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大金鹏王朝案结束(二)
    水阁四壁都悬着明珠,灯光映着珠光,柔和的光线,令人觉得说不出的舒服。

    花满楼却不太舒服,因为这一场宴席的另外两个人针锋相对,散发着刀一样锋芒的的气息,好像随时都要打起来一样。

    而李君逢绝不简单,纵然是他愿意出手相助陆小凤,那最后也很有可能是两败俱伤的下场。

    陆小凤冷声道:“你取走了霍休的滔天财富,取走了青衣楼,取走了珠光宝气阁,得到了这么多东西,不觉得也应该付出一些什么吗?。”

    李君逢淡淡道:“哦,我可是付出了很多汗水的。而且,陆小凤你是在调查幕后黑手,我也是在调查幕后黑手,只不过我调查了以后,顺便把幕后黑手解决掉,拿走关于我自己的酬劳,这有问题吗?”

    陆小凤道:“霍休已死,无论有证明罪行,你都可以往他身上推,你要我如何相信?。”

    陆小凤心中自然有气,一来是自己花费了百般功夫,待到要水落石出之时,结果幕后黑手被人给干掉了。

    这种积攒全部力气,最终又打中棉花的感觉,的确不太好。

    除此外,就像陆小凤所说,霍休已死,一切都是死无对证,更加难以探查。

    而霍休还是陆小凤的朋友,相交十来年,远非李君逢这个第一次见面就给他三枚铜板的朋友重要。

    还有,李君逢直接将青衣楼、珠光宝气阁接手,也与陆小凤的理念不太符合。

    也更让陆小凤觉得,李君逢是真正的幕后主使。就连霍休,也不过是他的一枚棋子。

    李君逢淡淡道:“信与不信,就全在于你。”

    他悠然的喝着酒,无论陆小凤是何想法,都无所谓。

    李君逢将陆小凤请来,一是为了当初的那一句请他喝酒的诺言,二则是将所有问题摆到明面上来。

    以后陆小凤迟早会查明白,与其以后纠缠不清,索性现在有时间,将一切说清。

    陆小凤沉默了。

    李君逢吃菜喝酒完全不受影响,过了半响,他才又抬起头道:“还喝酒吗?”

    陆小凤愤愤道:“喝,有酒不喝是王八蛋。”说罢,便给自己斟了满满一杯酒,一饮而尽。

    他不但喝了酒,还大口大口的吃着菜,无论如何,不能委屈了自己肚子。

    花满楼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笑意更甚。

    至少他们两人还不至于撕破脸皮。

    陆小凤和花满楼离开了,陆小凤走时还带着几分醉意,抱着一坛酒,一边走还一边用古怪的腔调,唱着李君逢听不懂的歌谣。

    李君逢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他知道,他和陆小凤短暂的友谊结束了。

    他和陆小凤许多爱好相同,可终究不是一路人。

    陆小凤是个彻彻底底的浪子,并且对生命很尊重。

    而李君逢为了世界值,也为了方便行事,他需要一个很庞大的势力。

    至于在生命方面,他的底线就是尽量不伤及无辜。

    李君逢又将一杯酒饮下,淡淡道:“西门吹雪,既然已经来了,那就出来喝一杯酒吧。”

    门外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长身而立,白衣如雪,腰旁的剑却是黑色的。漆黑,狭长,古老。

    西门吹雪微微皱眉道:“你听到了我的声音?”

    他对于自己的剑法自负,对于轻功同样自负,而他的轻功也实在值得他自负。

    李君逢道:“当今天下,行动时能够完全不发出声音的人,不超过十个,你就是其中之一。”

    西门吹雪道:“但你却知道我来了。”

    李君逢笑了笑:“你太锋利了,杀气也太重了。”

    西门吹雪道:“哦!?”

    李君逢淡淡道:“利剑出鞘,锋芒毕露,更何况这把剑还是杀人的剑,杀人不知几许?又怎会没有杀气。”

    西门吹雪浑身散发着锋锐的气息,他的却是一把已经出鞘的神兵。

    李君逢举了举酒杯道:“喝酒吗?这里都是最上等的酒。”

    西门吹雪摇了摇头:“我从不喝酒。”

    李君逢笑了笑道:“所以你少了一样乐趣。”

    西门吹雪的脸上忽然焕发出一种奇特的光芒,他说道。

    “这世上永远有杀不尽的背信弃义之徒,当剑刺进他们的喉咙时,血花在剑上绽放,那一瞬间的灿烂辉煌,是这世上没有任何乐趣能够比得上的。”

    这便是西门吹雪,他已经将杀人当做神圣而魅力的事情。只有杀人的时候,他才是活着的。别的时候,他只不过在等而已。

    同样,西门吹雪、叶孤城、剑惊风他们都是将身奉与剑的剑客。

    他们滴酒不沾,甚至连茶也不喝,他们唯一喝得就是纯净的白水。正如他们的剑法一样,宛如青天白云,一尘不染。

    李君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面向西门吹雪,手臂一展,一旁的血梅花便已经飞到他手中。

    “请。”

    西门吹雪亦道:“请。”

    西门吹雪是一位身奉与剑的剑客,他既然见到了李君逢,又经过了三日的休息,将自己恢复到了巅峰,自然不愿意错过李君逢这样一个对手。

    李君逢同样如此。

    “呛啷”一声,半空之中,剑光宛如长虹惊天,西门吹雪已然拔出了长剑。

    他手腕一抖,长剑便化作一道闪电,超脱了时间与空间的距离,突然就已经距离李君逢不过半尺的距离。

    好快的的一剑,好快的出手。

    在这一瞬间,李君逢已觉一股锋锐无比的剑气刺来来,寒意笼罩,虽只有一剑,但却远比寻常剑客的十剑、百剑、千剑更加可怕。

    这一剑纯粹而干净,宛如高山上的冰雪,宛如天际的白云,没有丝毫的杂质,所有的变化都变成了一个“快”字。

    无与伦比的速度。

    “果然又进步了。”

    李君逢心下赞叹着,眸子却是一亮,身子倏然后退。于此同时,“呛啷”声响起,血梅花已经出鞘。

    只见李君逢手臂一探,血梅剑已经化作一道璀璨的剑光,迎面西门吹雪的一剑,

    当!

    两柄剑在虚空中交击,剑气四泄,两人皆是各自向后退了两步。

    下一刻,两把剑再次化作飞旋耀眼的剑光,凌空穿刺。

    当当当当!

    四下剑光闪耀,两柄剑宛如闪电般交缠在一起,腾挪飞舞,纠缠变化。而李君逢和西门吹雪已经不见了踪影,他们已然融与剑光之中。

    他们的剑法已经是天下绝顶,妙到巅峰。若非他们出手的对象是对方,那早已结束了战斗。

    叮!

    双剑再次交击,无数剑气宣泄,形成了道道可怕的狂飙,将周遭的落叶、花草都绞成了粉碎。

    而两人身影也从剑光中飞出,各自站在水阁一旁,相对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