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东西双玉
    李君逢踏入光户之中,没过多时便已经走到了光户的尽头。

    在这光户中前行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似乎看到了无数多相似的花,又有着一种似永恒又似刹那的矛盾感。

    等在回过神来时,便已身处于一个颇为幽暗的房间之中。

    他也不知道这房间是具体在哪儿,这武字碑若想要定时定点的穿梭,那必须是去以前已经去过的世界,再消耗上大量的世界值才行。

    而若是一个从未去过的崭新世界,那就是没有目标的胡乱传送了。

    既有可能实在人言鼎沸闹市,也有可能实在飞鸟绝迹的深山。

    就在此时,李君逢忽然汗毛倒立,一股难以言喻的危机感、压抑感传来。仿佛是有一股冥冥不可测的力量,要将他给毁灭一般。

    他连血梅花都来不及撑开,唯有一掌劈出,迎向那让他感到不安的神秘人物。

    嘭!

    李君逢双足将地板踩裂开,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后退三丈之外,方才停了下来。

    他只觉遍体生寒,越发绝对这神秘的对手深不可测,已然到了一种难以想象的玄妙境界。

    也亏得自他和丐帮帮主张大然比拼后,下过一番苦功夫研究掌法,否则对方先前那一掌,便极有可能要了他的性命。

    可饶是如此,他也是胸口一阵气闷,一口鲜血险些吐出。

    是谁?

    是谁竟然还有这般武学修为?

    呼!

    对方并没有让李君逢休息片刻,再次化作一道虚幻的影子,朝着李君逢攻杀过来。

    对方的气息渺渺茫茫,一头灰白色的头发扬起,瀑布般挥洒,有着一种超迈凡俗的气质。

    只见那人影此次五指轮转,旋即握掌成拳。

    一拳轰击。

    铺天盖地的拳意弥漫着房间里每一寸空间,随着这一拳击出,似乎有着颠倒山河,破碎日月的伟力。

    而这一拳,也在李君逢的眼中不断放大,充塞了整个视界。

    “呛啷”一声,血梅剑终于出鞘。

    李君逢一手血梅花,一手血梅剑,左右双剑,同时迎击这难以置信的一拳。

    他左手血梅花天高云淡,缥缈难觅,却又给人难以言喻的压抑感,仿佛是一片即将暴雨来临的苍穹,乌云弥漫至整个天空,黑压压的一片。

    右手犹如大地山岳,古拙沉凝,一举挥动,便有千万钧巨力,横扫八荒**,剑气更是有着九天之上飞泄而下的浪花,不可阻拦。

    这一刻的时间,李君逢竟然再次同时使出了“天剑”、“地剑”。而这天地双剑结合,果然是威力无穷,连虚空也出现了涟漪波纹。

    “咦?!”

    那虚幻莫测的人影似乎有些惊讶,惊讶眼前这人竟然有着如此武功。

    他的拳头忽然变化起来,化拳为掌,手掌一竖,掌缘如刀,横切了过来。

    呲~

    这人影的手掌犹如上好的羊脂白玉,保养的极好,可在此时却已经化作了最为可怕的兵器,切入到了双剑之中。

    那天地双剑有着刹那间的凝滞,似乎被这一掌打断了那奇妙的契合。随后,那神秘人一掌平拍出去,沛然难御的掌力便尽数朝着李君逢倾泻而来。

    霎时间,李君逢身子倒飞而出,狠狠的撞在了墙壁之上。

    也不知这墙壁是用什么材质建造而成的,受到这般强烈的轰击,也不过颤抖一番,被砸出了一个大坑,并未直接垮掉。

    “好好好,数十年了,终于有人再次伤到我了。”那灰色人影肩膀出出现了一个血洞,鲜血咕咕流出。

    他竟然在笑,笑声也和他的人一样,阴森缥缈,不可捉摸,在笑声中还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讥讽。

    原来,在先前最后一刻的时候,那李君逢的天地双剑虽然被破,但他竟然将其中的剑气进一步凝结,然后斗射了出去。

    只可惜,这个神秘人的反应也是有着远超寻常人的迅疾,躲过了胸口必杀的一击,只是肩膀受了轻伤。

    李君逢体内气血翻涌,喉咙一甜,已经吐出了一口鲜血。

    最后那一掌并未拍实,因为那神秘人要躲过那一剑,掌力有所收敛,剩余大部分的力道还被卸在了墙壁之上。

    饶是如此,也让李君逢受伤不轻。

    他赫然抬起头来,双眸生光:“西方之玉,永存天地。你是西方玉罗刹。”

    那神秘人的脸上,已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块玉制面具,薄如蝉翼,却恰如其分的遮盖了他本来的面目。

    而这一块面具,更是使得他整个人越发的缥缈起来。

    仿佛是一阵虚幻的雾,风一吹过便要消失不见。

    那人说道:“你闯出了我的闭关密室,竟然现在才知晓我的名号?!”

    李君逢苦笑:“果然是你。”

    在这个世界,也就唯有两个人李君逢没有把握对付。一个是无名岛岛主,小老头吴明。

    另一个就是眼前这位,西方玉罗刹了。

    也唯有这两人,才能够发现他剑法中的破绽,并且成功的抓住破绽,击伤到其本人。

    这位玉罗刹在这个世界,乃是近年来最神秘,最可怕的人物。不但来历神秘,武功神秘,还创立了一个极神秘,极可怕的教派西方魔教。

    西方魔教雄踞关外,弟子众多,近年来还有染指中原的倾向。

    按照原来的路线,这位西方之主还会安排一场假死,剔除一些不必要的稗子,就连陆小凤也感叹玉罗刹是他一生中见过最可怕的人物。

    “嗯?你手中的莫非就是八十年前无痕门主玉尊者所持的血梅花?你是无痕门余孽?”

    忽然之间,这位西方魔教之主看着李君逢手中的血梅花,吃惊出声。

    这世上,能让他吃惊的并不多。

    “八十年时间吗?”李君逢呢喃着,忽然又笑道:“我若说我是无痕门主玉尊者又如何?”

    血梅剑李君逢与练兵手玉尊者主同一时间消失,再加上他们某些地方诡异的契合,以及从未同一时间出现,因此后世许多人都已经猜到了这两者本就是同一个人。

    那玉罗刹听得此言,非但没有吃惊,还仰天大笑道。

    “那是最好不过了,自我出生之时,便是听玉尊者的传说长大。数十年前,还有人说我是第二个玉尊者,被人称为“西方第一玉”。”

    “我只恨自己晚生了百年时间,不能与玉尊者同代竞争,一决高下。不管你是无痕门主,还是无痕门主的传人,今日总算是了结了老夫的一个心愿。”

    “兵器谱评语:一手换乾坤,一手掌日月。神鬼莫测,通晓古今,名头倒是响亮得很。”

    “今日,就来看一看你这东方玉尊者厉害,还是我这西方玉罗刹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