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大金鹏王朝案结束(一)
    这是一座宽大的府邸,府邸的面积极大,气象恢宏,宅第连云

    在大门前,还站着两个豹头环眼的侍卫,肌肉高垒,目光如电

    陆小凤正在不远处,看着这一扇大门

    这一扇门陆小凤并不陌生,他曾进入过大门之中,参与了一场盛宴

    也是在那一场宴会中,陆小凤一行人阴差阳错的杀了珠光宝气阁的主人,也让他意识道“大金鹏王朝”一案,没那么简单

    陆小凤站在大门前,却没有上前送上拜帖,而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与陆小凤同行的还有花满楼,花满楼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这也是一位这世间少有的妙人

    花满楼道:“你做事很少瞻前顾后,更很少会这样沉默,看来你的确有些担心”

    陆小凤冷冷道:“我会担心?”

    花满楼笑道:“你的确担心,你担心待会进入待会不但会见到你那位新朋友,还会见到霍休,还会知道许多并不想知道的事情”

    陆小凤沉默了

    三日前,西门吹雪给了他一份短笺,短笺中只有一句“请你在阎家水阁喝酒”,

    随后,西门吹雪要告诉了他在珠光宝气阁发生的一切

    陆小凤根据这一路的调查,其实已经了解到许多东西

    这些事情所有的矛头,几乎都指向了青衣楼的主人,也指向了霍休

    因为这一切的背后,只有他才有能力操控一切,才会从中获利

    可陆小凤是矛盾的,霍休是他的朋友,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霍休会是幕后主使

    而这一封短笺的出现,又让这件变得更加诡秘起来

    李君逢也参与进来了,难道他才是主谋

    亦或者,这件事本是两人合谋的!

    最终,陆小凤目光微凝,深吸一口气,和和花满楼送上了拜帖,在一个婢女的引导下,来到了水阁之中

    水阁四面荷塘一碧如洗,九曲桥栏却是鲜红色的

    珍珠络的纱窗高高支起,风中带着荷花的清香

    已经是四月了

    一个白衣人正在围栏边上,洒着鱼食,逗弄着鱼儿

    “陆小鸡,你果然来了还有花公子,久仰久仰”李君逢似有所感,回过头来,将鱼食放下,抱了抱拳,脸上露出了笑容

    笑容很真诚,无论谁见到这样的笑容,都会对李君逢生出好感

    陆小凤笑了笑道:“在朱停那里,你就说要请我喝酒,至那时起我就一直等着我知道你一向大方,绝不会亏待朋友的”

    花满楼亦是满含笑容,对李君逢抱了抱拳,笑道:“前些日子还挺陆小凤念叨阁下,只恨在下身带残疾,不能一睹阁下风采,实在遗憾”

    李君逢道:“你们两都是很好的客人,你们若是来了,我自不会吝啬”

    他邀请两人上席,又拍了拍手,便不断的有侍女出现,手里托着盘子,盘子上盛着美酒或者食物

    宴席已经摆好了,这是一场盛宴,酒菜丰富而精致,就算是大内皇宫皇帝宴请群臣也莫过如此

    李君逢取了一杯酒,举杯道:“多谢两位今日到访,先干为敬”说罢,便一饮而尽

    陆小凤举杯,将杯中酒饮尽,脸上浮现出微笑,称赞道:“的确是好酒”

    花满楼满含微笑的将酒饮尽,他绝不会让自己失礼,亦不会让别人难堪

    李君逢拿起酒坛,一边斟酒,一边说道:“陆小鸡我知道你心中有疑惑,若带着疑惑喝酒,就连喝酒也不是滋味,有什么问题便直接问吧”

    陆小凤道:“的确是有很多疑问”

    李君逢道微笑道:“说吧”

    陆小凤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说道:“我记得,这里好像是阎家的产业”

    李君逢先是点了点头,接着又摇头道

    “这句话并不准确,应该说这里在五天前是阎家的产业,至于现在,就是我的产业”

    陆小凤道:“霍天青何在?”

    李君逢道:“应该是出关外了,离开前将这产业赠给我了”

    陆小凤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脸色有些阴沉,他又道:“那李兄可是青衣楼的楼主?”

    李君逢摇头道:“不是”

    陆小凤眉头微皱道:“那霍休才是青衣楼的楼主?”

    李君逢道:“准备的说,霍休以前是青衣楼的楼主至于现在,已经再也没有青衣楼主,因为我已经将青衣楼该组成了无痕门”

    陆小凤皱眉道:“八十年前的无痕门?”

    李君逢点头道:“对,就是八十年前的无痕门”

    ……

    气氛忽然就沉默下来,两人皆是喝着闷酒

    半响后,陆小凤终于吐出了一句话:“所以,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是你策划的?”

    李君逢却是摇了摇头道:“不不不,所有的一切,都是霍休策划的只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这个黄雀,代替霍休,接收了他所有的成果罢了”

    “我知道陆小鸡你的确很聪明,至多半个月的时间,就能够调查清楚一切既然如此,我也懒得隐隐藏藏,今日索性把话摊开了说”

    陆小凤道:“那霍休何在?”

    李君逢道:“已经死了”

    陆小凤双眸一凝:“你杀的?”

    李君逢道:“对,我杀的”

    像霍休已是顶尖高手,想要用摄魂术控制,便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与时间而且,时不时的还可能会引起反抗,摆脱控制

    李君逢没有那么多时间,因此在利用霍休接管青衣楼后,便直接将霍休杀了

    至于另一位公孙兰,李君逢也懒得控制,但却并未将其杀死

    之所以如此,一方面因为公孙兰的红鞋子组织还未拿到手中

    除此外,关于小老头吴明的事情,公孙兰无论如何也不肯透露,就算使用了摄魂术也是如此,

    若是如此除掉她,或许还会有些麻烦

    陆小凤沉了下脸,说道:“这一切当真是霍休设计的?”

    李君逢笑道:“当真”

    陆小凤豁然起身道:“所以,一切罪孽都是霍休所为,你便安安稳稳的坐在背后,收获一切”

    李君逢笑道:“哦,那你还要我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