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双剑争锋(求订阅啊啊啊啊)
    呛啷!

    两道剑鸣声引空而起,飞腾的剑光宛如蛟龙一般,划破长空,似乎整个清河沿岸都为之一亮。

    剑惊风拔剑而起,剑光宛如飞鸿匹练,横越长空,惊艳不可方物。那剑气却犹如缕缕清风,飘渺灵动,不可捉摸。

    李君逢的血梅剑也已出鞘,剑气飞腾,剑光几乎与他整个人合二为一,不分彼此。

    他们两人都是同时拔剑,抓住了那最微妙的时机。

    轰!

    两道剑光在空中碰撞起来,就好似两头怒蛟仰天咆哮,彼此撕咬,掀起一股股巨大的浪花,在剧烈的轰鸣声中,轰然倒卷向两岸。

    哗啦啦!

    两岸观战的高手,以及守卫此地的士兵,顿时就被淋成了落汤鸡,一时间好不狼狈。

    等到水浪平静之时,众人这才再次看清了场中的情况。

    那两叶小船在已在激烈的碰撞中化为木屑,这两人正双足踏浪,进行最激烈的交手。

    只见两人手持宝剑,不断施展奇招,皆是以快打快。

    他们的身影倏忽来去,剑光闪动,一经交手,便是精彩纷呈,已让在场九成九的武者为之瞠目结舌,不可置信。

    剑惊风的剑,时而宛如清风拂面,行动时全无半点杀意。分明是刺出最为惊心动魄的剑法,却好似是在作揖奉茶,叫人生不出防备。

    时而又犹如狂风骤雨,凌厉迅疾,更是携裹着风雨雷电之势,有着浩然难挡之威。纵然是李君逢,面对这样的绝代剑法,也要郑重以待。

    剑惊风的剑法虽然惊人,超乎凡人所能想象。可李君逢却也是丝毫落下风,他的剑法如流水、闪电、如清风……,世间种种玄奇奥妙,似乎都在这剑法之中展露出来。

    这剑法在运转之间似乎还有些晦涩,但无疑也是高明至极的剑法。纵然有些破绽,却也无伤大雅。

    毕竟这破绽便是剑惊风也抓不住,更何况是寻常的江湖高手。

    抓不住的破绽,便不能被称之为破绽。

    “好好好,今日之战果然不曾让人失望,死当无憾,死当无憾。”沿岸有人呢喃着,似乎有些痴了。

    “纵观近三百年武林历史,至少有五位惊才艳艳的绝代剑客。可这些剑客无不是纵横一时,剑道无敌。即使生在同一时代,也未曾交手。如今日这般两个绝代剑客的对战,却是绝无仅有。”

    有一个书生模样的江湖人士,正在提笔狂书,眼中露出疯狂之色,记录着这一桩武林盛事。

    他的血液在快速流动着,几乎就要沸腾燃烧起来。

    千百年后,当别人提起这两位绝代剑客,想必也少不了他这个提笔撰书之人也少不了沾上一份荣光,。

    “剑法一道,竟然是如此璀璨。我修炼了数十年的剑法,与这一比,简直就是小孩子的把戏。”

    “呵,这两人可是绝代剑客,我等凡夫俗子自然是比不了。”

    “到底是谁占了上风?”

    “你问我,我问谁去?”

    ……

    两位绝代剑客的交手,的确是百年罕见,足以名垂武侠史。

    清河两岸的高手盯着那两道矫若游龙般的身影,已是心神摇晃,惊骇失色。

    尤其一些所谓的剑术名家,此时眼睛瞪的比牛还大,他们何时瞧见过如此精彩的剑法。

    李君逢、剑惊风双剑争锋,且战且走,片刻间就已掠出十余丈。

    至于那原本在飞云桥上的武林人士,早就轰散一空。他们都明白,一旦进入两人的战局之中,怕顷刻间就要被绞成一团血雨。

    唰!

    只见剑惊风一剑飞击而出,好似闪电般,激射而来。

    李君逢足踏波浪,亦是飞出一剑,电光石火之间,双剑针锋相对。

    当!

    一阵火花激射,劲气横流,波浪好似被九天雷霆轰击一般,次第爆炸开来,向两岸宣泄而去。

    于是,一群武林豪杰又洗了一次澡。

    而剑惊风、李君逢,两人受到相互剑气的冲击,皆是向后退了退,立在沿岸两侧。

    两人交手,却不会停息片刻。

    只见那剑惊风手中长剑横扫,剑气纵横,将河水掀起,那河水被剑气一激,竟然化作道道水箭,朝着李君逢倾覆了过来。

    而剑惊风自身亦是足尖一点,身影紧随着这一排水箭,“嗖”的刺出掌中宝剑。

    这一剑快的不可思议,其剑势同样是犹如一缕清风,诡异莫测,不可捉摸。纵观在场所有武林群豪,却也没有人敢言能够接的下这一剑。

    李君逢神色不变,衣袖一招,一旁的柳叶便陡然飞到了李君逢的手中,一共五片。

    “去!”

    李君逢一身疾呼,五片柳叶便已经急速飞出。

    柳叶如剑,划破长空,轻而易举的就将水箭击破,又以更加锋利的姿态刺向剑惊风的长剑。

    当当当当当!

    柳叶撞击在剑惊风的长剑之上,竟然发出一阵锐利的兵戈交击之声。紧接着,那柳叶被锐利的剑气一击,顷刻间便化作了一团粉末,随风飘荡。

    剑惊风却是脸色微变,那柳叶非但不是无用功,还以特殊的角度和力量,将他这一剑的威力至少削弱了三成。

    这家伙,果然不愧是无痕公子的弟子,光拼这一手暗器手法,便足以名动江湖。

    可饶是如此,这一剑剩余的威力也绝不容任何人小觑。

    李君逢长啸一声,非但不退,反而足尖一点围栏,一剑刺出。

    当!

    只听的一声清越的响声,火花四溅,两口利剑剑锋相抵,剑气肆掠,引得江水滚滚向两侧灌去。

    这一边围观的群雄和士兵跑的贼快,没有淋成落汤鸡。

    “哈哈,多谢相送,我便先走一程了。”待浪花消散,却见那李君逢足下踏着一块木板,朝着飞云桥急速掠去。

    这家伙,竟然是借助先前一剑之威,帮助自己提前抵达飞云桥。

    “痛快,痛快。”

    剑惊风哈哈大笑,须发飞扬,生出无限豪情,这算是近十年来,他最为酣畅淋漓的一场战斗。

    只见他神剑挥动之间,一颗大树应声而倒,而一块木板也瞬时出现在他的脚下。

    “李小子,你跑不掉,我们再战三百回合。”

    大笑声中,一道剑气狂飙已经向李君逢劈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