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掌力对拼(求订阅啊啊啊啊啊)
    郊外的府邸中,丐帮帮主张大然眸光一闪,皱着眉头道:“你们是何人?”

    那白衣男子微微一笑,抱拳道:“落花时节又逢君,晚辈李君逢,无痕公子弟子,拜见前辈。”

    女子亦是敛衽行礼道:“小女子上官清雪,亦是无痕公子弟子,拜见前辈。”

    不消说,这两人自然就是上官海棠和李君逢。

    李君逢欲要名声轰传天下,成就武林第一人,行事又不能像玉尊者那般肆无忌惮。那最快途径,莫过于挑战各家高手,以他人的名声来成全自己。

    上官海棠原本以男子身份游走天下,可她男儿身是还肩担了一个“玄字一号密探”的身份,朝廷命官,一旦身份泄露,定然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于是她就索性还回女儿身,再稍加打扮一番,若非亲近熟悉之人,绝没有人能猜得出她的另一重身份。

    李君逢两人还未决定第一个出手挑战的对象,便被人给偷袭了,偷袭他们的就是这一伙净衣派弟子。

    毫无疑问,这一伙净衣派弟子被反杀了。

    李君逢留了两个活口逼供,得知这些净衣派弟子是看中了恢复女装的上官海棠,想要强行掳掠带走。

    而且还从问话中得知,这并非是他们第一单生意,他们平日里的便是以掳掠妇女儿童、贩卖人口发的家。

    既然遇到了,自然也就不能放过。

    除此外,李君逢还从巨鲸帮那里探听到了丐帮长老张大然正向此处赶来。于是,就有了眼前这一幕。

    张大然眉头一皱,沉声说道:“这些丐帮弟子可是你们所杀?”

    无痕公子的名头他自然听过,可若是仅仅凭借一个名字就让他堂堂丐帮帮主退避,却是不太可能。

    李君逢耸了耸肩道:“只不过是帮助前辈清理一些丐帮毒瘤罢了。”

    张大然冷笑道:“嘿,你这小子说是毒瘤,我丐帮弟子就是毒瘤,未免也太理所当然了。”

    李君逢从怀里摸出一张绢帛,轻轻一吹,这绢帛便被一股劲力托着,慢悠悠的朝着张大然飘了过去。

    张大然目光微凝,他自然明白,像这样慢悠悠的将绢帛送过来,可不比射出一枚快若闪电的暗器简单。

    张大然将绢帛拿在手中,却见上面写的是某年某月、某事某地的女子失踪。

    密密麻麻,写了近乎上百条。

    李君逢说道:“这些就是被净衣派乞丐掳掠的小孩、女子,我先前已经将她们尽数放了回去。以你们丐帮的本事,想要通过她们口中查到一些消息,并不难。”

    张大然看了绢帛半响,最终颓然一叹,将绢帛收在怀中,就要离开。

    他并不是傻子,自然分得出真假,这些弟子,死有余辜。更何况,眼前这自称李君逢的白衣男子武功深不可测,他是否能够拿得下对方还还不好说。

    “张帮主请等一下。”李君逢的声音再次从传来,

    张大然转过头去,皱眉道:“还有何事?”

    李君逢笑道:“早就听闻降龙十八掌乃是天下掌法,而张帮主对于降龙十八掌更是已得三昧,隐有天下第一掌法高手的美誉。在下心痒难耐,不知张帮主可否指点一二?”

    张大然却是气极反笑,道:“你个小娃子,年纪轻轻,口气倒是不小。”

    李君逢双眸灿然生光,嘿然一笑道:“我不但口气不小,本事也不小。今日,就让我来瞧瞧丐帮帮主武功到底如何?”

    话语声中,李君逢双臂一展,长掠而起,身影快若鬼魅。

    呼!

    下一刻,李君逢已经挥出了一掌。这一掌倒是没有太多花哨,只是掌力至阳至刚,让四周的温度都骤然提升,犹如进入一片烘炉之中。

    上官海棠柳眉一挑,师弟的武功精进之快,实在是让人瞠目结舌,难以想象。

    张大然便觉掌劲吹得满面生疼,浑身笼罩在一股恐怖的掌势之中。他非但没有吃惊,反而是大喊一声:“来得好!”

    张大然长啸一声,须发飞扬,双掌猛地向前推出。

    这并非是降龙十八掌,只是普普通通,平平无奇的一掌,江湖上只要练过两手都能施展出来。

    但此时经由张大然之手,却是刚猛霸道,至刚至坚,卷起道道狂风,纵然是以下击上,骤然出手,却也绝没有人认为他会输。

    嘭!

    双掌交击,顿时发出一声闷响,却震得人心神摇晃。劲气四下宣泄,将四周的桌椅板凳都给掀飞。

    两人皆是心神一震,已然知晓遇到了平生少有之劲敌。

    下一刻,惊心动魄的对战再次展开。两人皆是以掌对掌,招式中都毫无花哨的对拼,运足了十二成力量,似乎恨不得将对手劈成两半。

    两人足足斗了一刻钟的时间,竟也是难分胜负。房中的桌椅板凳,一挨着两人的掌力,立刻崩碎开来,化作木屑,没有半点悬念。

    纵然是上官海棠,也要离得远远的,免得殃及池鱼。没过多久,整个房间便是一片狼藉。

    “小子,老乞丐可要认真了。”

    那张大然历喝一声,掌法倏地变化起来。劲气忽强忽弱,忽吞忽吐,从至刚转化到至柔,这中间竟没有半点晦涩。

    李君逢运转全身真气凝与双掌,与其交击碰撞。却只是发出一声轻响。他全力轰出的掌劲,空荡荡的,毫无着落。这种落空的感觉,令他胸口一阵窒息。

    还未等他缓过神来,对方的双中忽的又爆发出惊涛巨浪般的劲力,狂涌入他的身体中,几欲将他整个身子撕碎。

    若非李君逢反应迅捷,远超常人,此刻怕已经是败下阵来。

    天地万物,平衡之理莫过于是负阴抱阳。李君逢掌法大开大合,至阳至刚。可却少了“负阴”这一块,还未臻至化境。

    可这位张大然却是练了几十年掌法,降龙十八掌更是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境界,负阴抱阳、阴阳共济,在他看来却是再轻松不过了。

    先前是和李君逢硬碰硬的拼掌力,现在却是展现出对掌力高妙至极的掌控力。

    “嘿,老家伙咱们重新再来过!”

    李君逢再次被张大然一掌逼退,胸口发闷,鲜血吐出一口血来。

    他嘴角微微一咧,露出一口森然白牙。此时的李君逢,已经打出了真火。

    只见李君逢右手一张,原本放置在一旁的血梅花好似被一股无形丝线牵扯,瞬间就飞到了李君逢的手掌之中。

    “老乞丐,我要在你身上开两个血洞!”

    “呛啷”一声,血梅剑已经出鞘,清冷的剑光让整个房间都是一寒。

    该死的,拍了本大爷两掌,今天非得在你身上开两个血洞不成。

    (晚上看看还能不能写两掌出来,至少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