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老大把子
    薛家,李君逢正在作画,薛冰敲了敲门,走进了院子中

    李君逢瞥了一眼薛冰,便转过头,继续思考这一幅月神图,只是淡淡的说道:“大晚上了,薛小丫头怎么不睡觉?还往我这跑?”

    “我看你这灯火通明,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便过来看一看”

    薛冰走上前来,看着李君逢的画,却不由得被这幅画吸引了过去

    这一幅画上的人儿,虽只有寥寥几笔,却给人缥缈之感,宛如身在云端一般

    李君逢笑道道:“薛小丫头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定然是有事找我若是现在不说,那我可以回去睡觉,你可就没机会说了”

    薛冰这才道:“你过两天是不是要离开薛家庄?”

    李君逢点了点头道:“明天就要走”

    薛冰眸子一亮道:“那你离开的时候可不可以带我一起走?”

    李君逢抬头,瞧了她一眼,说道:“你该不会是被陆小凤伤了心,就喜欢上我了吧?我可得给你说好,我与陆小凤一样是个浪子,而且比他还浪的多了”

    薛冰漂亮的眼睛睁大,白净的俏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啐了一口道:“乱说什么,这还不是因为我奶奶的缘故”

    李君逢疑惑道:“哦?这是何意?”

    薛冰道:“因为金九龄的那件事,奶奶认为女孩子在江湖上闯荡很容易吃亏,非要我在庄里学绣花”

    李君逢轻笑一声,这薛冰看起来软软柔柔,是个很容易害羞的小姑娘

    可这不过是表象,她从小却习惯了舞刀弄枪,动起手来不亚于寻常男子,四大母老虎的名气可不是吹出来的

    而对于“绣花这种事,薛冰半点兴趣都没有若要她拿着绣花针,规规矩矩的刺绣,那简直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只是李君逢不知,这件事的确和陆小凤有些关系

    金九龄一案后,薛冰很生陆小凤的气,但若是陆小凤愿意到山庄中来陪一陪她,说几句好听的话,这件事或许还有转圜的余地

    只可惜,陆小凤提前知道了西门吹雪决战叶孤城的事情,便把所有事抛之脑后,赶往了京城

    这的确把薛冰气坏了,否则她要出去,第一个人也是传书找陆小凤

    李君逢拍了拍手,笑道:“这很好啊,若是你天赋足够,还能从绣花中悟出武功真谛”

    薛冰瞪了李君逢一眼道:“胡说八道”

    李君逢正容道:“在数十年前,就有一位高手,深闺绣花,悟出唯快不破的武学真谛,从此打遍天下无敌手,自号东方不败?”

    薛冰见李君逢严肃一副正紧模样,却也不由得好奇道:“真的?”

    李君逢点了点头道:“自然是真的”

    薛冰发现偏离了话题,挥了挥玉手,继续道:“管的真的假的,你是奶奶最尊崇的人,你如愿意带我走,那奶奶一定会很放心我的安全”

    说罢,一双大眼睛紧张兮兮的看着李君逢,俏脸也露出哀求之色

    李君逢哑然失笑,说道:“要跟我走可以,不过你需要记住一点”

    薛冰点了点头道:“你说,十点,百点我都记得住”

    李君逢道:“很简单,我吩咐你做什么,便做什么,记住这一点就行了”

    薛冰的俏脸一下就沉下来了,这一点还不如十点、百点

    李君逢似笑非笑道:“怎么?不愿意?”

    薛冰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道:“愿意,愿意”

    李君逢笑道:“那就滚回去睡觉吧,明天还要上路”

    把薛冰打发走后,李君逢看了一刻钟的月亮,便打了个哈欠,也回房睡觉去了

    ……

    第二日,一艘快船顺江而下,行驶速度越来越快,已远离了码头

    薛冰站在船上,回头望了望山庄,眉头微颦,不知在想着什么

    过了片刻,薛冰转过头道:“对了,你此番西行的目的是什么?到现在我还不知晓”

    李君逢快船的另一边,笑道:“那是因为你没问”

    薛冰白眼道:“我现在已经问了”

    李君逢望着远方,悠悠道:“你可知道西方魔教”

    薛冰点了点头道:“不但知道西方魔教,还知道西方魔教与你有仇怨”

    前一段日子,西方魔教与玉尊者之事闹得沸沸扬扬,她自然很清楚

    李君逢笑道:“不久之后,就没有仇怨了”

    薛冰俏脸顿时露出疑惑之色:“啊?你们准备和平解决此事?”

