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薛家
    李君逢答应了平南王世子的请求,在平南王府住了半个月的时间

    这半个月中,他或教导平南王世子剑法、或与叶孤城交流、亦或感悟另一幅“月神图”,时间过得颇为充实

    至于平南王世子倒是邀请过李君逢加入平南王府,不过对于“偷天换日”一事,却是绝口未提

    这也是可以理解,毕竟仅仅半个月的时间,他们还无法真正相信李君逢,这件事一旦出了差错,就是抄家灭族的下场

    半个月后,李君逢便离开了平南王府

    至于离开平南王府的原因,也很简单

    一方面是留在平南王府的意义不大,他与叶孤城这半个月的交流,已经有了足够的收获若再要想从对方获得更多的收获,那就是要生死激战,两人非得有死伤不可

    另一方面,则是他已经探听倒了玉罗刹的消息

    这老小子,躲了几个月,在昆仑山一脉,终于是显露了痕迹

    也是,如今所有西方魔教弟子聚集昆仑山大光明镜,谁手持“罗刹牌”,便担任下一任魔教教主

    修养了几个月,玉罗刹也应该差不多了,现在就是重返魔教

    ……

    若说要给武林世家排名,神针薛家即使比不过屹立武林数百年的花家,却也差不得太远

    神针薛老夫人在年轻时也是搅动风云的人物,结交高手众多,如今更是德高望重,被许多人尊为泰山北斗

    只可惜薛老夫人的儿子,薛吉晓夫妇因为当初因为主持武林公正之事,遭人暗杀

    如今薛家小辈中,就只余下薛冰这一只小母老虎

    李君逢今天便是来拜访薛老夫人,同时看望薛冰这只母老虎

    ……

    山,绿色的山,在黄昏看来,就仿佛变成了一种瑰丽灿烂的淡金色

    现在正是黄昏,山坡上开满了各式各样的花朵,两个梳着辫子的小姑娘,正在山坡上摘着花,嘴里还轻轻的哼着山歌

    她们的歌比暮风还要轻柔,她们的人比鲜花更美

    当李君逢上山时,她们的的歌声忽然停顿了,一起瞪大眼睛,看着李君逢

    幸好李君逢经常被人盯着看,他也知道这一张帅脸很引人注意于是半点表情都莫得,继续向山上走去

    “喂,你来这里干什么?”这个小姑娘的鼻子上又淡淡的雀斑,眼睛却是大大的,声音也很好听,已经拦在了李君逢面前

    李君逢停了下来,说道:我来这里看看花”

    另一个女孩圆圆的脸,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笑道:“那我送你两朵花好不好”

    李君逢合手笑道:“好极了”

    有酒窝的这女孩走了过来,甜笑着把手深入花篮

    她从花篮中拿出来的,并不是什么鲜花,而是一把剪刀

    然后,这个又温柔,又可爱的小姑娘,就拿着剪刀朝着李君逢刺了过来,出手又快、又凶、又狠

    这是有人第一次有女孩子拿剪刀刺他,但李君逢并不太吃惊

    他居然好像是早有提防一样,手中的衣袖一拂,那剪刀就落到了他的手中

    李君逢拿着剪刀,笑道:“女孩子可不能这么凶,太凶了嫁不出去”

    另一个有雀斑的小姑娘拿出了剪子,说道:“我们才不凶哩,喜欢我们的人都可以排到十里地去了”

    她的剪子也刺了过来,出手并不慢只可惜这剪子才刚一刺出,就也落到了李君逢手中

    而李君逢还一幅很吃惊的模样,仔仔细细的看了她们两眼道:“想不到这附近瞎子居然这么多,倒是让人吃惊啊”

    两个小姑娘气的跺了跺脚,跺了跺脚道:“我们这里不欢迎男人,你快走,不然待会小姐来了要吃吃不了兜着走”

    李君逢道:“不欢迎男人?”

