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公孙
    凉夜清辉,缺月半挂。

    李君逢随手将一人的脖子扭断,扔在地上。而在地上已经有着十来具尸体了,都是被他击碎心脉,或者扭断脖子,丢掉的性命。

    他咳嗽了两声,先前动手再次引发了体内的内伤。

    不过好在这些人武功都不高,很快就解决了。

    “这群魔教崽子,来到中原竟也是如此放肆。”这是进入中原后,第二十三波暗杀他的人。

    无须说,这些全都是西方魔教的教徒。

    “看来,必须得掌控一个庞大势力,帮我稍微阻挡一番这群家伙了。”李君逢口中喃喃道。

    虽然大智、大通说体内的神魔劲无法化解,但李君逢每日与神魔劲抗衡,对其已经非常熟悉,有了一个大致的解决方法。

    不过,再次之前,还需要找到一个庞大的势力,帮助自己应付接踵而来的魔教高手。

    否则他一旦在闭关之时被人找上,轻则走火入魔,重则有殒命之危。

    如此想着,李君逢便展开高超的身法,消失在暮色之中。

    ……

    夜色已经很深,四下已几乎不见行人。只是偶尔在大街上还会遇到几个醉酒的汉子,互相搀扶着,四下乱窜。

    李君逢的身形缓了下来,他的肚子有些饿了,准备在外面看看还有没有摆摊的馆子。

    而他才刚走过一个拐角,就迎面就遇上了一人。

    那是一个白发苍苍,满面风霜的老太婆,边走边咳嗽。

    她穿着布满补丁的青色衣服,背上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就好像将她的腰从中间压断了一般。

    “糖炒栗子,热腾腾的糖炒栗子。”

    她手里还提着一个竹篮,用很厚的棉布盖着,一边走,一边叫卖着:“糖炒栗子,刚出炉的糖炒栗子。”

    如此深夜,已是垂暮之年的老人还用她那近乎沙哑的声音一声声的叫卖着“糖炒栗子”,这实在是一幅很凄凉的景象。

    李君逢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人,恰好肚子又有点饿,便上前说道:“老婆婆,这一篮子的糖炒栗子都卖给我吧。”

    他没有问价格,直接递了十两银子。

    那老人结果银子,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谢谢大爷,你真是好心,祝你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李君逢接过篮子,将棉布掀开,里面立刻散发出一股香气。他拿了个卖相好的糖炒栗子,剥开了壳,就往嘴里扔去。

    那老人见看到李君逢将糖炒栗子吃下,笑容更甚,笑得满脸都是皱纹。

    李君逢也笑了,说道:“老人家,我这里还有一桩生意你做不做?这一桩生意值五十两银子,你要是做了,五十两就是你的了。”

    那老婆婆眼睛瞪大,惊讶道:“五十两?!”

    李君逢点了点头,笑道:“对,五十两。”

    那老婆婆道:“不知是什么生意?老婆婆就会糖炒栗子。”

    李君逢道:“你只要把你的红鞋子给我就可以了。”

    那老婆婆吃了一惊,忍不住往后退了退,说道:“你要我一个老婆婆的红鞋子干嘛?”

    这小伙子,年纪轻轻,相貌又并不难看,出手还大方,怎么就有了这种怪癖。

    李君逢只是淡淡笑道:“公孙大娘的红鞋子组织,赚钱本事可是天下无双,我若是拿在了手中,可价值不少。”

    “还有,下次在糖炒栗子中放毒的时候,记得多家一些糖,中和一下毒性,不然就没那么甜了。”

    那老婆婆讷讷道:“什么公孙大娘?什么放毒?”

    李君逢又摇了摇头,说道:“干你们这一行的,可真没有职业道德。江湖上明明说是只有月圆之夜才出来害人,今天还不是初一十五,怎么就这么放肆了。”

    话语说罢,李君逢五指轮转,而原本安静躺在篮子中的糖炒栗子,顿时颗颗飞射而出,化作一道道乌光,笼罩这老太婆的全身上下。

    李君逢这一手“满天星”,去势又快又急,更是将那老太婆全身上下都给笼罩。

    莫说这是一个垂垂暮年的老妇人,就算是江湖中的一流好手,也要被打成几十个血洞出来。

    可偏偏,这个老太婆就躲过去了。

    她的身子忽然飘了起来,不见先前的半分岣嵝之态,简直宛若一只仙鹤,又快又轻灵。就李君逢所认识的女子中,就连师姐上官海棠也比不上她。

    “好小子,不愧是西方魔教也对付的人,果然有两把刷子。”老太婆,亦或者说是公孙兰,终于露出动容之色。

    这小子非但吃了有毒的糖炒栗子没有半点事,就连这一手暗器功夫也是天下少有。如若有唐门老一辈在此,见了这一手“满天星”定然是要羞愧的无地自容。

    “今日纵非月圆,老太婆想杀人的时候,也可以杀人。”

    忽然间,这公孙兰双臂一展,两道寒光便已经从衣袖之中飞了出来。

    “婆婆我最喜欢乖孩子,太调皮了可不好。乖乖站着别动,婆婆不会伤害你的。”

    好快的剑,好快的出手。

    犹如两道电光一般,眨眼之间这两柄短剑就已经跨越三丈距离,朝着李君逢的喉咙刺来。

    三丈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但在这世间,绝没有人能够使用长达两三丈的剑。

    在公孙大娘的衣袖中射出两天鲜艳的缎带,绑在剑柄上,如臂使指,三五丈的范围她都能随意的攻击到。

    “昔有佳人公孙氏,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耀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骚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昔年杜甫曾称赞公孙大娘的剑法,而今,这位公孙兰的剑法亦是不差。

    如今,李君逢也体验到了杜甫的感受。

    这一把剑非但快,还璀璨绚烂,绚烂的就连天上的星光也黯然失色。

    而这剑法中,所携带的凌厉之势,更是难以难以想象。

    剑光如惊鸿掣电,树叶被剑气所催,簌簌的掉落了下来,转眼间又被剑光绞得粉碎。

    这两把短剑就已飞到李君逢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