    李君逢摇了摇头道:“当我把西方魔教该成关外无痕门分舵,大家一家人,也就没有隔夜仇了”

    薛冰眼睛一亮,说道:“你有罗刹令?”

    李君逢扬了扬手道:“我有沙包大的拳头”

    薛冰:“……”

    李君逢又道:“除了收服西方魔教外,还有三个对手要解决这三个对手武功都很不错,所以你有时候最后离我远一些,否则要是缺胳膊断腿的,我可就不好向你奶奶交代”

    薛冰问道:“哦,不知是什么对手?”

    薛冰对于李君逢的武功并没有太直观的概念,却也知道他一身修为极其惊人

    能够被他称为不错的,自然不会是普通高手

    李君逢道:“第一个对手,西方魔教玉罗刹!”

    薛冰惊讶道:“他没死?”

    李君逢笑道:“没有死,还活蹦乱跳的”

    薛冰道:“你和玉罗刹交过手吗?他的武功如何?”

    李君逢思考着,说道:“他是我迄今遇到最强的高手,拳法、掌法、腿法……几乎所有的武功,他都能轻松施展出来,而且每一门都修炼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特别是一手神魔劲,更是有惊世骇俗的威力”

    “我与他交手已经有几个月了,这几个月中,我的武功早已更上一层楼可每每回想与此人交手的情形,便觉得他越发深不可测即使是现在,依旧未有绝对胜利的把握”

    玉罗刹武功的确太高了,在这个世界,或许也就只有无名岛上那神秘莫测的小老头能够与其抗衡

    至于他们谁更胜一筹,李君逢未见过吴明,却还不清楚

    薛冰惊异道:“他竟如此厉害?”

    李君逢点了点头道:“他的确也是我此行最大的敌手,所以在对付他前,我会先找两个高手热热身,进一步催化自身武学”

    薛冰问道:“那这两个倒霉蛋又是谁?”

    李君逢道:“这两个倒霉蛋分别是飞天玉虎和老刀把子”

    薛冰思考道:“飞天玉虎我知道,关外黑虎堂堂主黑虎堂也是在关外唯一一个勉强能与西方魔教抗衡的势力”

    李君逢点了点头,说道:“这人在关外也算得上是一个人物,武功也不算太差,值得我动手”

    除此外,李君逢还有另一个对付黑虎堂的原因

    那就是钱

    黑虎堂虽然是新崛起的门派,可势力却已经极为庞大,已不亚于数月前的青衣楼

    而财力之雄厚,更连丐帮和点苍都比不上

    丐帮一向是江湖第一大帮派,点苍门下都是富家子弟,山中还有金沙,所以这两个帮派一向是最有钱的

    但黑虎堂却更有钱

    有钱能使鬼推磨,黑虎堂能够如此迅速崛起,这也是最主要的原因

    薛冰又道:“另一个倒霉蛋老刀把子是谁?为何不曾听说过?”

    李君逢笑道:“老刀把子是一个剑客,非但剑术了得,就连内功、轻功等也都已登峰造极或许,他将会是我除却玉罗刹外,所遇到的最强对手他隐藏的很深,天下人都知道他是高手,却不知道他具体高到多少”

    薛冰一下就更有兴趣了,她好奇道:“那这人是谁?”

    李君逢笑了笑,说道:“不着急,明天你就能够看到了”

    ……

    西门吹雪决战叶孤城紫禁之巅决战,轰动天下,武术武林人士纷纷赶往京城,只为一睹双剑争锋的风采

    木道人原本在和一个故友喝茶,听闻了这个消息的,当即抛下茶杯,施展绝世轻功,赶往京城

    这木道人是武当第一名宿长老,德高望重,辈分极尊,交友广泛

    他自称是“围棋第一,诗酒第二,剑法第三”

    乃是除却叶孤城、西门吹雪外最负盛名的剑客

    陆小凤曾评价天下内功外功具臻巅峰的六大高手,木道人便位列其中

    多年之前,木道人便可以坐上掌门的位置,但他却把掌门的位置让给了梅真人

    在江湖人眼中,木道人便是一位游戏红尘,落拓不羁的高人

    落日的余晖中,木道人已经住进了一家客栈

    连续赶了两天的路,木道人有些疲倦了

    不过他人却是兴奋的,眼中闪着光芒,因为他即将去目睹一场两位绝世剑客的决斗

    小二给木道人开好了房间,木道人进入了房间里,却看到房间中安静的放着一张纸笺

    “嗯?这是之前的旅客留下的吗?”

