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掌:生死交战(本卷终)
    玉罗刹、李君逢皆是施展出如今的最强实力,他们今日乃是生死相斗,败者有殒命之危。

    而玉罗刹手上的“千蛇剑”实在是太诡异了,再加上那高超的剑术,强横的神魔劲,现李君逢的身上已划出数十道伤口,血流不止。

    此时,李君逢挥出最强一剑,迎击玉罗刹的剑招。

    可就在此时,玉罗刹手中的剑又起了变化,瞬间分解成无数细小的碎片,碎片排列有序,竟然形成了一个剑阵。

    这一个剑阵相互牵引,神魔劲在千百道碎片中游走,宛如电光一般。

    剑阵运转着,当李君逢的剑刺进这剑阵中时,顿时那磅礴汹涌的力量犹如泥牛入海一般,兴不起半点波浪,便被这剑阵化解。

    而这剑阵吸收了李君逢这一剑的力量,光芒更甚,千百道碎片就好似有灵性一般,腾挪旋转,化作条条毒蛇,朝着李君逢撕咬而来。

    李君逢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忙的将张开的血梅花抵御在胸前,可饶是如此,还是被这一股强大的劲气震的全身一颤,整个人横飞出去。

    “咳咳!”他已咳出了鲜血,这个人的精气神随着这一口鲜血的咳出萎靡了许多。

    李君逢倒飞出七八丈的距离,他的头是仰着的,天空中那一轮圆月映照在他的眸子之中。

    “好大的月亮啊。”

    他心中感叹着,天边的月,依旧是那般清冷。

    冰冷的月华洒在他身上,竟然让他心神澄澈开来。世间种种杂事,都犹如尘埃一般被拂去。

    与此同时,以往许多模模糊糊,宛如雾里看花一般的体悟,如今却是一触即破,许许多多的领悟流转于心。

    他的心灵再一次升华,就像是经历了一场灵魂层次的洗礼。

    这一种感觉很是玄妙,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月神图”,而原本模糊的“月神图”忽然就变得明朗起来。

    如果现在有纸和笔,那李君逢可以轻易的将“月神图”勾勒出来,那一道人影将会以更虚幻缥缈的形态呈现。

    似有似无,似虚还实。

    李君逢本来都准备跑路了,打不过就跑路,这不是闯江湖的常识吗?

    他对自己的轻功一向也很有信心,一边跑,再一边放暗器,他可不信这玉罗刹能够追得上他。

    可却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竟然让他领悟了只差临门一脚的“月神图”。

    生死之间有大机遇。

    呼!

    天地间一股极为精粹的能量疯狂朝着李君逢涌去,李君逢运转体内真气,只是片刻便就凝聚成了一道清冷的光团。

    这一道光团与至阳至刚的日轮相反,至阴至柔,更带着几许清冷缥缈之意。

    此名为“月轮”。

    在李君逢的运转之下,月轮逐渐偏移,到了左肩之上。

    右肩日轮、左肩月轮。

    感悟月神图,凝聚月轮,说是很长的一段时间,实际上却也不过几个念头罢了。

    而此时,李君逢受到千蛇剑的重重一击,人就要重重的砸在雪地之中。

    饶是李君逢身子不断的经过“日轮”淬炼,可此时若是真的砸在地上,再加上千蛇剑劲力的冲撞,却也要让他受不轻的伤,

    可就在此时,李君逢的身形忽然变得飘渺起来,仿佛不存在与世间一般。

    “轰”的一声,他已砸出了个巨坑。

    李君逢在巨坑中轻轻一跃,便跳了出来,拍了拍身上的积雪,神色淡然,似乎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玉罗刹再次杀来,没有多给李君逢半点调息时间。

    在他手中的千蛇剑化作千百道银蛇,掀起无数风雪,其锋芒吐露,显得可怕至极。

    李君逢体内月轮转动,他手中的长剑同时舞动。

    当当当当!

    眨眼之间,李君逢手中的血梅花便与玉罗刹手中的千蛇剑千百次碰撞,空中劲气不断炸开,漫天风雪飞扬。

    玉罗刹皱了皱眉,他忽然发现,李君逢的剑法竟然有了难以想象的变化。

    在先前,李君逢无论是剑法,亦或者是拳法、掌法,都是走大开大合的路线。至阳至刚。整个人宛如一轮烈日,焚烧所有靠近他的物体。

    可在此时,李君逢的剑法却变得缥缈空灵,就连他整个人的气质都有着惊人的改变。

    先前的李君逢即使面容清秀,可一举一动都充满了狂暴的力量。

    而在此时,却优雅无比,姿态淡然,如若谪仙降世。

    李君逢的防御,滴水不漏,竟无半点破绽。那剑法的转圜之间,更是虚实不定,让人防不胜防。

    更为诡异的是,就算偶尔能够击中他,他整个人在被攻击中时,身形就会变得虚幻起来,所受的伤也要小于预期。

    若说他先前是一轮照射万物苍生的大日,那此时就是缥缈虚幻的明月。

    “你的剑法变了!”又是一番进攻无效后,玉罗刹停了下来,驻足于一片雪地之中。

    李君逢微笑道:“这全靠阁下所赐。”

