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以死求生
    江湖中如今最出风头的人物,既不是有着四条眉毛的陆小凤,也不是万梅山庄的西门吹雪,更不是在平南王府做客的白云城主

    而是一个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人

    玉尊者

    这个在八十年前,就轰动武林的绝代人物,此次竟然再次站到了风口浪尖,引得热议纷纷

    至于原因,那便与西方魔教有很大的关系了

    数日前,西方魔教高手倾巢而出,追杀一个神秘人物

    其后,西方魔教还和青衣楼大战一场,双方各有死伤

    无论是青衣楼,还是魔教,对于寻常武林人士来说,都算得上是一尊庞然大物,不敢招惹

    不过,在江湖人士眼中青衣楼还是要稍逊与西方魔教

    毕竟西方魔教在关外的势力太强了,高手如云,如日中天

    然后就在这时,江湖人士忽然发现,魔教高手竟然死绝了

    是的,死绝了

    数百的魔教精锐弟子,十二神肖舵主,地水风火四大长老、岁寒三友三大护法,全军覆没,一个不留

    在两处现场,都留下了三朵梅花的印记

    “一绣梅花纵身飞,两绣梅花插翅逃,三绣梅花鬼神难”

    根据老一辈高手所言,这三朵梅花印记,便是代表了无痕门门主,也那位无敌一时的玉尊者

    除此外,还有人曾目睹,一个白衣人与岁寒三友中的孤松、寒梅战斗过

    白衣人相貌清秀,飘逸若仙可其一手拳法,却是霸道无边,威猛至极拳力宛如天灾,惶惶不可抵御

    白衣人激战两大护法,最终将两大护法杀死

    除此外,此人的手指上还戴着梅花扳指,也与传闻相符

    重重证据结合在一起,便有了如今江湖中沸沸扬扬的传言

    玉尊者,重现江湖

    如今这个玉尊者,自然不会再是八十年前的那位

    但无论如何,这位玉尊者也和八十年前那位脱不了关系

    而他截杀魔教高手,似乎也是为了报复无痕门灭门一案

    昔年,无痕门败走关外,却被玉罗刹的西方魔教击溃,几乎灭门,只剩下三猫两狗,不成气候

    如今这一幕,无疑是当初的报复

    也是因此,当这一消息传出,武林七大派掌门人,纷纷约束弟子,低调行事,不准招惹是非,也不准随意暴露身份

    无痕门与七大派亦是素有恩怨

    八十年前,无痕门横压江湖,威风不可一世而相对的,武林七大派自然就会受到无痕门的挤压

    特别是少林寺,还因为玉尊者闭关了山门一段时间

    而在六十年前,新任无痕门主吞天仙欲要统一江湖,结果被七大派联手重创,死伤无数,远逃关外,随后就被魔教灭门

    八十年的恩怨纠葛,又怎是那样容易说得清的

    而这位玉尊者手段狠辣,绝非心慈手软之辈,恐怕还会行报复之事

    ……

    黄昏,清风观

    清风观在青山上,青山已在斜阳外

    没有雾,淡淡的白云飘渺,看起来就像是雾一样

    一阵风吹过,苍松间的昏鸦掠起,西天一抹斜阳就更淡了

    李君逢已经在清风观外,他敲了敲们,便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门打开了,一个黄衣道童走了出来

    黄衣道童打了个稽首,说道:“不知施主有何贵干?”

    李君逢道:“敢问霍天青可否在贵观,我是他的朋友,有事找他”

    黄衣道童讷讷道:“霍施主正在和观主下棋,现在不方便接待外客”

    李君逢笑了笑,悄悄的递出出了一块银子

    那道童赶紧收了下去,咳咳了两声,道:“施主竟然和霍施主是朋友,那就里面先请,不过最好不要打扰他们”

    两人穿过了走廊,来到了后院,便可以看到有两人正坐在院子中下棋

    一个是穿着宽袍大袖,两鬓斑白的道人另一个则是青衣男子

    青衣男子看起来三十岁左右,面容英俊,神态沉稳衣饰虽不华丽,但无不得体,举手投足之间,尽显风流

    只是一双温润的眸子,偶尔会闪动着刀一样的锋芒

    霍天青!

    天禽派唯一继承人

    同样,也是如今珠光宝气阁的主人

    霍休和宽袍道人正在下棋,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棋盘,对于李君逢这个不速之客看也不看一眼

    那道童左右看了看,便给李君逢说了一声“告退”,就直接离开

    李君逢走到棋局面前,看着两人下棋,不言不语

    观棋不语真君子,李君逢自认为是真君子,自然不会开口说话

    不过他撇了撇嘴,有些不屑:两个臭棋篓子

    其实这两人下去的水准都不差,只可惜李君逢从小到大被无痕公子“虐”习惯了,眼界太高,一下就将两人归到了臭棋篓子中

    两人下棋,一人观棋

    时间就这样悄悄的过去了,半个时辰后,天色渐暗,小道童又过来点了两盏灯

    又过了半个时辰,宽袍道人将棋子放下,脸上带着笑容道:“霍道友,今日便且停住吧,我们明日再来”

    宽袍道人心情很好,他走了一招妙棋,将霍天青棋子的所有后路封死若霍天青想不出妙着,那么他便必败无疑

    那道人又同李君逢打了个稽首道:“施主是来找霍道友的吧?”

    李君逢含笑点了点头

    那道人便笑道:“既然如此,那贫道就告辞了若两位需要,小观可以准备斋菜卧房”

    李君逢道:“那就多谢了”

    道人走了,就剩下李君逢和霍天青

    霍天青眉头微皱,在思考着如何破局

    李君逢不再看棋,而是闭目养神,也不打扰

    又过了半个时辰,那霍天青才颓然一叹,手中拿起的棋子又放了下去

    李君逢却是忽然睁开眼睛,指着棋盘一处道:“以死求生”

    霍天青原本已经舒展下去的眉头,忽然又皱了起来他死死的盯着棋局,过了半响,才将手中的棋子放在了李君逢手指的位置上

    “以死求生,以死求生,原来如此”

    他呢喃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