    两个小姑娘点了点头

    李君逢捏了捏喉咙,捏了个兰花指,娇滴滴道:“两位小妹妹,姐姐这厢有礼了”

    两个小姑娘先是一愣,紧接着一起笑了,吃吃笑道:“你这人,到底是想要见庄里的那个姐姐妹妹,快说出来,我们一定帮你”

    原来,这两个小姑娘,还以为李君逢是喜欢上那个姑娘,偷偷跑来幽会

    为了幽会,竟然连这种话都说的出来,倒还真是一个很不错的男子

    就在这时,山坡上忽然出现了一人,微笑道:“他要是一个女孩子,江湖中一定会有很多人跌掉下巴”

    这是个女子,穿着那件雪白的衣服,又轻又软,俏生生的站在山坡上,随时都有可能被风吹走

    她才说一句话,脸上便又泛起了红晕,低下头去,看起来就像是个很害羞的小姑娘

    两个小姑娘凌空翻身,掠到女子面前,问道:“小姐认识这个人”

    “嗯”

    “这人是谁?”

    “他前一段日子在江湖上很出风头,还抓了一个大盗”

    “玉尊者?李君逢?他就是那个抓了绣花大盗的李君逢”两个女孩笑着,忽然对望一眼,大大的眼睛中闪着光芒,像是明白了什么

    有酒窝的小女孩悄悄笑道:“雀儿刚刚他是不是说来这里看花”

    有雀斑的小女孩也悄悄笑道:“是的,是的”

    有酒窝的小女孩又道:“你说我们庄里最漂亮的那一朵花是谁?”

    有雀斑的小女孩道:“那肯定说的是我们家小姐这朵花了”

    薛冰瞪了她们一眼,伸手做出要打的动作道:“就你们两个多嘴的小丫头最聪明了”

    两个小女孩身子已经掠出,笑声还从风中传来:“快走啦,别打扰小姐幽会,不然小心小姐罚你洗三天的碗”

    李君逢笑了笑,这的确是一个很有趣的山庄

    薛冰道:“你总算肯来了,奶奶已经等你很久了”她的脸有些红,红的就像是远山上的夕阳

    李君逢笑道:“那就走吧,去见见老夫人”

    两人并排而行,薛冰眼珠子一转,又道:“九月十五,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与紫禁之巅决战,这一站举世瞩目已经有无数武者向京城赶去,你不去吗?”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这件事已经传遍了整个江湖,武林中最负盛名的两位剑客,白云城主叶孤城,相约万梅山庄西门吹雪于月圆之夜,决战紫禁之巅

    这一站,轰动天下,举世瞩目

    自决战的消息在江湖传开那一日起,就有一波又一波的江湖人士蜂拥而至,像赶集一样涌入京城

    八十年前,玉尊者决战上官惊鸿

    八十年后,西门吹雪决战叶孤城

    这是两笔载入武侠史的决斗,在八十年的时间中遥相呼应

    若是平南王世子偷天换日的计谋成功,那天下的格局还有为此改变

    李君逢笑道:“我还有事去做,若是将这件事完成,时间来得及就去,来不及便算了”

    没过多久,李君逢便在大厅中看到了薛老太太

    薛老太太年龄已经很大了,可她看起来却还年轻,许多人认为她最多不过二十七八她的态度端庄而完美,眼睛依旧明亮,风采依旧动人

    当她看到李君逢时,眼睛流露出无比的惊讶情绪

    八十年时间过去了,他的神采风度,竟然半点都不曾改变那一双眸子依旧那么年轻,仿佛春风吹动的柳枝,温润而灵活

    薛老太太起身,就要行跪拜礼她已经明白,这并非是当初那人的子孙后代,他就是他

    李君逢提前将她扶了起来,笑道:“八十年时间,你我竟然也生疏起来”

    薛老太太脸色浮现出笑容,说道:“不生疏,不生疏,快些上座,今日特地准备了许多佳肴美酒”

    李君逢笑了笑,坐了上去

    薛老太给李君逢斟酒,笑道:“这是先夫三十年前,花了七年时间酿成的酒,一共只有五坛,倒了现在还剩下两坛门主你也是好酒之人,先夫酿酒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请你喝上一杯,今日想不到了却了他的心愿”

