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血云刀张清河
    血云刀张清河成名三十余载,精修血云刀法,一手七七四十九路血云刀法在江湖中极有名气

    张清河年轻时性格暴躁,为人正义,曾刀斩横江一窝蜂,闯出赫赫名声后投靠了巨鲸帮,巨鲸帮本就缺少高手,张清河一经到来,便被委以重任

    而张清河也没有辜负前任帮主的信任,他办事皆是干净利落,从无意外他不断立功,位置也不断调升,让人为之眼红

    到了如今,张清河已经贵为巨鲸帮舵主,手底下高手如云,结交甚广,不管是黑道白道,都吃的极开

    他年龄虽大,但却是老而弥坚,一身功力越发的精湛深厚起来

    这一日,就是“血云刀”张清河五十岁大寿,张府之内宾客云集,言笑晏晏,热闹非凡府邸外更是车水马龙,时值正午,依旧有许多客人络绎不绝的赶来

    外堂里坐着形形色色的人物,而内堂的宾客则是大佬云集,既有名门大侠,黑·道巨擘,又有朝廷要员,甚至还有两三个操着不算流利汉语,手里拿着太刀的东瀛武士

    这些人原本或许互为仇寇,可在此时竟都相安无事,实在是神奇的很

    张清河已经有五十岁了,放在现在这个时代,已算得上是高龄人士

    然而他浑身上下,却不显丝毫老态,目光炯炯有神,虽没有了年轻时犹如刀锋一般的光芒,可随着名声日隆,自有有股迫人的威势

    张清河盘踞而坐在主位上,宛如龙盘虎踞,气魄雄壮在他的身旁立着一把刀,一把造型奇特,宛如血云的刀

    张清河外出或许不会带着他的弟子、手下他休息时或许不会招来最喜欢的五姨太,但无论在何时何地,这一把血云刀都会跟随在他身边

    吃饭、睡觉、走路……不管在那里,人、刀从不分离

    这一把刀成就了他如今的名声,他也将这把刀保养的极好,如今的刀锋依旧渗人得很

    任何前来挑战他的人,最终都会死于这一把血云刀下

    “摩云手张大侠送白银一千两,玉手镯一份”

    “判官笔李大侠送玉如意一双,白银八百两”

    ……

    外面的宾客还有很多,高声唱礼的声音就没有停过这所代表的不止是礼物的轻重,还有送礼人的地位

    宴席已开,张府更加热闹,觥筹交错,谈笑声随处皆是

    人声鼎沸中,突然数道急促的惨叫声响起,紧接着戛然而止

    砰砰砰!!

    数道身影被汹涌的巨力轰中,自府门倒飞而来,砸在大厅之中,几座宴席立刻被掀翻,酒菜洒落一地

    “什么人竟然来张府闹事,不想活了不成?”

    “今日大喜之日,究竟是谁如此嚣张”

    大厅中是一众宾客相顾惊愕,久久不曾回过神来而他们看到砸落在地的几人时,又不由得惊呼起来

    只因砸进来的人中,既有张府的大管家,还有张清河的几个弟子要知道,张清河的几个弟子都极为成材,江湖中名声地位都不低,武功更是不弱

    “玉尊者送面具一张,短笺一封嗯,既然还是寿诞,那就多送盒饭一份”

    大门外,一道清越的声音传来

    随即,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一个白色人影缓缓走来,这人脸上带着张栩栩如生的面具,虽毫无表情,却予人一种俊美绝伦、容华绝代之感

    “白玉魔!是他,他竟然出现了”

    “据闻白玉魔武功高强,来历神秘,在沿海一带游弋着,每每出手,便会带走数条性命,他今日怎会出现”

    “白玉魔出手的对象都是那些恶事做尽,又死有余辜之徒,难道这一次是要对张舵主出手”

    “应该是了,每一次白玉魔出手前,都会向对手留下一张木制面具还有一张短笺,却是不知道这次为何还会多一个神秘盒饭?”

    李君逢负手而立,缓缓向大厅中渡步,神态悠然无比

    他听着众人的谈论,身躯竟然在微微的颤抖着,终于,他转过头来,对先前讨论他的人暴喝道

    “老子说了很多次,是玉尊者!玉尊者!不要给老子取什么白玉魔的绰号,谁他·妈以后再给老子瞎叫唤,老子要拔了他的舌头!m·m·p!m·m·p!听清楚没有!?”

    他妈的,老子玉树临风,潇洒不凡,所行之事又正义无比,究竟是那个狗·日的老子取了一个白玉魔的称号,难听死了

    这个教训以后一定要记住,别人取的绰号都不靠谱了,还得是自己取

    就像“血梅剑”、“玉尊者”这些称号多好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随着李君逢的咆哮,在场原本还有人在窃窃私语,可在此时却安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江湖传言这位白玉魔不是谦谦君子吗?就算是动手杀人也优雅从容,怎么今天突然就歇斯底里了?

    李君逢咳嗽了两声,平了平手道:“大家吃好喝好,喝好吃好以后就不要随便乱叫名字了,我会很生气的”

    随后,李君逢衣袖一挥,一道短笺和一张面具朝着内堂飞了过去,面具和短笺的去势极快,宛如惊雷闪电一般

    内堂中,张清河正襟危坐,运劲双手,这面具和短笺是冲着他来的,他决不能在寿诞上出丑

    刷!

    张清河双眸一凝,右手弯曲成爪,向前探出他虽以刀法出名,但一手爪法也是享有赫赫威名

    然而,他才刚一探出手,那短笺和面具的劲力便是一泄,轰然落在桌子上

    在寿诞中稍有眼力之人,都露出了凝重之色白玉魔这一手对劲力的操控,显然到了极为高深的境界纵观在场众人,无人可以做到

    张清河双手探在空中,颇为尴尬随即他伸手一捞,将短笺和面具拿在手中

    短笺打开,张清河看着短笺,脸色微微一变双手劲气一吐,整个短笺就已化作粉末

    “胡说八道,胡说八道,你这厮竟然当场污蔑与我,该死,该死”张清河气急,说话都有一些乱七八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