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风神三式
    这一番交手,剑惊风觉得酣畅淋漓,李君逢亦是痛快无比。

    自出道以来,他所面临的对手,也就只有身后这位剑法最为高强。他平生好武,对于这样一位旗鼓相当的剑道高手自然是大感痛快。

    更何况,武学一途,若是一昧的闭关苦练,是没有多大用处的。

    唯有与高手争锋,才能不断促进自身武学一次次进步。

    李君逢转战天下各大高手,除了要扬名外,这也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面对背后迫来的剑意,李君逢反手一掌击出,这一掌曲折如意,虽是平推而出,那掌力却是冲天而起,又至天际落下。

    这一掌的掌力澎湃万分,犹如星河垂泄,携裹这千万钧力道猛然坠落下来。

    “嘭”的一声轰鸣,掌力顷刻间爆发,这恐怖的掌力,不但将那迫人生寒的剑气击散一空,还掀起道道波浪,翻涌不停。

    李君逢借助着这一道波浪,脚下的木板犹如离弦之箭般飞出,眨眼睛就已掠出数丈距离。

    而剑惊风被这一滔天波浪一阻,速度更慢了三分。

    “好小子,今儿不拿出看家本领,怕是不行了。”此时的剑惊风双眸一凝,展现出前所未有的郑重之色。而身上所散发出的强烈剑意,更是让人不敢直视。

    忽然之间,他足下一顿,木板寸寸碎裂,而剑惊风人如飞仙,已升至高空。随后其身影又化作一道闪电,朝着李君逢直直掠来。

    手臂挥转,剑光闪动,一剑已然朝着李君逢刺了过来。

    这一剑无瑕无垢,宛如清风明月,不染半点尘埃。

    更是居高击下,剑势缥缈而迅疾,轻盈而狂暴。还透露着一种连骨髓都冷透的森寒之意,其剑芒已经到了不可抵御的地步,璀璨而绚烂。

    剑光匹练若飞,而剑惊风此时的身影缓缓消失,似乎已经与此剑合二为一。

    没有人能够形容这一剑的速度,也没有人能够形容这一剑的玄奥。

    这已经不是一把剑,而是风神的震怒,是阎王的请帖。

    “风神三式!”围观的江湖人士中,已有人吃惊出声,眼睛瞪大,不可置信。

    “这是什么剑法,为何从未听过?”其余江湖豪士急不可耐的询问起来了。

    一些知晓情况的人,开始给众人解释起来。

    原来,这“风神三式”乃是剑惊风早年时自创绝学,威力巨大,一经施展,便是是剑中之神。

    只是这风神三式一旦使用,非但要让使用者元气大伤,还是不见血、不回鞘。

    剑惊风早些年因为这“风神三式”杀戮过重,且自损根基,他便再也没有用过。

    可时至今日,这惊艳璀璨的剑法终于再次显露与世间。

    想来经过这些年的打磨,剑惊风这“风神三式”已经愈发成熟起来,已经达到“收发”由心的地步。

    李君逢只觉得后背发冷,一股锋锐的剑气便已经迫在眉睫。气息之森寒无比,来势之迅疾,实是平生未见。

    “好!好!好!果真不愧是天下第一剑客。”

    李君逢目露精光,长吸一口气,纵身一跃,同样反手一剑刺出,迎向着惊艳无匹的一剑。

    他这一剑,清冷如月光,四周似乎都在这一剑中变得如梦如幻。而这清冷之中,却又偏偏带着股至刚炙热的气息,威势更是远胜先前。

    轰!

    刹那之间,两道剑光交错而过。在一刹那间的凝滞后,劲气轰然爆发,犹如数颗天外陨石同时砸入水中,掀起一道数丈来高的浪涛,形成一道水墙,隔绝了众人目光。

    还有一颗颗的水珠在此冲击下,向两岸飙射而去。

    这一次沿岸四周的武林豪杰才算是真正的遭了秧,远不止先前那般洗个冷水澡那般简单。

    只因在这些水花中有得还携带着双剑交击残余的真力,其力量虽不至于洞裂金石,但也绝不容小觑。

    他们纵然是事先躲得远远的,可那水珠却也好似箭矢一般弹射而飞,在他们身体中开出血洞,鲜血咕咕流出。

    霎时间,沿岸一带惨叫声此起彼伏,血流遍地。

    有了这群人为戒,其余武林豪杰、精兵悍将皆是远离沿河两岸,远远观望,只怕再受到波及。

    “他们去哪了?”

    “难道已经打到河底了?”

    当浪花水墙溃散后,李君逢、剑惊风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

    不管观战众人的如何想法,俏立在一颗柳树上的上官海棠却是暗中握紧了拳头,那一张秀美绝伦的脸上浮现出担忧之色,掌心已经渗出了冷汗。

    “李君逢,你这混账家伙,要是再受伤,我非要拧掉你的耳朵不成。”

    呜呜呜呜!

    就在此时,一阵阵呜鸣声从水下传来。紧接着,便又是一阵阵犹如闷雷般的声音发出。有擅长水战的高手,已经听出这乃是真气互相撞击的闷响声。

    紧接着,整个水面狂飙骤起,一道道浪涛不断的喷涌而出,相互交击碰撞,形成了一幅难以想象的场景。

    就好似有两条蛟龙在水底游走,不断的纠缠战斗。

    “他们果然实在水下战斗。”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清河底,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两道人影正在水中交手,掀起道道巨浪,让人不由得骇然变色,难以置信。

    轰!

    水面上又是一道闷响上发出,震人心神,巨大的回音弥散开来,水花向两岸翻涌。

    这两人在水底交击,而他们的方向也不断的移动,其目标赫然是飞云桥。

    在飞云桥数十丈距离的人早就跑光了,没有人再敢靠近这两人的战斗范围。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这两人便已经移至飞云桥下方,原本波浪不兴的清河越发的汹涌澎湃起来,似乎随时都要掀起滔天波浪。

    就在此时,异变再起。

    两道宛如闪电般的剑光,毫无征兆的再度绽放出来,自水中投射而出,摄人心神。

    刹那之间,两道剑光交织在一起,携裹着风雷之势力,铮铮交击作响。

    紧接着,几乎在同一时间,两道身影破开水面,剑光纠缠不休,齐齐向飞云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