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朱停
    公孙大娘,本名公孙兰

    传闻中,她是唐朝公孙大娘的后人而公孙舞剑,本就是剑法中最为惊艳的一部分

    而这舞剑,不但好看,还能杀人

    这是极为可怕的剑法,正科江湖能够接的下这一招的人并不多

    所幸,李君逢正是其中一个

    呛啷!

    面对这宛如清光惊鸿般的一剑,李君逢非但没退,反而向前一步,拇指扣着圆环,手中的雪梅伞拔剑而起

    李君逢体内有伤,他禁不起纠缠对付一般的喽啰也就罢了,而若是对付公孙大娘这样的顶尖高手,须得全力以赴,快速解决

    轰隆一声,只见李君逢一剑击出,如闪电般的一击

    这一击却远比闪电更灵活,更可怕就连空气都在轰隆作响,好似上苍降下雷霆霹雳一般,实在教人胆寒

    那剑光在清冷的夜色中,更是犹如雷龙般夭矫飞舞,宛如神迹

    哗啦!

    李君逢另一剑相继击出,剑气宛如潮水波浪,绵绵起伏,永无止息而飞舞的剑光,更是犹如九天之上垂泄的星河,难以阻挡,惊艳不可方物

    更可怕的是,这两剑虽是一前一后催发,但剑势密布虚空,隐隐间竟然是融合补充,天衣无缝

    这这两道密密麻麻的剑气结合,竟然组成了一道剑气洪流,足以将眼前一切摧毁

    轰的一声巨响

    两种不同的剑气碰撞起来,而公孙兰的剑气却宛如冰山积雪遭遇烈日灼阳一般,瞬间便层层溶解,快的不可思议

    紧接着,这一股可怕的剑意便已经朝着公孙兰轰击了过来

    公孙兰不可置信,她这一身剑法在江湖中已是登峰造极就算是先祖复生,亦或者与江湖中最为出名的两个剑客相比,也未必能够胜得了她多少

    可现在却是被人一个照面就破解了引以为傲的剑法,实在是叫她一时间难以接受

    她又怎会知道,李君逢武功本就不弱,最近这一段时间更是在征战杀伐中度过,从未停歇,不断以实战催发自身武学进步

    在与玉罗刹决战时,生死之间的大恐怖更是让他更是灵光乍现,往日覆盖在心神上的云雾被迅速剥开,拨云见日

    他在精神层面上来说,已快要突破久有樊笼,达到一个新境界了

    只可惜,现在身体受了伤,神魔劲潜伏体内,让他无法更进一步

    但饶是如此,他如今的攻伐手段,也是更加凌厉只要武功稍逊与他,就会被他以闪电般的攻势击败

    公孙大娘身形回旋,宛如壁画中的飞天仙子,长裙翻飞,凌空一掠,就要逃走

    既然打不过,那就跑路,也并未损失什么

    原来,公孙兰前些日子得到消息,知晓西方魔教大举派遣高手进入中原腹地,追杀一人

    她对于这人也很感兴趣,想要看看惹得魔教大动干戈的到底是何许人物,于是就有了今天这件事

    却不料这人武功竟然如此强大,非但没有将他擒下,反而弄得自己狼狈不堪

    所幸,她的轻功还很高

    在江湖中以轻功著称的高手有不少,陆小凤、司空摘星、西门吹雪……这些名动天下的人物个个都有一身不弱的轻功

    但公孙大娘的轻功,却绝不逊于他们,她有信心在任何人手中逃脱

    “哼!”李君逢目光一凝,冷哼一声,拖着受伤的身子施展如此剑法,那有让人再跑掉的道理

    他手臂一震,剑气疯狂的涌动,宛如一头恶蛟朝着公孙兰扑去

    公孙兰被剑气轰中,猛地吐出一口鲜血,险些从空中跌落下来,却还是强行提着一口真气,想要逃走

    李君逢这一击并未用出全力,这女人手里掌控着红鞋子组织,对于自己尚且还有些用处,不能死

    “跑得脱,马脑壳”

    李君逢收剑回鞘,随后足尖一点,身入飞仙,几个起落间便已经出现在公孙兰身后

    那公孙兰猛地回身,张口一吐,一蓬寒光竟让朝着李君逢射了过来

    这女人,果然危险得很

    李君逢衣袂飘动,往空中一弹,这一蓬寒光便已经被弹飞而另一之手向前推出,印在了公孙兰的后背上

    瞬间,公孙兰就宛如一个破布娃娃般被砸飞,飞出丈的距离,又才跌落在地

    “你……你……”此时公孙兰气倒在地上,气息萎靡,强撑着身子,怒等着李君逢

    李君逢也飞了下来,皱着眉头,忽的往公孙兰脸上一抹

    原来,那公孙兰脸上戴的人皮面具在打斗中破损了不少,看着实在让略有强迫症的李君逢受不了,于是便抹除面具,换回她本来的面容

    这女人相貌不差,极为美丽,给人一种华丽高贵之感只可惜,这时候受了伤倒是没有了原来的神采风度

    “你……你……要干什么?”公孙兰虚弱的道

    李君逢扫视了她一眼,便道:“你放心,现在神兽横跨诸天,我连我师姐脖子以下都不敢看,不会对你怎样的”

    现在耽搁一番,再加上先前的打斗,极有可能将西方魔教的人引来,李君逢抓起公孙兰的衣领,便施展轻功,再次消失不见

    ……

    妙手老板朱停,这是一个很神奇的人

    他看起来很有福气的样子,而他本人也很有福气虽然长相不敢恭维,但却有一个非常美的老婆

    他这一生中,从未做过一件正经事,却总是住最舒服的房子,穿最讲究的衣服,喝最好的酒

    究其原因,那就是因为他又一双非常灵巧的手,能够做出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只要能想得到的东西,他就做得出

    有一次他跟别人打赌,说能够做出会走路的木头人结果他赢了五十桌上号的燕翅席,外加五十坛成年好久

    于是,他又胖了五斤像他这样过生活的人,就算是想不胖也不行

    因为他这一双巧手,让他总是会遇到许多奇奇怪怪的人

    今天这一位也很乖,竟然让他修一把伞

    他原本想要拒绝,然后就看到了那一把让他目眩神迷的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