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玉尊者顿首
    这声音来的突兀,毫无征兆,好似从虚空中飘出。

    而在李政郓的身后,已然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个白衣男子。男子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随手从书架上拿起一本书籍,翻看着。

    他神态悠然,不但不像是不速之客,反而比起一脸紧张的李政郓更像是这里的主人。

    李政郓悚然而惊,他和只会几手笨功夫的大长老不同,从小拜名师学艺,至今二十二载,无论寒来暑往,从未懈怠。还曾经花费大功夫,搜集江湖各门派的秘籍。

    一身武功之高明,在年轻一辈中算得上是翘楚,比之一些老辈高手,也不遑多让。

    而对方竟然能毫无声息的潜入书房中,未曾开口前不露丝毫的痕迹。也就是说,对方若是刺客,他李政郓此时已在奈何桥上走了一遭,生死不由人。

    而且,就对方先前开口所言。

    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最近在巨鲸帮中风头正盛的教头李君逢。

    他若是出现在这里,自然不会是为了和他李政郓谈天说地的。

    霎时间,李政郓只觉得全身汗毛都要立起来了,一股凉气至脚底窜上了头顶。

    “你是……李君逢!?”李政郓双手紧握,一道道凛冽的杀机布满整个书房。而这杀机的中心,直指书房中那位不速之客。

    “落花时节又逢君,不错,正是李君逢李某人。”,李君逢淡淡的说道,从容自若,好似在自家漫步。

    忽然间,他停下脚步,眉头一挑,将手里的书随意放在书架上,又从书架的角落里拿出了一本泛黄的古籍。

    “咦,你这里竟然有《古今yan史通考》,这书我师父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想不到今天还有意外收获。”

    李君逢饶有兴趣的翻看着,眼中尽是对艺术审视的光芒。

    “要看,就去地狱看吧!”

    李政郓大吼一声,全身劲气已经催发到了巅峰。双手狂舞,十指犹如莲花一般次第绽放,一道道气劲在其指尖疯狂涌动。

    李政郓并不是傻子,他知道他绝非李君逢的对手。因此,他一出手就是最厉害的招式,务必闹出动静,让外面的人知晓。同时也要护全自身,不至于丢了性命。

    他这一招名为“佛火莲花”,据传闻乃是一名姓萧的魔教高人所创,曾灭杀高手无数,威力无穷。

    轰!

    李政郓怒吼着,一掌推出,一朵好似火焰般的莲花在其手掌诞生,朝着李君逢轰杀了过来。

    在这莲花之中,孕育着极为精粹的真气,一经碰撞,立刻便会犹如火山般喷涌爆发出来。

    与此同时,李政郓的背脊微躬,蓄力脊背,好似一条扭曲的大龙。

    别看他这一击动若雷霆,满脸肃杀之意,似乎要和李君逢同归于尽。实际上却暗中准备好撞破墙壁,桃之夭夭。

    先前那一手佛火莲花,不过是为了吸引李君逢的注意力罢了。

    “这一招倒是有些看头,只可惜,你遇上了你遇上了李某人。”李君逢将书籍揣入怀中,右手犹如流云般的挥出。

    只见他弹指一点,一道劲气已然射入莲花之中。

    这一道劲气轻忽缥缈,软绵无力,似乎未曾携裹半点真气,可一碰触到佛火莲花,那莲花顿时便凋零开来,其中孕育的真力也烟消云散。

    李政郓双眸圆瞪,露出不可思议的光芒。他引以为豪的绝技,竟然被如此轻易就化解了。

    他却不知,他所遇上的,乃是经过数次激战后,武功进一步催化的李君逢。

    纵然是强如柳生但马守,亦是他的手下败将,更何况区区一个李政郓。

    倏忽之间,李君逢的身影骤然消失在了原地。

    正如他来时无声无息,现在去时亦是无声无息。

    李政郓虽无法窥破其中奥秘,心下却是警铃大作,一股难以形容的危机感涌了上来,让他毛发都为之耸立。

    他毫不犹豫,背脊如同大龙般扭动,运劲于足,就要破窗而出。

    可是,李君逢既然来了此地,又怎会让他安全离开。

    轰隆!

    虚空之中,李君逢再次浮现出来,五指张开,犹如一张巨大的罩子般,将李政郓笼罩住。

    与此同时,一股股恐怖的气劲弥漫而出,而李君逢的一张脸也变得威严神圣,好似一尊端坐灵山的佛陀,正在施展无上佛法,拯救众生与水火之中。

    李政郓只觉得全身真气凝滞,身形好似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难以移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掌朝着他的天灵盖袭来。

    嘭!

    这一掌手好似从虚空中探出,轻飘飘的落在了李政郓的天灵盖上,却又发出一声猛响。

    李政郓危机感越来越强烈,待那手掌落到头顶时,他只觉得一座泰山落下,整个人直接就被碾压成了一滩烂泥。

    他倒在了地上,彻底没了气息。

    一个李政郓死了不要紧,过不了多久,总舵自然又会派遣高手前来接管。

    李君逢毫不在意,他又在书房中寻找了一番,竟然发现了不少珍本,倒是颇为意外。

    这些东西可是师父无痕公子都不曾找到。

    他直接将这些珍本打包,待以后有时间就拿回去给师父。

    随后,李君逢站在李政郓的尸体面前,摸了摸下巴。

    忽然,他眼前一亮,竖掌成刀,将书桌的一方切下。并指如剑,锐利的剑气吞吐不定,在切下来的木桌上雕刻着。

    不多时,一个无喜无悲的面具便在他手中出现。

    这一个面具和他化身玉尊者时所戴的面具别无二致,就是一个是白玉雕琢,一个是木头铸就。

    旋即,李君逢又在书桌上提笔,写下这样一张纸条。

    “闻君性情残暴,与倭寇勾结,肆意妄为,为祸一方。吾性喜扬善惩恶,今夜月色尚佳,当取君性命,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

    下方则是“玉尊者顿首”五个大字。

    李君逢将面具放在这张纸条上面面,嘿嘿一笑,随即展开身形,消失的无影无踪。

    至此以后,玉尊者便要显露在这一方世界中,掀起一番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