    木道人有些疑惑,却还是将纸笺拿了起来而当他一看到纸笺时,心头便不由得狂跳起来

    “老刀把子阁下,鄙人不胜仰慕阁下剑法、围棋造诣,已在秋月亭备下薄酒,恭候光临”

    木道人如何能不吃惊,这纸笺上竟然道破了他另一重身份

    木道人早些年因为做了件有违教规的事,所以才被迫让出掌门的位置

    而他的弟子石鹤也遭到了他同样的命运,不能继承掌门之位

    他为了报复,为了重新夺回掌门之位,暗中创建幽灵山庄,将天下亡命之徒收罗其中

    等到时机成熟,便重新夺回掌门之位

    而老刀把子的身份极为隐秘,一旦被泄露出去,他非但不能夺回掌门之位,几十年的清誉也要毁于一旦

    决不能泄露这身份

    木道人心中已经有了杀意,无论任何人知晓他身份的人都要死

    秋月亭

    木道人知道这地方,距离城中大概有七八里地

    他思考了下,便稍微装扮一番,破窗而出

    木道人的轻功也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快若闪电,而充满了一种堂皇大势

    在他面前,不管是房屋、陡坡、河流……都一一飞掠而过,如履平地

    陆小凤若是还在这里,,定然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他虽然知晓木道人轻功很高,但却绝想不到会高到这种地步,

    不多时,木道人便已经到了秋月亭外

    木道人定睛看去,却见远处有一个亭子,亭子里有一张石桌,两张石凳,还有一男一女的两人

    李君逢远远看到木道人,站起身子,拱手一笑道:“贵客光临,不胜荣幸此无其他,唯有一盘棋,一壶酒,望君勿怪”

    木道人的身影一闪,已经出现在亭子中他如今的脸上已经多了一层面具,还戴着斗笠,别人认不出他的真身

    “你认识我?!”木道人沉着声道

    李君逢笑道:“木道人,当今三大剑客之一,幽灵山庄庄主如此大名鼎鼎的人物,我又怎会不认得?”

    木道人沉默了,忽然间,从他身上已经有一股骇人的杀意爆发犹如惊涛骇浪一般,席卷整个秋月亭

    他的眸子已变得锋芒起来,锋芒的让人不寒而栗

    薛冰站在李君逢身后,只觉得全身上下一寒,整个人大脑几乎空白

    李君逢冷哼一声,身上散发出滚滚热力,以他为中心,方圆一丈之内立刻温度骤然提升,宛如进入了盛夏一般,骤然便将这一股杀意驱散

    “你是为何知道我身份?”木道人将杀意一敛

    他已经认出了眼前这人的身份,无痕门,玉尊者

    李君逢笑道:“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你既然创建了幽灵山庄,便知道会有泄密的危险”

    木道人沉默了,片刻后才道:“你找我所为何事?”

    李君逢淡淡道:“先下一局棋吧,我早已听说木道人围棋造诣了得”

    木道人颔首道:“好”

    先前两人才要打生打死,现在两句话后,竟然坐了下来,开始心平气和的下棋

    薛冰歪了歪头,她完全不懂这两人的想法

    木道人自号围棋第一,李君逢的围棋造诣也不低,两人便开始对弈起来

    这两人下棋如飞,几乎在对方落下一子的时候,另一方立刻就更上去等到棋子已经占满棋盘大半的时候,速度才缓下来

    薛冰站在一旁,仔仔细细的看着两人下棋她自负虽不是绝顶聪明之辈,但也并不算笨,可这两人下棋却完全跟不上节奏,看的头大

    又过了半分钟,木道人落下棋子,叹道:“果然还是得把你们两解决了”

    李君逢亦是落下一子,笑道:“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想要把你解决掉”

    才平息不久的杀意,此时再次充斥秋月亭

    至于薛冰,只觉得男人翻脸,比翻书还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