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先着为胜
    数分钟之前,清河的一艘乌篷船上。

    “嘶,师姐你轻一点,师弟我身子骨弱,娇花一般,可遭不住你这么摧残。”李君逢嘶了一声。

    上官海棠娇哼一声,手上却缓了许多。她噘着嘴,不满的说道:“你还知道疼?明明之前在在麒麟山庄就受了伤,不好好休养,现在又去找剑惊风前辈决战。”

    李君逢笑道:“这些不过是皮外伤,不碍事的。”

    上官海棠道:“之前你的对手虽然名声很大,但大多本事都是吹嘘出来的,那些人武功不高,你尚且能够留手,双方都有余地。”

    “可麒麟山庄一战,实力相当,再也留不得半分手。你受了伤,那二十五位麒麟弟子也受了伤。”

    “而今日决战剑惊风前辈,更是天下第一剑客。我曾观过剑惊风前辈出手,盛名之下无虚士,他的剑法纵然不是超凡入圣,却也差不了多少,你……”

    李君逢苦笑一声,看着喋喋不休,好似能够说上三天三夜也不停息的样子。

    他连忙打断道:“师姐你放心,剑惊风前辈武功早已登峰造极,招式收发由心,绝不会真伤了我的。更何况你的师弟也绝非缚鸡之力的人,自保的手段还是有的。”

    上官海棠又是重重的哼了一声,在李君逢的伤口处打了一个蝴蝶结,向外望了望,说道:“清河已经到了。”

    李君逢点了点头,也向窗外望了望,忽的长啸一声:“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声音顿时传遍沿河两岸,引起一片沸腾。

    上官海棠惊讶道:“你这是干什么?”

    李君逢笑道:“当然是提高自己格调,更何况我这般大人物出场,自然是要轰动全场,引人注目。”

    上官海棠无力的扶额道:“你这家伙,还是和小时候一模一样,臭皮得很。”

    ……

    片刻之后,两艘船已停在了清河之中。船只没有任何绳索固定,可面对风浪却是屹然不动,稳若泰山。

    李君逢已走出了船篷,站在船尖,与剑惊风对视着。

    刹那之间,整个清河两岸都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目视着这两位传奇剑客。

    李君逢道:“清风剑神剑惊风?”

    剑惊风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李君逢身上,亦是道:“剑仙李君逢?”

    两人这虽只是疑问句,但心里却都已经有了千万分的肯定。除了对方彼此,还能有谁能如此锋利的气势。

    两人亦是注定交手的对手,在这一刻没有什么前辈后辈,只有两位绝代剑客。

    李君逢笑道:“天下第一剑客风采果然不凡,如此神采风度,当浮一大白。”他随手引来一杯酒,一饮而尽。

    随后,又是一拂衣袖,一杯酒已经飞了出去。

    那剑惊风轻轻一招手,将酒杯接过,朗声笑道:“如此对手,自浮一大白。”说罢,亦是满饮一大杯酒。

    在场中许多人都露出惊讶之色,只因为这位天下第一剑客竟然饮酒了。

    许多对剑惊风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位誉满天下的剑客已有十来年不曾饮酒了,他只喝白水。

    酒是“毒药”,远比世上一切剧毒都要更毒的毒药,乱身乱性,会让他无瑕无垢的剑法出现偏差。

    这一点也被许多剑客封为无上宗旨,一个剑客若要保持剑法不染一点尘埃,便要戒酒戒色,诚心正意。

    像无痕公子那般教导弟子“饮尽天下剧毒,赏天下神兵”,怕是除了魔道,却是几乎没有。

    李君逢的想法也是和无痕公子相差无二,人生在世,练就一身本领,不就是为了逍遥自在。若是这也做不得,那也做不得,还不如一头撞死了算了。

    从某方面来说,李君逢绝对算不得纯粹的剑客。

    剑惊风又是笑道:“酒已饮罢,你我相约论剑,不妨用剑说话。”这位天下第一剑客,远比李君逢所有遇到的江湖人士都要来的直接。

    他倒并非是不知礼节,只是一个高处不胜寒的剑客,剑法无敌当代数十年,终于遇到了一个对手,实在难以安奈得住。

    这一刻,一股锋锐的气机,隔着数丈的距离已朝着李君逢迫来,犹如神剑锋芒,摄人心魄。

    李君逢放下酒杯,手里握着血梅花,脸色依旧从容,微笑道:“求之不得,”

    刹那间,两首船似乎都萦绕着一股凌厉剑意,掀起道道波澜。

    两人相互对峙着,以气机交锋。虽不见刀光剑影,却亦是凶险无比。

    “两位请稍等?”

    忽的,一道白色的倩影从船中走了出来,其姿态秀美高冷,如新月清晕,如花树堆雪。

    “两位都是当代绝顶剑手,一旦交手,定然精彩纷呈,石破天惊,为武林一大盛事。只是刀剑无眼,一击出手便是生死一线。两位无论何人受伤,皆是一大憾事,不如听小女子的一个提议。”

    说话这人,自然就是云仙子上官海棠。见两人都望了过来,她便继续道:“你们且瞧前方有一桥,唤做飞云桥,两位不妨比一比谁先登桥,先着为胜,如何?”

    剑惊风是天下第一庄的座上宾,而李君逢更是她的师弟,她自然不愿意两人生死比斗,两败俱伤。

    李君逢心头一暖,已然明白上官海棠心思,笑道:“我没有意见。”

    剑惊风也点了点头道:“可以。”

    “那两位便一诀胜负吧,小女子祝两位武运昌隆。”上官海棠越出乌篷船,风姿若仙,清冷绝世,施施然的落在了清河岸边。

    上官海棠一去,两条小船便不再屹然不动,而是随波追流,轻轻的摇晃着。李君逢、剑惊风都没有立刻出手,他们都在等待着时机。

    清河两岸,无数武人伸长脖子,屏住呼吸,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唯恐错漏了两人的一丝动作。

    忽然之间,一道狂风刮过,掀起阵阵波浪,两片小舟在浪头的卷动下,竟然相互靠拢过去,似乎就连老天爷也想要他们快些决斗,见识一下那精妙无双的剑法。

    呛啷!

    两道剑鸣声响起,剑光如若蛟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