一次到访,时间紧迫,未曾全览少林绝学,实在遗憾诸位大师心性宽达,想必不至于让本尊徒劳往返”

    众僧听闻此话,顿时勃然大怒,其中的心灯大师当即道:“藏经阁乃佛门圣地,外人休想进入”

    李君逢听闻此话,却也不生气,只是笑道:“无妨,等本尊召集三千弟子,把少林寺变成无痕门少林分舵,那咱们就是自己人了,你们还得叫本尊门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