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开局遇boss
    这是一座面积极大的宅院,极尽华丽巍峨,院内设置亦是竭尽心思智巧,假山流水,梁枋穿插,有着说不出的雍容大气。

    李君逢就坐在院子中,躺在舒适的靠椅上喝着酒,旁边还有好几样下酒菜。

    这一双雕花靠椅是“天下第一巧匠”亲手雕刻而成,乃是献给先皇的贡品。后来有五张流落民间,这便是其中一把。

    他又从一旁的矮桌上拿起一份《江湖月报》,阅读起来。

    这《江湖月报》分成了大小好几个板块,其中既有鸡毛蒜皮的小事,也有轰动武林的大事。当然,一些八卦和桃色事件也是少不了的。

    就算是放到千百年后,也绝不算落伍。

    或许,再过一段时间,这《江湖月报》就会成为江湖人士人手一份的必备品。

    “李君逢,你又在喝酒,都给你说了所少次,现在受了伤,不能喝酒,不能喝酒。”

    一道娇喝声忽然从身后传来,李君逢赶紧一招手,那酒杯酒壶便都不见了,也不知道被他藏到了那儿。

    李君逢咳咳了两声,说道:“师姐你看错了,我怎么会喝酒呢,我正在修生养息,调养生息。”

    上官海棠已经出现在李君逢面前,琼鼻微微动了动,忽然将旁边的桌子一拍,机关打开,内里立刻露出了酒坛、酒杯。

    “你若是没喝酒?那这是什么?”

    李君逢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我只是把酒放在这里,闻一闻酒香罢了。”

    “什么闻酒香,我刚刚亲眼看见你喝酒,用杯子喝。”

    李君逢便涨红了脸,额上青筋天条绽出,争辩道:“闻酒不算喝……闻酒,高手的事,能算喝吗?”接着便是难懂的话了,什么“两开花”、“戟你太美”之类的,听得上官海棠一阵迷糊。

    两人胡闹了一番后,上官海棠又道:“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是继续挑战高手,还是与我一同回京复命。如今你已被许多人奉为天下第一剑客,能够让你挑战的人已是屈指可数。”

    李君逢笑道:“不了,我打算休养一段几天,然后随意在江湖走一走,增加一番见识,便同师姐你一起回护龙山庄。”

    上官海棠露出一抹笑容,灿然若射姑仙子:“真的?”

    李君逢道:“当然是真的,我何时骗过师姐你啊。”

    上官海棠白了李君逢一眼,说道:“从小到大,你骗我的次数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李君逢咳咳了两声道:“那不都还小,不懂事嘛。更何况那些都是小事,也就几个果子甜点,在大事上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上官海棠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也是,那我就信你一次,这可不能再骗师姐哦。”

    李君逢拍了拍胸脯,说道:“绝不会骗你的。”

    上官海棠这才放心,两人又闲聊了一番,上官海棠便拿着酒壶酒杯离开了。

    看着上官海棠离去的背影,李君逢呢喃道:“这次的,也只是一件小事。”

    李君逢又撒谎了,他要在进京之前,非但要有自保之力,还要有足够的力量与朱铁胆、曹正淳抗衡,不至于沦为棋子。

    而他的计划,则是不久后,前去挑战少林那三位了字辈高僧。

    这三位了之辈高僧分别是了空、了凡、了结。

    了空倒是不足为虑,了凡、了结却都是真正的佛门高人,泰山北斗似的人物。

    若是让师姐知道了这件事,定然是要千方百计的阻止。

    师姐对他太关心了,就像是喝酒一样,他自身本就精通医术,体魄强横,伤势基本已经痊愈,可师姐让是让他戒酒,再等数天时间才能饮酒。

    对了,还有今天晚上,又是武字碑开启的时间。

    希望今天运气能够好一些吧。

    ……

    夜幕降临,李君逢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武字碑开启!”

    此时的李君逢正盘膝而坐,随着一声默念,脑海中的那一块石碑开始散发出一种玄之又玄的气息。

    武字碑上,光影闪动。一个个古篆大字不停的闪动跳跃着,似永不停息。而这些字里都透露着沧桑的意韵,组成着一个又一个玄幻奥妙的世界。

    “希望能够来一个适合我目前的世界,不要太高,也不要太低。”李君逢心中默念着,目光闪烁。

    不多时,五个大字浮现在武字碑上。

    陆小凤传奇!

    李君逢眉头一挑,这个世界倒是有些意思,这不但高手众多,绝代剑客亦是不少。

    而得到了他意念的肯定后,那一道玄妙的气息终于爆发出来,在李君逢面前形成了一道光户。

    李君逢将全身都调整道巅峰状态,站起身子,大步走入了光团之中。

    ……

    房屋很大,却只有一个很小的窗户,离地很高,很难看到窗外的景色。

    房间刷着淡淡的白漆,很轻很淡,犹如云雾。

    而房间内的事物也及其简单,一根凝神静气的熏香,一个用以打坐的蒲团,

    除此外,就只有一个坐在蒲团上的人影。

    这一道人影是如此的缥缈,是如此的虚幻,仿佛并不存在一般。

    可这人眼眸半开半阖间,隐隐中似乎又有丝丝缕缕的电光绽出,予人神秘莫测的味道。

    而外界分明是青天白日,屋内确实昏暗异常,压抑十足。

    这一道缥缈虚幻的人影,似乎是在修炼一门无上的魔功,将四周天光尽数吸收,消融进其身体之中。

    忽然间,这房间中凭空生出一道光户,那光户充满了玄奥的意味,似乎是沟通着九天之上的仙路。

    而一个人影,手里拿着一柄梅花伞,缓缓从光户中走出。

    蒲团上,那虚幻的人影忽的睁开双眼,眸中电弧大盛,如光如火,犹如一道晴空霹雳,刹那间让整个房间一白。

    于此同时,一股缥缈的杀机,已经弥散至整个房间中。

    当一个人正在修炼极为高深的武学时,最忌讳的便是被人打扰,一旦出现差池,便是有着走火入魔的危险。

    呼!

    因此,蒲团上那一道虚幻的人影并未多说,只是平平一掌拍向了那不速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