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欧拉欧拉欧拉
    木道人的确很强,若纯以剑法而论,其并不逊色与李君逢多少。

    至于内功方面,隐隐还能压李君逢一筹。

    两人若真要分出胜负,那至少还需要两百招以上。

    可李君逢一旦疯狂动用“日轮”的力量,那这一场战局便会很快的落下帷幕。

    木道人的年龄太大了,虽然有高妙的剑术,深厚的功力,可一身气血早已呈衰败枯竭现象。

    若他再年轻十岁、二十岁,纵然功力不及现在深厚,那么也还能再坚持一段时间。

    至于现在。

    没了一把趁手武器,纯以**上的对碰,李君逢相信自己能够将他吊起来打。

    李君逢再次轰出一拳,普普通通的一拳,却有着风云变色的力量。

    嗡!

    木道人脸色凝重无比,左右双手划出一个圈,然后抵在胸口,双足踏出奇步。同时全身上下劲气喷发,浮现出一个淡淡的真气虚影,由上至下,将他全身笼罩。

    这一个动作虽然简单,却包含了武当的太极太阴至理,似乎还吸纳了一部分少林金钟罩的真意,是一门极为高深的防御武学。

    轰!

    李君逢这一拳结结实实的轰击中了这一个虚影,天地间顿时响起一道巨大的轰鸣声,泥土飞扬,劲气宣泄。

    李君逢眼睛不由一瞪,他这一拳,竟然没有将这淡淡的真气虚影轰破。

    这是难以想象的一件事,但却实实在在发生了。

    虚影中的木道人脸色一白,向后退了一步,而在他脚下的大地依然裂开了数道肉眼可见的裂缝。

    “老夫这一招乃是三十年潜修苦练出来的神功,绝难打破。玉尊者全力轰击,他的功力也在快速消耗,而老夫的这一招可以将大部分力量卸在大地之中,阴阳转换,还能从中汲取一定的力量,最后胜的定然是我。”

    木道人心中暗自思考着,他这一招是受到金钟罩、铁布衫这些很普通的武功启发而成。

    这些武功虽然初期并不算太难,只要有恒心毅力,一般都能在几年的时间中小成。

    但若要大成,却是难上加难,而且每进一层,就要忍受一次近乎抽筋剥皮的痛苦。

    除此之外,想要臻至极高深的境界,便需要绝高的天赋。

    而一旦没有修炼到最高境界,总会有罩门的存在,遇上高手,便很容易被看破。

    可木道人这一招“阴阳罩”,以武当绝学为根基,糅杂了多门防御武学,早已臻至大成,非但没有任何罩门,而且还有许多神异之处。

    这是木道人的底气,若是李君逢要用蛮力轰开这“阴阳罩”,在他看来是绝无可能的。

    而他在等着李君逢乏力,出现破绽,便是他出手反击之时。

    “再吃我一拳。”

    李君逢又是一拳飞出,方圆十米之内,温度骤然提升,好似进入了一片烘炉之中。

    蓬!

    “阴阳罩”一颤,那木道人脸色更加苍白一分,心中却是一动。

    “玉尊者又是全力一拳,在这样的状态下,他绝对坚持不了多久。”

    蓬!

    李君逢再轰出一拳,这一拳的威力比起先前的两拳丝毫不差,甚至更上一层楼。

    而那“阴阳罩”剧烈的一颤,竟然还是连一丝裂缝都没有出现。

    随后李君逢又连连轰击了两拳,可是依旧无法击破这阴阳罩。

    当着两拳轰出后,李君逢停了下来,眉头皱了皱。

    “哈哈,到底还是年轻人,纵然武功高绝,心性却太过急躁。他一定已经乏力了,不能够再轰出先前那样猛烈的攻击。”

    木道人心中在大笑,他已经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看来的认真一些了,接下来吃我一套“欧啦”连击吧。”

    李君逢露出凝重之色,深吸一口气,抬手,握拳,一拳挥出。骤然间便由泰山般的极静,化作雷霆般的极动。

    “欧啦欧啦欧啦欧啦欧啦!!”

    眨眼之间,李君逢已然轰出了几十拳,这几十拳若论每一拳的威力,似乎是比先前的要弱一些。

    但这却是几十拳,每一拳几乎还没有任何的间隙,一拳连着一拳,轰击个不停。

    砰砰砰砰砰!

