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无双一剑
    李君逢走入了客栈之中,打量着这三位在数十年前享誉江湖的剑客。

    同样,岁寒三友也在打量着李君逢,特别是当他们看到李君逢手中的那一枚梅花扳指时,眸子中露出了刀一样锋利的光芒。

    四人对视半响,枯竹说道:“你是何人?”

    李君逢笑道:“落花时节又逢君,吾名李君逢。”

    孤松双眸一凝道:“血梅剑李君逢?”

    李君逢点了点头。

    枯竹道:“既然你是血梅剑,那你也是玉尊者?”

    李君逢点了点头。

    寒梅道:“便是你重伤的教主?”

    李君逢又点了点头,他对于将死之人总是很大度。

    孤松又道:“既然如此,你是来杀我们的!?”

    李君逢这次却没有点头,而是伸出两根手指。

    “给你们两条路选择,第一,当我的走狗,任我调遣。第二,那就是下地狱去陪你们的舵主、长老。”

    对于下属这种事,李君逢已经不太在意了,也懒得使用摄魂术了,太麻烦了。

    若不臣服,那便去死好了。

    岁寒三友先是一楞,接着便笑了起来,大笑、狂笑,笑得肚子都疼了,过了好半响,他们才停下来。

    枯竹笑道:“听到没有,这人要我们给他当狗。”

    孤松冷笑道:“当初玉罗刹请我们三人担任护法一职,也是恭敬的很,今天倒是来个不怕死的,敢对我们如此说话。”

    寒梅冷测测的道:“不怕死不要紧,让我等当狗也不要紧,待我把他丹田打碎,手脚筋挑断,他就连狗都不如了。”

    枯竹道:“狗是在地上跑,手脚筋挑断了,那就只能在地上爬,当毛毛虫了。比起毛毛虫,狗似乎要好很多”

    三人冷笑着,目光犹如刀般看着李君逢。

    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放肆之人,今日若是不施展一些狠辣手段,那岁寒三友的名声也就再无人尊重了。

    李君逢摇了摇头道:“如此看来,你们已经做好了选择。也罢,送你们下去,和长老、舵主团圆。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枯竹摇头道:“如今的年轻人,口气倒也真是大的吓人。”

    孤松冷冷道:“八十年前的李君逢是天下第一剑客,那今日的李君逢还是剑客吗?”

    李君逢不答,只是浑身上下散发出森寒的剑气。

    他只是站在那儿,整个人就已经比剑更加锋锐。

    绝世无双的剑手,纵然掌中无剑,纵然剑未出鞘。只要人在,就会有剑气迫人眉睫。

    岁寒三友瞳孔收缩,他们笑不出来了。

    枯竹面容一正,说道:“好好好,八十年前的李君逢一剑无双。如今的李君逢,亦是一柄无双之剑。”

    他们自然不会认为八十年前的李君逢,和眼前的李君逢会是同一一个人。

    或许这两人是父子,或许是师徒。

    但无论如何,眼前这个李君逢亦不可小觑。

    孤松道:“你的剑在哪?拔出你的剑!”

    李君逢只是淡淡的睥睨了三人一眼:“当你出剑时,自然能够看见我的剑。”

    总不能说“血梅花还在修理,对付你们三个糟老头子,根本就没想过用剑。”,那样实在太打击人了,太张狂了。

    枯竹双眸一凝道:“既是如此,那就让老夫来领教阁下的无双神剑。”

    “呛啷”一声,剑已出鞘。

    枯竹的剑,剑光破空,一飞十丈。

    这一剑的气势虽不及剑惊风的“风神三式”,可是孤峭奇拔,正如寒山绝顶上的一根万年枯竹。

    李君逢没有动,也没有拔剑。

    他手中根本无剑,他又如何拔剑?

    难道他还是想要挥动拳头?以汹涌的拳劲来破解这一剑。

    忽然间,李君逢动了。

    他施展高妙的轻功,化作了一道白色的闪电,快的不可思议。

    忽然间,又是“呛啷”的一声龙吟,剑光乱舞,两道人影乍合便分。

    酒楼中,杀意更浓了,浓稠的就像是地上的鲜血。

    这酒楼也是西方魔教的产业,岁寒三友要在此处谈事,已经让其他人出去了,否则又会闹出一番动静。

    李君逢、枯竹面对面的站着,枯竹的剑尖上正滴着血。

    剑,是他自己的剑。

    血,是他自己的血。

    剑已经不再枯竹的手中,这把宛如竹般的瘦剑,至枯竹的前胸穿入,后背穿出。

    他吃惊的看着李君逢,似乎还不曾相信这是真的。

    他的这一把瘦竹剑不知穿过多少人胸膛,可自己今日也被瘦竹剑穿胸

    李君逢道:“你已出剑,你也都看到了我的剑。”

    是的,他们都已经出剑。

    在枯竹出剑的下一瞬间,李君逢身形暴动,以不可思议的手法夺走了枯竹的剑。

    瘦竹剑,成了李君逢掌中之剑,任由挥使。

    然后,他也出剑了。

    快如闪电的一剑。

    一剑穿胸!

    枯竹想要开口,却猛然咳嗽起来,身形踉跄。

    他忽的狂吼,再拔剑。剑锋从他的胸膛拔出来,鲜血也像是箭一般飞激而出。

    李君逢还是没有动。

    鲜血飞溅道他面前,就如雨点般落下。剑锋到了他面前,也已垂落。

    当。

    瘦竹剑掉在了地上,枯竹也倒在了地上。

    孤松、寒梅脸上的冷漠傲慢、不可一世的表情已经消失,出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郑重之情。

    他们的手心满是汗水,他们原本以为,枯竹就算不敌李君逢,在三十招内也绝不会显露败相,五十招内绝不会失败下阵来。

    而一旦枯松遇到了危险,那么他们再一同出手,确保万无一失。

    可是……

    一剑,只有一剑。

    在这一刻,他们忽然想到了玉罗刹。

    当年,他们隐居在山天龙洞中,玉罗刹找上了他们,让他们为魔教出力。

    他们三人是何等孤傲,纵然是冠绝关外的玉罗刹也不屑一顾。

    可接下来的交手,便让他们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一招,击败寒梅。

    一招,击败枯竹。

    两招,击败孤松。

    纵然是三人联手,也在其手上过不了二十招,

    那玉罗刹仿若是一尊从远古苏醒的魔神,站在了世界的巅峰和中心,有着无可匹敌的力量。

    如今,李君逢亦是给他们这般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