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追杀
    李君逢一向对自己很好,坐最安稳的马车,穿最柔软的丝绸,喝最醇厚的美酒……

    就像无痕公子教育他一样,人生在世,便要的就是称意二字如若不然,纵然修的绝世武功,掌无上权柄,又有何用

    若是有十两银子的上房,他绝不会住九两九的

    飞云客栈就是方圆数百里地最大的一间客栈,这客栈中有“天”字号的几间上房,租金足足十两银子

    价格虽然贵的难以想象,但只要去住过的人,都会认为这十两银子花的不冤

    李君逢现在就住在这飞云客栈的天字号上房中,躺在宽大舒服的床上,枕着柔软的鹅毛枕头

    据说这飞云客栈的竹叶青是一绝,不但味道绝,就连价格也很绝,一坛要足足二十两银子

    李君逢是一个酒鬼,可现在竟然就这样安静的躺在床上,没有沾一点酒水,实在是让人意想不到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轻轻的抚了抚胸口处,那里还有一个拳印,一股可怕的劲力还在他体内盘旋,他现在还属于伤残人士

    酒虽然重要,但小命却更加重要

    不过,他虽然受了伤,可那玉罗刹也绝不好受

    一想到此处,李君逢便露出了笑容

    那一日,他传送到了玉罗刹的闭关密室,两人大打出手

    玉罗刹的一身武功的确是远超常人之想象,已然是一派渊渟岳峙的宗师气度而他的手段更是诡秘莫测,神异至极,那怕是李君逢也不是他的对手

    而就在玉尊者轰出最强一拳时,李君逢也施展出平生未有之剑法

    只不过剑法是掩人耳目的手段,真正的杀招,乃是梅花伞中的三千零七十二根透骨针

    那透骨针只需要一个照面,便可以轻易的将一个绝代高手打成筛子

    而自出道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动用这三千零七十二根透骨针

    玉罗刹竭尽全力的轰出了那足以令天地变色的一拳,轻易的便撕破了李君逢的无尽剑网

    只可惜,他并未料到血梅花中藏着的三千来根的透骨钉

    只是在一个刹那,这三千来根透骨钉就让他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而这透骨针不但威力极大,专破内家真气还淬有剧毒,见血封喉

    玉罗刹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拳头上,当注意到这三千来根透骨钉就已经晚了

    纵然他施展高妙绝伦的轻功,身上还是被钉上了上千根透骨针

    那玉罗刹整个人飞了出去,可他遭受到了这样的攻击,竟然还没有殒命,而是按下了机关,将所有的西方魔教弟子召了过来

    李君逢并没有去补刀,因为他被那一拳的余劲击伤,口喷鲜血,五内沸腾

    他若是前去补刀,那残血的玉罗刹是否会在最后回光返照,与他来个玉石俱焚,他不敢去赌

    另一方面,西方魔教其余的高手都已经赶到他若是再拖下去,也又丢掉小命的危险

    最后,他逃了,托着受伤的身躯,从西方魔教的总舵中逃了出来,一路上逃到此地

    “也不知道那玉罗刹死没有,不过就算没死,也是元气大伤,不静养两三年的时间,绝无法恢复巅峰”

    李君逢喃喃道

    玉罗刹在最后一刻似乎躲过了心脏、咽喉等最重要位置,而透骨针上的剧毒,也不知那西方魔教是否会有克制的方法

    不过光是那透骨针专破内家真气,且霸道无比的毁灭特性,也足以折腾他好久

    “希望你这老小子不要死吧,不然我以后找谁去报仇!”

    自出道以来,这大概是最狼狈、最危险的一次吧若是不报复回去,那实在对不起李君逢睚眦必报的性格

    “九天十地,诸神之王谕令俱下,神鬼入狱”门外,忽然间传来一阵奇异的呼喊声

    随后“呲呲呲”的声音响个不停

    三支神箭,三柄飞刀,三枚金梭,同时朝着窗内飞入,往李君逢的身子打来,来时又快又急,就像是阎王的请帖一般,是催人性命来的

    “他娘的,又来了,还让不让人安生了”

    李君逢罕见的骂了一句,他的轻功天下莫及,早就逃离了西方魔教的总舵

    可在其他分舵早已收到消息,只要一发现李君逢的身影,就进行追杀,永不止息

    也不知这些家伙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够经常发现他的踪迹

    李君逢猛然坐起身子,一把拽着杯子,凌空一卷,那来时快如闪电的暗器便掉头而飞

    随后,就是九道惨叫声传来,紧接着就是有人从高处掉下的声音

    在他面前玩这些把戏,纯粹就是找死

    忽然又听得“嘭”、“嘭”两声,两个手持钢刀的人就已经破门而入

    这两人皆是黑衣劲装,神情凶猛,动作剽悍,是少有的外家高手

    他们刚进入房间中,两个茶杯便已经掷了过来这两个小小的杯子,划破长空,携裹着千钧巨力,狠狠的砸在了他们两人的胸口中

    他们才刚刚冲进来,就又飞了出去冲进来的很快,飞出去的更快

    就在这时,门外又有个人冲了进来,手头高举这一把长刀,凌空劈下这一刀又快又狠,还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可怕力量

    “伤了诸神之王,你不得好死,当下九幽地狱,当剥皮抽……”

    这人的话还没有说完,李君逢就已经一掌拍了出去,掌力倾泻,于是这人也飞了出去

    很快,这房间里又有许多人提着刀剑冲来

    不过他们来去匆匆,每一个来的时候都是气势汹汹,去的时候则是奄奄一息

    整个客栈更是鸡飞狗跳,其余的旅客已经被吓的心惊担颤

    不多时,李君逢的房间又安静了下来,他自己确实猛地咳嗽起来,咳出了鲜血

    这些人武功倒是不足为虑,只是李君逢身上有伤,一旦动手,便是伤上加伤

    “还是要先走一步,否则一旦被那三个老家伙追杀,也麻烦得很”

    李君逢也很快消失在了客栈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