    碰撞声声不断传来,犹如道道闷雷。更是激起尘土飞扬,将两人的身影遮掩。

    木道人脸色越来越苍白,又是一口鲜血吐出。而他的“阴阳罩”上已经出现了裂缝,并且裂缝随着拳头的出击,还在不断的扩张。

    “怎么可能?!这小子怎么会有如此深厚的内功,竟然还没有力竭!”

    木道人心中咆哮着,丝毫不敢相信眼前自己所遇到的情况。

    他却不知道,李君逢的身体无时无刻都在被“日轮”淬炼,身体素质大幅度提升。即使是不蕴含任何真力的一拳,也能打出惊人的声势。

    像眼前这般内力与自身力量混合的拳头,即使轰击出一两个时辰,也没有半点疲倦。

    就在木道人的“阴阳罩”快要崩溃时,那恐怖的拳头竟然就活生生的消失了,没有半点征兆。

    “他果然没有真气了吗!?”

    木道人长吐一口气,心中一喜。几乎就要就要仰天长啸了,他终于将玉尊者的恐怖攻击熬过去了。

    他发誓,一旦逃出此地,下一次便直接集结“幽灵山庄”的高手,所有高手齐出,将这家伙给剁成肉酱。

    “嗯?不对,他人怎么不见了!?”

    眼前烟尘弥漫,木道人的目光却穿破道道尘埃,却已经不见了李君逢的踪影。

    “那家伙到底去那了?难道逃走了?”

    这个念头才刚升起,就被他掐灭了,李君逢绝不是那样容易放弃的人。

    就在这时,他心头生出一股恐惧感。这一股恐惧感从脚底窜上头道:“感伤个锤子,老子要败尽天下高手,饮尽美酒,得道问长生,将来要做诸天大佬的人物,可没时间感伤。”

    听到李君逢的话语,薛冰也笑了笑,她虽然不知道李君逢所说的诸天大佬是什么意思,却也看得出眼前这位的确是意气风发,没有丝毫颓废。

    “对了!”李君逢忽然探过头来,悄悄对薛冰耳语道。

    “我师父年轻时候号称“春梦了无痕”,现在诸天神兽已经在中场休息了,我在考虑是不是也要继承师门的优良传统。”

    薛冰:“……”

    什么鬼?!

    此一战后,李君逢修为更胜一层,而他们两人的西行之路,也继续展开。

    ……

    夜,深夜。

    黑暗的长巷里寂静无人,只有一盏灯。

    残旧的白色灯笼几乎已经变成似乎色,斜挂在长巷尽头的窄门上,灯笼的下头却接着个发亮的银勾。

    银勾就好似鱼饵一般,将那些不甘寂寞的人都勾到窄门里面去。

    李君逢从阴暗潮湿的冷雾中走出,露出了他那件裁剪极合身,手工精致的白色衣裳。

    师门规矩不能丢,一身白衣雄赳赳。

    李君逢脸上带着笑意,走进了灯火辉煌的银勾赌坊。他的心情很愉快,每当遇到有趣之事的时候都会很愉快。

    不管是胖揍别人,还是拿到巨额的财富或者无上权柄,都是很有趣的事。

    今天他就是来获得三倍快乐的。

    与他同行的还有薛家大小姐,薛大小姐好奇心一向很严重,而且还知道待会有一场好戏可以看,所以她的心情也很愉快。

    布置豪华的大厅中,充满了温暖和欢乐,酒香中混合着上等胭脂的香气,银钱敲击,世上几乎没有任何一种音乐能够比得上。

    银勾赌坊是一个很奢侈的地方,这里具备了有钱人所喜欢的各式各样的奢侈享受。

    而最奢侈的享受,还是赌。

    吃喝嫖赌,这些都很花钱,但前三样无论怎么花,都还有一个度。

    但若是沾上了赌,倾家荡产,只是寻常。

    每个人都在赌,聚精会神的赌,可李君逢与薛冰走进来的时候,他们还是不由自主的抬起了头。

    有些人在人从众就好像是磁铁在铁钉里,李君逢和薛冰自然就是这种人。

    无他,外貌太出众了。

    李君逢在赌坊中目光一扫,走到一张赌桌前,是极为简单的买大小。

    他也不在意,随手投下一张一千两的银票,压在了大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