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进击的李君逢
    在总舵时,李君逢便想要将巨鲸帮中一些不听话的舵主换掉

    可这《天下第一》毕竟不是古龙世界,朝廷在江湖上也有着极重的分量

    再加上若是巨鲸帮舵主连续死亡,很容易让巨鲸帮人心涣散,也会引起朝廷的注意

    于是,李君逢决定以玉尊者的面容行走在众人眼中

    而他出手的目标也将巨鲸帮的舵主,换成了沿海一带多行不义之辈这些舵主,就顺带的解决掉

    在短短十来日的时间,他便做下了十来桩大案,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沿岸的官府也为之震动,派遣出上千人手,试图抓捕这个侠以武犯禁的家伙

    只可惜,他们所面临的对手是一个不但轻功、武功绝顶就连在易容、缩骨方面也颇有造诣的存在想要抓捕,难度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再加上李君逢所出手的对象皆是江湖草莽,没有闹出特别大的动静,因此沿岸官府出手失败了几次,便不再管理此事,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还为他遮掩

    李君逢每次出手时,都会留下一张木刻面具和一张短笺木刻面具是他的形象,而短笺则是对方的诸多恶行

    久而久之,这两样物品就成了他的标志

    不过,微微让李君逢抓狂的是,也不知那个家伙给他取了一个白玉魔的诨号,而且这诨号还广为流传

    这群混账家伙,难道都是睁眼瞎子吗?难道就看不见短笺下面的“玉尊者拜上”吗?

    这一路杀来,李君逢的群战技巧提高了不少,进一步了解在群战中如何用最小的力量,攻击到最多的敌人

    除此外,“世界值”也收集了不少这一路上能与他正面交手的人很少,但奈何对手的数量很多啊

    眼前的这一位“血云刀”张清河,年轻时倒是侠肝义胆,做了几件好事

    可加入巨鲸帮后,便不断的被权利和金钱腐蚀身心,以至于和倭寇海盗勾结,暗地里肮脏龌龊之事不知做了多少

    在先前的短笺中,就记载了他和倭寇的数桩交易

    见张清河勃然反对,李君逢也不在意,只是摇了摇头道

    “无妨,就当我是污蔑你吧反正也就是走个程序,不重要”

    “现在,你先动手吧否则我待会一旦动手,你便再没有动手的机会”

    他的话语平淡,但所有人皆是心头悚然

    白玉魔自出道以来,便从未失过手

    那今日呢?

    血云刀张清河是否会命陨此地?

    张清河亦是一脸肃穆,他虽知对手来者不善,武功更是高的离谱,但却也绝不能退缩

    他的目光直视着这位最近在江湖中素有名气人物,只觉得对方犹如天边的浮云一般,飘渺灵动,又触不可及,

    “哼,阁下近段日子以来大肆屠戮江湖同道,手段阴狠毒辣,这些你可认?”

    张清河右手已经紧紧握住血云刀刀柄,时刻准备着拔刀出鞘

    李君逢却也不反驳,只是点了点头,语气依旧温柔如春风

    “你若说我是魔头,我便是魔头”旋即他又摇了摇头:“我这人,一向对将死之人仁慈得很,阁下还有什么遗言,不妨通通说出来”

    那张清河冷哼一声道

    “白玉魔你手段恶毒狠辣,已入魔道,乃是继不败顽童古三通后的又一大祸害对于你这种人,根本不必讲江湖道义,大家一起上”

    说罢,右手一挥,原本投身在张清河麾下的十来个高手和弟子顿时便共同发难

    只听得一片“锵啷”之声不绝于耳,森寒的刀剑之光,在内堂中闪烁不定,使得整个房间的气温都骤降了不少

    张清河亦是振臂一展,身子飞掠而出

    与此同时,血云刀出鞘,真气催动下,血云刀已经化作漫天红霞,蓦的一卷,朝李君逢袭击而去

    血云刀法——云舒云卷

    “嘿,这就是你的遗言,果然说不出什么高明的言论”

    李君逢嘿然一笑,这家伙最后的遗言也不过是给自己找一个群攻的借口,不会被人耻笑罢了

    面对众人的围攻,李君逢却也不曾有半点慌乱

    沿海这一路杀来,武功进步速度虽比不过另一个世界,但在群战方面,却是又有进一步提升

    毕竟这些所谓的正道高手,很少有人会在处于劣势之下选择单打独斗

    只见李君逢溢出一丝微笑,骈指一拈,一朵花在指尖绽放

    “波”的一声,数丈之外,一个弟子手中的武器陡然凝滞,无声无息的化作两截

    波!

    波!

    波!

    随着李君逢的手指连连点动,四周高手的武器都被一股无形的劲气截成了两段

    拈花指!

    随即,李君逢衣袍真气鼓动,犹如流云一般的拂出

    地上的刀剑碎片被真气一激,立刻化作一道道令人心悸的寒芒,刺向它们原来的主人

    霎时间,哀嚎惨叫之声络绎不绝

    这一点一挥之间,便已让绝大部分的高手失去了行动力

    一同行动的高手中,也唯有“血云刀”张清河不受影响

    而他之所以没有受伤,也不过是因为李君逢手下留情罢了

    可饶是如此,也将那张清河吓得几乎魂飞魄散

    他已经明白,他绝非这白玉魔的对手

    刀势未止,而张清河握住刀柄的手指却忽然张开,整个人却向后掠出,欲要逃走

    这一把从未离身的血云刀,在他遭遇危难的时候,他依旧会毫不犹豫的丢弃

    李君逢却也不曾躲避,只是等到血云刀靠近时,屈指一弹,“当”的一声,整个血云刀便化作碎片,尽数掉落外地

    旋即,李君逢身影展开,竟突兀的出现即将要破窗而出的张清河面前

    张清河原本险死还生的惊喜之情还不曾散去,惊愕、愤怒、绝望种种情绪便陡然袭上周身上下

    只听得张清河爆喝一声,竟然在绝望中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双爪破空,拉出一道长长的痕迹,朝着李君逢抓来

    电光火石间,李君逢已经探出了双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