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双剑合璧,一拳轰击
    不过,若是让李君逢知道这两人的想法,也唯有摇头苦笑

    因为他明白,他与玉罗刹还有一段差距

    那玉罗刹几乎已经快跨入了宗师的门栏,诸般武学,信手拈来,武功高的不可思议一身神魔劲,更是诡秘异常,防不胜防

    若非血梅花在手,以当时的情况,想要逃走的确很难

    至于玉罗刹的死讯,李君逢早已知晓,对此嗤之以鼻

    玉罗刹虽然重伤,但其一身惊世骇俗的绝学武功,再加上魔教的诸般手段纵然最后免不了毒发身亡,但却也绝不会死的这般快

    诈死

    这是一种古老的计谋,它能够留存到现在,就因为它很有效

    玉罗刹身受重伤,内有魔教矛盾重重,外有黑虎堂虎视眈眈一着不慎,便有殒命之危

    他则索性,直接来个诈死

    如此一来,原本放在他身上的目光也会大幅度减少,让他有时间得以恢复

    另一边,原本对教主之位存有觊觎之心之徒,也会纷纷展露爪牙,显示出他们原本狰狞的面目

    不得不说,这是一步妙棋

    这样也好,他若是死了,那自己就少了一个绝佳的对手

    李君逢目光波澜不惊的望着寒梅和孤松,淡淡道:“你们一起出手吧,希望能有些看头”

    寒梅和孤松面色冰冷,都不曾拒绝,所谓的高手尊严,在生死面前都可以抛弃

    “好!”

    一道历喝声中,两道“呛啷”声先后响起,两把长剑陡然出鞘,已被两个剑法高手牢牢的握在了手心

    寒梅手持长剑,剑尖斜指地面,隐然就有一股摄人的气机萦绕,仿佛随时都能够爆发出骇人杀机

    孤松长剑横胸,剑尖朝天,整个人宛如悬崖峭壁上的万载孤松,昂首望天,万古长青

    在这一刻,两股不同的气机交融在一起,密不可分,予人浑然一体的感觉

    岁寒三友都是少有的剑法高手,江湖上能够做他们对手的,本来就不多

    至于让他们联手对付同一个人,至他们出道以来也不过寥寥数次距今最近的一次,便是在山天龙洞中,与玉罗刹交手

    数年时间过去了,孤松、寒梅两人的武功比起当初又精进了不少

    只是缺少了枯竹,只能双剑合并也不知威力比起数年之前,是强了还是弱了

    他们两人气机交感,刹那间就形成了天人交泰之势一旦发动攻势,便是地破天惊的一击

    李君逢双眸放出光芒,拊掌笑道

    “好,现在这阵势,总算是有些看头否则你们三人名声响亮,个个却是空心竹子,岂不让人失望得很”

    “放心,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一道长吟声中,孤松、寒梅两人同时出手

    双剑挪转,猛然绽放出两股不同的剑意,但却都是如此的璀璨如高山冰雪般寒冷,如林间飞鹤般孤绝

    两股剑意结合,无尽的杀机一瞬间便轰然爆发开来融入进用无休止的剑光中,整个酒楼中都似沾染了血色,让人心神惊骇

    无怪这岁寒三友能够成为誉满江湖的剑客,只此双剑交击,便已有这般恐怖威势,实在令人咂舌不已

    纵然是以李君逢的实力,亦是脸面肃然,不敢小觑

    呼!

    李君逢右肩的日轮飞速运转着,散发着灼灼热力整个酒楼温度骤然提升,就好似忽然就到了盛夏一般

    他的双手散发着莹莹色泽,完美至极,好似能工巧匠呕心沥血的杰作

    下一刻,李君逢握掌成拳,双臂挥动

    一道道狂飙卷起,恐怖的拳势摧山倒岳般朝着双剑轰击过去

    当!

    拳头与双剑交击,发出兵戈交击之声,震耳欲聋剑势与拳势四泄,又是“呼”的一声,四周的桌椅板凳尽皆被掀飞

    下一刻,孤松飞身而起,身临虚空,一剑倒刺漫天的杀机,无尽剑光,皆化作一缕从天而降的红芒

    而寒梅的身形却是猛然下沉,身子一伏,长剑宛如电般射出

    一上一下,又形成了一道必杀之势

    李君逢的身影却是一旋,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向后掠出,宛如被无形的丝线牵扯一般,神异至极,躲过了这双剑交击之势

    而两道剑光却并未消散,反而越发璀璨,再次向李君逢刺来

    李君逢双眸一凝,施展拳法,与两人激斗起来

    半柱香后,三人已激战街头

    李君逢并未使出压倒性手段,而这两人联手也的确有些棘手,一时间倒是平风秋色,谁也奈何不得谁

    长剑与拳头碰撞,掀起无数可怕的气流,绽放出道道宛如龙吟般的声音,直震的长街两旁店铺嗡嗡颤鸣,瓦片稻草纷纷掉落在地

    店铺、房屋中隐隐有骂声传来,但很快又戛然而止

    那凌厉骇人的剑气,汹涌澎湃的拳劲透过房屋裂缝,压的他们心惊胆战

    原本跟随岁寒三友所来的魔教弟子听到这动静纷纷赶了出来,脸色骇然,想要助孤松、寒梅一臂之力

    可他们才一靠近三人的战斗范围,便被泄出的剑气、拳劲轰杀,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还有人试图用弓箭袭杀,可李君逢手腕拨动,长袖轻拂,那弓矢的方向改变,朝着孤松、寒梅射去他们除了添乱,没有半点作用

    孤松、寒梅心头也是发苦,对方好似一座积蓄万年,即将爆发的火山一举一动中,都充满了可怕的力量

    而此人对于剑法的造诣,亦是远远超过他们

    两人纵然施展出绝妙的剑法,亦被其轻易堪破

    他们已经明白,即使是他们双人联手,最终也免不得输在李君逢的手中

    因此,他们早有退意

    可从李君逢的身上,却散发出一股奇异的吸力,不让两人离开

    而两人一旦全力逃遁,背后空门大放,又有可能被一拳轰杀,真是矛盾至极

    到了此时,他们又怎能不明白

    李君逢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施展雷霆一击,将他们击杀,便是利用两人磨合新的武学,更上一层楼

    他们的想法没错,李君逢的确是用他们在磨合“日神图”

    自“日神图”草创完后,李君逢便一直在与西方魔教的高手激战可若真正算得上对手的,也就只有这岁寒三友了

    既然如此,那就自然不能轻易击杀他们

    “该死!”

    孤松低声骂了一句,这种困兽之斗无论谁也不想体验但对于生命的渴望,却又让他不得不全力出手

    孤松、寒梅相顾凛然,露出决然之色

    只见两人手中的剑光倏地飞起,骤然如冷电精芒,穿空袭杀而来

    那漫天绽开的剑芒急速收拢,化作两点微末寒芒,一剑刺向李君逢的胸口,另一剑至刺其眉心

    他们已将全身修为化作这一剑,若不成功,那就全力逃走吧

    是死是活,全看天意

    “来得好”

    李君逢嘴角含笑,双眸散绽出神光,双手摇摇探出,轻描淡写的一夹

    这一夹不过是在电光石火之间,时机之奥妙,出手之迅捷,却令人叹为观止

    孤松、寒梅陡觉剑光一凝,那剑锋竟然就被李君逢夹在了双指之间,锋芒尽失

    他们的两把剑,就好似刺入了一座大山之中,无论如何也拔不出来

    “既然如此,就该我出手了”

    李君逢灿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