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谋划
    柳生但马守说道:“那李君逢武功高绝,不过在四日前的一战,想来受伤也不轻,到现在也还没有恢复过来。”

    “据我猜测,他这些日子都在闭关疗伤。若是现在不走,一旦他恢复过来,定然不会轻易放过我们。”

    柳生飘絮静静的听着,思考了一番,方才道:“父亲,那李君逢的武功当真如此厉害,就连你也胜不了?”

    四日前,擂台上的一战给了柳生飘絮极大的冲击力。即使到了现在,她难以相信。

    柳生但马守长长一叹道:“中原幅图辽阔,高手众多,卧虎藏龙,委实难以想象。我安居东瀛一隅之地,自以为一身刀法纵横无匹,却不料今日竟被一小子击败。”

    “李君逢的剑法已是天下绝顶,在我认识的人中,或许只有幻剑眠狂四郎能与他相比。假以时日,只要不身陨,定然成为惊艳古今的绝代高手。”

    柳生但马守的话并未说全,他只评价了李君逢的剑法。而在那日的战斗之中,李君逢不只是剑法了得,就连轻功、掌法也展露出极为惊人的水准。

    柳生飘絮在往日也是天骄一流,若是说的太过,则有可能打击到她在武道方面的信心,所以柳生但马守话语中留有余地。

    可饶是如此,柳生飘絮依旧惊讶无比:“这怎么可能?!”

    眠狂四郎乃是当年东瀛第一剑术名家,一手幻剑剑法千变万化,其威力难以想象,柳生但马守竟然将李君逢与眠狂四郎相比。

    “难道,这家伙当初是在藏拙?”

    柳生飘絮娥眉微蹙,她曾与李君逢交手数次,虽然李君逢每次都能胜过她,但两人差距并不算大,为何武功对方忽然就达到了这般地步。

    “不不不,只是因为我是古今未有的天才人物,进步神速罢了。”忽然,一个清越的声音传来。

    皎洁的月色下,李君逢一身白衣,踏月而来,双手负在身后,衣袂飘扬。

    他挡在了一群新阴高手的面前。

    “是你,李君逢!”柳生飘絮和李君逢素有交情,此时皱着眉头,玉手按着刀柄。

    “呵,阁下一人前来,看来对自己真实自信得很。”柳生但马守亦是右手缓缓划向刀柄,眸子一凝,凛然的杀意释放出来。

    其余的新阴派弟子面色阴沉,在一片“呛啷”声中,拔出长刀,纷纷怒视着李君逢,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李君逢长身而立,月光将他的身影拉的很长:“当然不是,我此次前来非但不是要与各位一分生死,而是要和各位合作,共谋大业!”

    “大业?什么大业?”柳生但马守道。

    李君逢笑道:“雄霸东瀛的大业。”

    “什么?!阁下这是什么意思?”柳生但马守失声道,语气中充满不可思议。

    李君逢道:“我如今是巨鲸帮的教头,自然要为巨鲸帮做事。而巨鲸帮最重要的责任,就是打击倭寇海盗。”

    “可若是老老实实守卫沿岸地带,防御倭寇海盗,实在是太无趣了。不如你我联手,一举掌控东瀛。到时候你做东瀛武林之主,我则控制东瀛明面上的势力,岂不是双赢的局面。”

    《天下第一》是李君逢待了十来年的世界,他对于这一方世界的感情也颇为深厚。

    同时,《天下第一》的武力值以及科学发展都不算低,在这两方面都很有前途。

    因此,在李君逢的想法中,就是将这一方世界打造成一个后备基地,为自己征战诸天万界提供更多的后备资源。

    他要将这方世界打造一番,东瀛自然也不能放过。

    据他所知,如今幕府战乱初平,流民失所,各地匪盗林起。但也不容小觑,若要以强力手段征服,怕是极为困难。

    李君逢需要一个内应,这一个内应在东瀛要有着强有力的力量,一方面能够打探消息,另一方面帮助其招兵买马,以谋大事。

    就李君逢所认识的东瀛人中,柳生但马守再合适不过。

    柳生但马守在东瀛武林既有声望,同时也存在着巨大的野心,这样的人易操控,也最有价值。

    柳生但马守冷笑一声:“呵,阁下一个中原人,竟还想操控东瀛,实在是痴心妄想。”

    李君逢道:“是否痴心妄想,以后自有定论。现在,柳生先生不妨告诉我,你是否愿意合作?”

    柳生但马守皱眉道:“若是不愿意,阁下是否要赶尽杀绝?!”

    李君逢摇了摇头道:“我纵然胜柳生先生一筹,却也胜的不多。更何况还有飘絮小姐,以及柳生先手手下一众高徒,在下可没有本事将你们都留下来。”

    柳生但马守沉吟了半响,旋即挥了挥手道:“你们先离开一下。”

    柳生飘絮道:“父亲?”

    柳生但马守道:“走!”

    随后,柳生飘絮和一众新阴派弟子暂时离开了此地。

    李君逢笑道:“看得出,柳生先生做了一个很正确的决定。”

    柳生但马守冷笑道:“我若不做出这个决定,阁下怕就要引动我体内的那一股力量,然后再将其余人杀死。”

    李君逢微微一笑,不可置否。

    原来,在四日之前,李君逢与柳生但马守战斗中,就将那一股天地双剑结合的力量打入了柳生但马守的体内。

    这一股力量十分奇异,纵然是柳生但马守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休养,也没办法将这一股力量完全化解。

    而就在先前,李君逢说话的时候,这一股沉寂的力量又在隐隐约约的暴动起来。

    柳生但马守瞬间便明白,他若是不答应,李君逢怕就是要立刻对他们所有人动手。

    在这一群人中,唯有他的武功最高,能与李君逢抗衡。在战斗中,那一股真气若是全面爆发起来,他必然会受到影响。

    若是他被擒下,那其余人面对李君逢,则全无反抗之力。

    “柳生先生果然是一个极明事理的人。”李君逢笑着道。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柳生但马守皱着眉头道。

    “马上你就会知道,至于现在……”李君逢的身形展开,化作一道白影。同时握掌成拳,一拳轰向柳生但马守。

    “还是请你挨一顿毒打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