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中看又中用
    李君逢是个吃不得亏的主,既然被拍了两掌,那就理所当然要还上两剑。

    而他也不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犟人,既然比掌法比不过,那就用剑法重新来过便是。

    没必要硬用自己的短处,去和对手的长处比较。

    现在既然血梅剑出鞘,那这一次不把这老混账身上戳出两个血洞不算完事。

    “嘿,毛头小子,先前你也所过类似的话,可却结结实实的挨了我两掌。我看你也不过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罢了。”

    张大然嘿嘿一笑,模样甚是不屑。可在其一双浑浊的眸子,却闪烁着精芒。

    他看得出,当李君逢一拿到剑时,他整个人都变了,变得锐利起来,犹如一把出鞘的宝剑,锋芒叫人莫敢直视。

    “我的容貌的确好看得很,至于中不中用,那就来试一试吧。”

    李君逢手臂一动,一道电光就已刺穿长空,朝着张大然飞了过去。

    这自然不是电光,而是比闪电更快、更狠辣的剑光。

    那剑光忽的一闪,似已超脱了时间与空间的距离,就已出现在张大然的丈许范围之内。

    “好快的剑!”

    张大然也是老一辈高手,战斗经验十足。

    他非但没有后退,反而双掌前后交错分开,身子犹如神龙般腾空而起。

    等到和李君逢距离不过咫尺之间时,双掌猛然向前拍击,掀起道道罡风,迎击李君逢这一剑。

    这一招算是降龙十八掌中的飞龙在天,不过却更加的灵动自如。更是携带者雷霆之威,有诀河堤之势。

    掌势与剑势交击碰撞,剑光在两人身旁游走,片刻之间,两人便再次战做一团。

    整个大厅中,剑吟龙啸之声不绝于耳。剑气挥洒,掌势奔腾。才重新交手二十余招,整个大厅就被两人完全拆毁。

    也亏得这是在郊外,否则早就有人上报衙门了。

    这张大然果然不愧为丐帮帮主,一手炉火纯青的降龙十八掌,纵然不能横推古今,但响彻当代却是足够了。

    特别是一招“亢龙有悔”,出手时非但刚猛迅捷,亢奋有力。而且自身往往还留有后力,隐隐中已将自身立于不败之地。

    两人相斗半响,忽然之间,李君逢的剑法一变,迅疾之余,更多了几分缥缈之势,宛如天边浮云,有好似一缕清风。纵然能够看得见,感受得到,却也是渺渺茫茫,无迹可寻。

    张大然吃了一惊,骤然变化不及,险些挨了李君逢一剑。

    他不由得变化掌法,以适应李君逢的剑法。

    可李君逢的剑法才过了十来招,灵动和缥缈却又消失不见,整个剑势呈现出一种古拙沉凝之势,仿佛是从蛮荒时代就已存在的险峰巨岳,威压八方,

    随着剑势的不断变化,那山岳大地般凝重的力量立刻倾覆过来。每一剑,每一招,都好使携裹了千万钧的巨力。一施展出来,就好似一座大山压过来一般。

    纵然张大然的掌法不乏大开大合的招式,但应付起来也是极为困难。

    而且,他很是怀疑,若是正吃了这样一记重剑,怕是整个人立刻就要横飞出去,这把老骨头也不知要断掉多少。

    李君逢双眸灿然生光,实战果然是最好的老师。

    他的“三光”、“二仪”之剑纵然玄妙,但施展起来却还是颇为晦涩,特别是剑法招式相互转化时,破绽颇多。

    可如今这一番战斗下来,却是让他这五式剑诀有着相交融汇,更进一步的趋势。

    “那无痕公子不是以一手“漫天花雨洒金钱”的暗器闻名天下吗?怎么这教出来的徒弟暗器没怎么用过,掌法,剑法却这样厉害。”

    张大然暗自纳闷,虎口已经暗自发麻,一把老骨头也被震的不轻。剑走轻灵,像这样凝重如若大山的剑法,倒真是很少见过,没多少应付经验。

    就在张大然再次慢慢适应这剑法时,那高山大岳般凝重的剑法忽的崩散开来。

    而这些流散的剑意并未消失,反而化作一股股剑意洪流,波浪翻涌,怒涛激荡。向张大然周身上下包裹而去,已然形成了一个圆融归一的大势。

    张大然几乎已是目瞪口呆,他纵然早些年曾与天下第一剑客剑惊风有过交手,剑惊风的剑法也不乏轻灵多变,却也不曾变得这般彻底啊。

    眼前这种种剑法,就仿佛是由不同的剑客施展出来的,而偏偏这些剑客还都将各自的剑法修炼到了极为高深的境界。

    张大然微微后退,双臂则是一旋,形成一股龙行气旋,围绕着他盘旋咆哮。

    神龙有着御水降雨的本领,在这一股龙形气旋游走之下,剑意洪流之中的激荡波浪,暗流腾挪,都尽数在张大然的掌控之中。

    “嘿,等的就是这时。”

    李君逢忽的咧嘴一笑,手中的血梅剑纵然一收,便听得一阵“哗啦啦”的水声,剑意洪流消散一空。

    随后,下一刻,血梅剑再次向前送出。

    而这一次的血梅剑一经施展,便如有夜空中绽放的焰火,光华璀璨,遮天盖地的笼罩下去。

    烟花星火闪烁之间,就已经到了张大然的胸口。

    这一剑非但绚丽到了顶点,而且还快的不可思议。就像是骤然裂破的长点,毫无征兆便将夜幕劈成两半。

    这番变化之快,几乎也不过一个眨眼罢了。纵然是以张大然的武功,却也无法将所有的烟花熄灭,只能勉强护住几个要害大穴罢了。

    呲!

    呲!

    这次利剑刺入肉里的声音,随后两道血花飞溅。

    “呛啷”一身,李君逢已经收剑回鞘,身子一转,宛如神龙般游走腾转。他一只手拿着血梅花,另一只手轻环着上官海棠的纤腰,施展轻功,向府邸外掠去。

    “哈哈,本人中看又中用,老张意下如何?”几个起落间,李君逢已经没了身影,唯有一阵长笑声传来。

    张大然双肩各自出现了一个血洞,伤势并不重,却无疑是对他这个老江湖的重大打击。

    他沉默了良久,终于缓缓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这江湖又要热闹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