    李君逢将其一饮而尽,眼中露出赞赏之色:“果然是好酒,天下一等一的好酒”

    味道香醇,回味悠长,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意味意蕴其中

    薛老太太又给李君逢斟满一杯,笑道:“好酒喝就多喝一点,走的时候把另一坛也拿走”

    她非但丝毫不介意,反而露出很开心的神色

    薛冰在一旁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她何时见过奶奶如此殷勤的模样

    而且斟酒也就罢了,可这两坛酒对奶奶可是宝贵得很,她小时候偷偷喝了两杯都被打了一顿屁股

    太原王家的神掌张老夫人和奶奶是故交,好酒如命,每年过节都往薛家跑,却也不过是两杯酒打发了

    李君逢笑道:“这就算了,太麻烦了”

    薛老夫人道:“那就不拿了”又给李君逢斟了一杯酒道

    “你既然在中原,就应该来看我,像我这么大年纪的女人,你已经没什么危险了,你至少不用担心怕我逼着你娶我”

    李君逢笑道:“我已隐世了八十年时间,重履江湖不过数月,这不就来看你了吗?以后若有空闲,会常来的”

    薛老夫人道:“那就好,那就好当我们一起的老骨头就那么零星几个,能再看到门主,此生也是无憾了”

    李君逢笑道:“你老人家身子骨硬朗的很,以后来多了,说不定看我还要看烦腻了”

    薛老夫人也笑了:“你若是经常来,就不是为了我这把老骨头,而是为了我家的小母老虎”老夫人说着,还用眼睛看了看薛冰

    薛冰连耳根子都红了,摇了摇薛老夫人的手:“奶奶,你说什么哩!?”

    薛老夫人拍了拍薛冰的手,又望向李君逢,忍不住道:“门主,这世上可真有长生不老之术”

    世上不乏驻颜有术的高手,薛老夫人便是其中一位一方面是她调养得当,另一发面则是武学的缘故

    若是一个人的内功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鹤发童颜也并非难事

    而若是一人功力衰退,刹那白发苍苍、皱褶横生,这种事在江湖虽然不多见,却也不是隐秘之事

    甚至,薛老夫人还知道武林中两三种神奇的武功,修炼之后容颜不老,青春永驻寻常人见了,只以为是神仙中人

    但这些却并非真正的长生不老,他们的外貌虽还光鲜,但内里却已经老朽,气血也已衰败,那一股衰老的气息是瞒不过她的

    可眼前的李君逢却是不同,八十年过去,精气神依旧处于巅峰状态,没有半点衰退,甚至比起当初,还更甚几分

    似乎八十年的时间,在他身上不过几个月罢了

    至于薛冰,已经是一头问号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谈话,她似乎也明白了李君逢和奶奶是处于同一时代的人

    可有同一时代的人相差这么远吗?!

    这家伙难道还真是李爷爷不成?

    李君逢这时候思索着道:“或许有,或许没有,这个世界毕竟太大了,谁知道呢?”

    这个世界李君逢并不清楚,但诸天世界,能让长生的物品倒是有一些

    薛老太太若有思索的点了点头,知道李君逢并不想谈论,便不再询问,引向其他的话题

    ……

    夜色已深,一轮圆月高悬与天

    散了宴席后,李君逢便被送到了一间幽静的小院子中,还有几个仆从在侍候着

    李君逢并没有睡,让人搬来一张桌子,拿来笔墨,开始勾勒一幅图

    这一幅画李君逢落笔极快,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便画了大半

    可接下来再画一道人影时,却又陷入了困境,久久不得提笔

    这是一幅圆月高悬图,地上的人影极为清淡,只有半个轮廓,李君逢无论如何也画不出想要的感觉

    “月神图啊,终究还是差了一点”

    李君逢心中一叹

    咚咚咚,一阵院落外的大门被敲响,在李君逢喊了一声请进后,薛冰走了进来

    (额,薛老夫人年纪弄错了,不是和李寻欢一个时代的,要小一些,剧情已经展开,就不改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