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把四十三章:再决玉罗刹
    昆仑山,又称昆仑虚,万祖之山。

    此山有着悠久的历史,还是许多神话传说的起源。由于海拔和地势原因,常年积雪,寒冷至极。

    寻常人少有人登临昆仑山一代,游客绝迹,可在最近常有却有武林中人在此地穿行。

    至于原因,便是西方魔教有着重大关系。

    数月之前,西方魔教教主玉罗刹仙逝。

    而所有魔教重要教徒,将会在一个指定的日期奔赴昆仑山大光明镜,谁若是能在那一天带着罗刹令赶赴此地,谁就是魔教教主,那他就将立刻成为江湖中最有权势的人,也是最富有的人。

    为了这罗刹牌,还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

    到了如今,这罗刹牌却是不知下落。

    至于那一个指定的日子,便是在三日之后。

    如今,不止是魔教高手,方圆其他许多门派也派遣了高手进入昆仑山中,便是为了一睹新任教主的风采。

    ……

    这是昆仑山的一处偏僻之地,在此地有一座不大不小的宫殿,刷着黑漆,略显阴森,与四周皑皑白雪形成鲜明的对比。

    在宫殿中,坐着一个青衣人,青衣人雄踞在宝座之上,却给人一种缥缈之感,仿佛从不存在一般。

    “情况如何了?”青衣人淡淡开口道,就连他的声音也是缥缈的,与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回禀教主,大部分魔教弟子都已经到了。除此外,还有其余各派的高手,也混迹在教徒之中,需要属下将他们驱逐或者杀死吗!?”

    下方,一个黑衣人说道。他半跪在地上,神色恭敬。

    青衣人缓缓开口道:“不必,玉尊者可到了昆仑山?”

    下方那人回道:“玉尊者至银钩赌坊一战之后,便消失了踪影,去向未知,不过有蛛丝马迹证明,他也到了昆仑山。”

    青衣人目光闪了闪,呢喃道:“看来,他的野心实在不小,吞并了黑虎堂,还想要吃掉本座的魔教。”

    旋即,青衣人挥了挥手道:“下去吧,有情况再告诉本座。”

    黑衣人答了声“是”,便缓缓退下。

    青衣人思忖了一份,便闭上了眼眸。他的气息也逐渐归于平凡,仿佛普通人一般。

    不消说,这青衣人自然就是玉罗刹。

    玉罗刹与李君逢激战后,假死脱身,在几个月的疗伤之中,已经恢复了**成功力。

    因为三日后的罗刹令一事,他也来到了昆仑山中。

    “云尊重……李君逢,这一次,你跑不掉了。”玉罗刹自言自语着,眼中闪烁着深邃而又锋利的光芒。

    他为了对付李君逢的血梅花,还特地准备了一件武器,绝对证万无一失。

    如此想了一番,他便闭上眼睛,让神魔劲在体内游走,使自己时刻保持在巅峰状态,以防意外发生。

    时间渐渐过去,一轮清月洒露着光辉,给整个昆仑山都渡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你果然来了!”

    忽然玉罗刹站了起来,一头灰色头发无风自动,朝天扬起。一双仿佛能够洞察世间秘密的眼睛,向天望去。

    轰隆隆!

    话音才刚落下,整个大殿剧烈震动,殿顶更是犹如遭受千万雷霆轰击,蓦然倾塌下来。

    殿顶支离破碎,无数石块碎屑猛然坠落下来,来势宛如彗星陨落。

    在砖石碎木,烟尘飞扬之中。一只好似白玉似的手掌,穿破层层空间,掌力宛如九天之上的银河般倾泻而出,惊艳不可方物。

    玉罗刹扬天长笑,整个人焕发出超凡脱俗的气质,宛如一尊站在世界之巅的神魔。

    他右手倏然紧握成拳,一拳向天对轰。

    铺天盖地的拳劲弥漫至大殿的每一寸空间,仿佛有着颠倒日月的威力,庞大的存在感横贯苍穹。

    这是直来直去的一拳,普普通通的一拳。可当一拳打出,月光也黯淡下来,似乎光芒都被这一拳所吸收。

    砰!

    拳掌交击,空间在颤抖着,一股可怕的涟漪向四周扩散,四周的砖石碎木,立刻被掀飞。宫墙、廊柱也纷纷坍塌。

    顷刻间,这一座宫殿便已一片狼藉。

    “好一个玉罗刹,好一个神魔劲。”

    李君逢的身影至天穹降落,落在了一块巨大的碎石之上。

    玉罗刹的一双魔瞳之中燃气了无尽战意,悠悠道:“你果然还是来了。”

    他有些吃惊,数月不见,李君逢已然能够给他带来压力了。先前那一掌,即使是他,也不能有丝毫的小觑之心。

    李君逢笑道:“来,自然是要来,我可是要在这里当魔教教主的。”

    玉罗刹饶有兴致的说道:“哦,如此说来,那一块罗刹令在你手中。”

    李君逢道:“对,是在我手中。”他衣袍一拂,罗刹牌便出现在了手掌之中。

    玉罗刹摇了摇头道:“你可知道,你手中的并非真正的罗刹牌,拿在手里也没有什么用?”

    李君逢笑道:“非但罗刹牌是假的,连你儿子也是假的。玉天宝根本不是你儿子,你自然不会将真正的罗刹牌传给他。”

    玉罗刹目光一凝:“哦!?”

    玉天宝的确不是玉罗刹的亲生儿子,他的亲生儿子在出世后的第七天,就交给了一个最信任的人管教。

    也是那一天,玉罗刹收养了别人的儿子作为他自己的儿子。

    知晓这件事的人如今都已经作古了,这家伙怎么会知道?

    李君逢轻轻的摩挲着牌子,说道:“假作真时真亦假,假假真真,总是很难分辨了。我只需要把知道这牌子是假的人杀死,那它自然就是真的。”

    玉罗刹拍了拍手道:“好想法,好想法。只可惜,这个绝妙的想法,不可能实现。”

    李君逢也笑了,说道:“若不试一试,怎么就知道它不能实现。”

    玉罗刹拊掌道:“你既要自取灭亡,那本座就成全你吧!”

    话语落下,玉罗刹便已大鸟般朝着李君逢飞掠而来。

    其身形未至,携裹着几许阴冷的掌力便已入狂风过境般横扫而至。四周的砖瓦碎片,被这掌力包裹进去,立刻寸寸碎裂开来。

    李君逢亦是长啸一声,五指轮转,化掌为拳,一拳涵盖天地,四周的空气顿时灼热了起来。

    一拳轰击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