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决战西门吹雪(三更,求订阅)
    “果然进步了不少。”

    李君逢与西门吹雪遥遥对立,心中暗自惊叹着。

    三日之前,西门吹雪曾与独孤一鹤交手。在交手的过程中,若非李君逢的到来,西门吹雪便很有可能死在独孤一鹤的剑下。

    可生死之间的大恐怖、大造化,亦会促进一个人快速成长。

    与三日前相比,西门吹雪的确进步了很多。

    不得不说,他在剑道一途,有着很巨大的潜力。

    依照原来的路线,若论武功,西门吹雪最初是不如陆小凤的。可是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实战,使得他的实力快速进步。

    特别是紫禁之巅与叶孤城的那一战,举世瞩目,非但使得他剑法得到了提升,就连心灵上的尘埃也一一扫除,成为了真正的剑神,剑中之神。

    再反观陆小凤,一出场即巅峰。但终日混迹花丛,形骸放浪,逐渐被西门吹雪拉平实力,最终一举超过。

    三日前的一战,无疑也是西门吹雪一次巨大的催化,他已将那一战的交手经验,化作了自身实力的一部分。

    唰!

    两人再次交手,剑光矢矫变化如龙,有着难以想象的精彩。

    没有人能形容这两口剑的变化和速度,也没有人能形容这一战的惊心动魄。

    西门吹雪双眸越发的明亮起来,锐利的就像是一口出鞘神剑。

    而在他手掌中的剑,却远比目光更加深寒,也更加冰冷。

    李君逢亦是将剑法催到了极致,剑光璀璨而辉煌,剑势迅疾而缥缈。

    嗡!

    西门吹雪反手一振,剑作龙吟,宛如一道匹练朝李君逢绞杀而去。

    他这一剑非但快,还多了一分惊人的变化。剑光交织纠缠,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剑网。

    这剑网层层覆盖下去,卷入网中的枯枝落叶在弹指间就被绞成了碎末。

    刷!

    李君逢目光一凝,一剑平推过去,剑势瞬间幻化做万千点寒星,每一点寒星都喷涌着锐利的劲气,碎金裂石,不在话下。

    但就在即将攻击到剑网时,剑势再生变化,那幻化出的寒星,竟然又汇聚起来,化作一点寒芒,锋芒不可直视。

    哗啦一声,西门吹雪的剑网便已经被刺破,而这一点寒芒却依旧惊艳不可方物。

    西门吹雪不由得眉头微皱,身子后掠,同时不断施展剑法来化解这一招。

    “西门吹雪,小心了!”

    忽然间,李君逢剑势再度变化起来,变得沉稳无比。

    长剑破空,嗡嗡作响。

    这分明是轻灵的长剑,在李君逢手中施展出来,却仿佛重逾百斤,不像是一把长剑,更像是一把铁锤,一把长刀。

    西门吹雪目露惊疑之色,他自然看得出,如今李君逢的剑法之中,有“刀剑双杀七七四十九式”的影子,而比起独孤一鹤的,却又多了几分变化。

    砰砰砰砰!

    西门吹雪施展精妙的剑法与之对抗,可对面的这剑法实在是太玄妙了,叫他只能抵御。

    两把剑在空中交击,声音也不再清脆,反而十分沉闷,就像是两面铁锤,在空中不断交击。

    到了如今,西门吹雪已显败相、但他的剑法狠厉迅疾,纵然不能挽回局面,却也能让他不至于在短时间内输给李君逢。

    李君逢长剑在手,身子猛然拔地而起,宛如腾霄神龙,剑气狂溢,凌空一剑劈杀而下。

    这一剑再无任何多余的变化,也无丝毫属于剑法本身的飘逸迅疾,而是充满了一股堂皇之威,宛如泰山压顶,携裹这难以想象的力量,至九天砸落而至。

    西门吹雪长啸一声,手臂舞动,剑光宛如闪电,破空而飞。

    当!

    两道剑光再次交织在一起,发出一阵轰雷般的巨鸣声,震耳欲聋,仿佛是九天上有雷神在击鼓一般。

    一股可怕的剑意飞泄,至两人长剑交锋中绽放而出,眨眼间便宛如潮水般席卷方圆四周。

    这一股剑意锋利无比,又带着可怕的力量,轻易将四周桌子、木凳、树木斩断,更让水面上道道冲天波浪,甚是壮观。

    陡然之间,剑光冲射云霄,如两道惊鸿匹练,惊艳不可方物。

    半空之中,狂雷巨响,电光火石之间,两道身影乍合即分,交合之时,隐有无数光火炸开。

    李君逢身形宛若蛟龙一般飞腾,凌空一折,已经悠然的站在数丈外。

    他反手一转,血梅花归剑入鞘。

    李君逢手臂一伸,旁边的鱼食便飞到了他手中,扔了一把下去,下面顿时五彩斑斓,鱼头攒动。

    西门吹雪的脸色很白,比他的衣服还要白,他呼吸有些急促,说道:“你为何不出手了?”

    李君逢道:“三日之前,严独鹤给你留下的伤势还未完全康复。所以你出剑的时候,有一刹那凝滞,我不愿乘人之危。”

    “而此时你的真力已竭,体力消耗。再打下去,你我便再难留住手,而这世间则又少了一个惊才艳艳的对手。”

    西门吹雪冷冷道:“输的未必是我。”

    李君逢耸了耸肩,也不反驳。

    西门吹雪沉默着,他盯着李君逢看了半响,他忽然剑光一划,在左手上拉出一道血花。

    “今日之战,我已落下风,以此伤口,留作教训,你我择日再战。”

    话语说罢,西门吹雪便展开身形,化作一道白烟,腾空而飞。

    李君逢又洒了两把鱼食,打了个哈欠,转过头看着一片狼藉的水阁,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似乎,有点不对。

    这里好像是已经是我的府邸了,打成这样,岂不又要花钱叫人维修。

    可恶,这西门吹雪好歹毒的用心。

    很好,决定了,下次如果再和西门吹雪决斗,就去他的万梅山庄打。

    ……

    接下来的这一段时间,李君逢并未前去江湖上搅弄风雨,而是沉寂了下来。

    他一方面在利用青衣楼重组无痕门。青衣楼是一个庞大的组织,龙蛇混杂。

    纵然他已经在青衣楼中有着绝对的权利,但依旧不乏反对者,他现在便是在镇压这群家伙。

    另一方面,这一段时间的激战不休,也难得的空闲下来,现在就正好消化这些战斗经验,化作自身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