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陆小凤
    这是一把雪白色的伞,伞面上绣着二十四朵血梅花,其以玄铁为骨,金蝉丝作面,竭尽心思巧力铸就而成

    在中棒里还是伞中藏剑,巧夺天工

    只是看着血梅花一眼,便让朱停感到这乃是艺术与杀戮的完美结合

    以他半生见识,纵观天下神兵利器,也绝无一柄能够超过这一把伞的

    这位伞的主人要求只有两样,第一将这把伞维修一番,这把伞已经不知道经过多少次激战,纵然是以玄铁为骨,金蚕丝做面,也少不了有些损伤

    另一个要求,就是在伞面的二十四多梅花中,各自藏一百二十八根透骨钉

    这把伞非但是伞中藏剑,还是伞中藏针当知道这个设计后,那朱停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设计这把伞的家伙,非但是个无与伦比的天才人物,还阴险得很啊不管是藏剑还是藏针,都是出人意料

    特别是那每一朵梅花中的一百二十八根透骨钉,这拢共二十四朵梅花,加起来就是三千零七十二个根透骨针,每一根淬有剧毒,专破内家罡气

    若是距离稍微近一些,那整个江湖或许没有人能够躲得过这一击

    这人出手也很大方,足足四千两银子,够朱停潇洒很长一段时间了

    不过,这一把伞似乎有些眼熟,和传说中的血梅花颇为相似

    那血梅花在八十年前惊鸿一现,朱停曾看过相关的描述,抛出伞面藏针这一特点外,其余的几乎一模一样

    不过,朱停还是有职业道德的,并没有询问太多

    顾客给钱,自己办事

    拿钱办事,管好自己的嘴,不要问,也不要泄密,这是朱停的处事之道

    这一次来到朱停这里的一共两人除了这把伞的主人外,还有一个小丫鬟

    虽说是丫鬟,却丝毫没有丫鬟应该有的样子其灿然如朝霞,高贵如皇后,绰约如仙女

    像这样高贵艳丽的女人,却是一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丫鬟,委实难以想象

    不过,这些都和自己无关

    他一共要花三天的时间修理这把剑,于是这位客人也会在东边的客房住上三天

    对了,这位客人还是出乎意料的俊俏,白衣如雪,清若谪仙,只是脸色有些苍白,似乎受了内伤

    幸亏这位客人每日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东边的客房中,否则自己还要担心老板娘会不会跟这位客人跑了

    ……

    此时,李君逢正在客房中盘膝而坐,调转体内真气对抗神魔劲

    这神魔劲的确是难缠得很,而李君逢也不敢完全沉浸在与神魔劲的对抗中,若这时候西方魔教偷袭,就得不偿失了

    他睁开眼睛,长吐一口气,已暂时压制住神魔劲了,这几天的时间倒是不用担心

    李君逢又看了看一旁的公孙兰,公孙兰这时候就安静的站在一旁,如同一朵盛放的牡丹只是一双眸子并无多少神采,如同提线傀儡

    “看来,还要进一步释放她的神智,否则这样怕很难掌控红鞋子”

    李君逢皱着眉头,暗自思考着

    公孙兰被他用摄魂术控制了,这女人反抗的厉害,李君逢当时没没有多余时间一点点侵蚀她的心神,种下烙印直接便将其心智封锁,化作提线傀儡

    这过程简单粗暴,一不小心就可能摧毁其神智,变成真正的白痴

    不过对李君逢而言,却并不太在意

    这女人平日里也并非心慈手软之辈,杀人无算,被誉为女魔头即使是千刀万剐,也罪有应得

    “呵”李君逢摇了摇头,他也绝算不上什么好人,没道理站在道德的至高处评价别人

    偶尔行侠仗义,也不过率性而为,一切由心

    在江湖中,收他牵连而死的人,也不知会有多少

    他之所以能够审判,甚至支配公孙兰,无外乎是比公孙兰更加高超的武力罢了

    绝对的武力,便能主宰一切

    又过了半个时辰,已经到了正午时间,李君逢走出房间,准备去旁边的青云居吃午饭

    在这方面,他并不会亏待自己

    他刚走到大厅,便也看见了一个人迎面而来,一个四条眉毛的人

    陆小凤!

    只是一眼,李君逢便确定了眼前这人的身份

    世上或许有千万种人,而陆小凤便是那种看了一眼,就很难忘记的人

    他的眉毛很浓,睫毛很长,嘴上留着两撇小胡子,修剪的整整齐齐,和他的眉毛一模一样

    他或许并不是完美的,但加起来却给人很好看很英俊的感觉

    陆小凤的手里拿着一坛酒,还拿着一个酒杯,一边走,一边喝酒

    他也看到了李君逢,也看到了李君逢身后的公孙兰,微微露出惊讶之色,毕竟这两人相貌都是最上乘的

    李君逢面带微笑,走了过去,竟从陆小凤的手里拿过酒坛,仰着头咕噜咕噜的灌了小半壶

    身上的外伤早就好了,这样的小酌对他并无大碍,他一抹嘴唇,回味道:“果然好酒”

    陆小凤喝得酒,自然是天下少有的美酒

    陆小凤奇道:“可这是我的酒”

    李君逢哈哈笑道:“江湖中人,本就该不拘小节,一壶酒算不得什么,无须在意,无须在意”

    陆小凤眼中放着光,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李君逢,嘴角掀起笑意道:“看样子你这人不管是脸皮,还是酒量,都不算差”

    李君逢笑道:“这你可看错了,我脸皮薄得很,和女孩子一说话就要脸红”

    陆小凤瞥了瞥一旁的公孙兰:“看样子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阁下这样“脸皮薄”的”

    李君逢却摇了摇头,摸了摸自己的脸道:“脸皮薄不薄倒是没什么,长得好看才是关键比如我,长得就很好看”

    陆小凤一愣,随即抱了抱拳头道:“听君一席话,胜我十年书难怪我如此受女孩子欢迎,原来是这个原因”

    坐在一旁的朱停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又摸了摸自己胖胖的脸蛋,最后旋即一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