    他很满意“月神图”的力量,这是与“日神图”完全迥异的武功。

    日神图凝聚“日轮”,至阳至刚,攻势一旦展开,便是雷霆霹雳一般。

    而且日轮的力量,还能够不断淬炼**。若是有朝一日,肉身成圣,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

    而月神图凝聚出的“月轮”,则是让他变得缥缈虚幻,武功方面亦是如此。虚实间转换不定,更加倾向于防御。

    而且这虚实的转换,不只是武功招式,还包括他的身体。

    一旦他将要受到伤害,运转月轮,身体就会在一刹那化实为虚,大幅度的减少受伤程度。

    这一点,倒是让李君逢想到了石之轩的“不死印法”。那不死印法利用“阴阳相生”、“物极必反”的原理,能够随意在生死二气之间转换。

    非但能够化解对手的攻势,还能将对方攻来的真气化为化为己用。

    与不死印法一比,“月神图”在这方面似乎逊色了不少。

    对了,这月神图还有一个功效。那就是让李君逢的气息变得更加缥缈,容华绝代。

    下一次回到山庄之中,李君逢就可以很自信的对无痕公子说:“放弃吧,论美貌你是赢不过我的。”

    日神图、月神图并无强弱之分。但在此刻处于弱势的情况下,自然还是用月神图要好得多。

    日神图倾向于攻击,月神图则是防御。

    “现在你的剑法防御起来的确是滴水不漏,本座若要胜过你,至少要在三五百招之后。而你若要逃走,本座则是毫无办法。”

    玉罗刹摇了摇头,这算是他迄今为止,所遇到最难的一个对手。

    李君逢笑道:“你放心,在能打的赢的情况,我不会逃走。”

    玉罗刹将剑一竖,剑尖朝天,淡淡道:“你也逃不走。”

    他的灰色头发宛如瀑布般飞泄,衣袍垂在地上,却不染半点尘埃。

    玉罗刹忽的揭下脸上的面具,露出本来面容。

    “神魔劲的力量远远超过凡俗想象,如今,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神魔劲。”

    玉罗刹的容貌并不显得苍老,反而有着笔墨难以形容的俊美和摇曳,其额头上有一道玄奥的痕迹,此时宛如火焰一般的跳动着。

    在这一刻的玉罗刹,仿佛真正的化身神魔,充满了神秘莫测的力量。

    他的眸子中射出灿然金光,与清朗的月辉交相呼应,脚步向前一踏,一剑挥出。

    唰!

    快!无语伦比的速度。

    这一剑的速度如撕裂长空的闪电,如照彻幽夜的极光。以一种凌厉迅疾,狂暴有力的姿态朝着李君逢展开铺天盖地的攻势。

    一缕缕黑雾围绕着这一剑施展开来,形成了犹如九幽地狱一般的幻象,厉鬼、夜叉,也随着这一剑扑杀而来。

    李君逢从未见过如此快的一剑,那把是西门吹雪、叶孤城与他相比,都逊色了一筹不止。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当一把剑有了绝对的速度,便已经极为可怕,更何况这把剑还有许多难以想象的变化。

    李君逢有些吃惊,运转血梅剑,竭尽一身所能,再次与玉罗刹拼杀起来。

    当当当当!

    每一个呼吸间,两把剑都会交织出无数的电光火花,碰撞不知多少次。

    没有人能够形容他们的速度和力量。

    他们的剑斗已经到了一种难以想象想象的地步。

    李君逢身上又有新的伤口出现,如今的玉罗刹的确是强横的有些过分。

    速度、力量、招式都有着进一步的提升。

    不过,李君逢并未绝望。因为他知道,玉罗刹如今的这一种状态定然是有时限的。

    一旦时限过去,那么玉罗刹定然会陷入衰弱期。

    到时候,能够获得胜利的还是自己。

    当然,前提是李君逢能够坚持到衰弱期。

    玉罗刹忽然抬掌向天,似有托举日月的伟力。其五指轮转,对着空中的李君逢径直轰出一拳。

    李君逢同样拍出一掌,日轮转动,磅礴浩瀚的掌力天河般倒泄落下。

    轰隆一声。

    拳掌交接,李君逢身子再次倒退出十丈左右,身影不断在虚实中转化,化解这一股可怕的力量。

    但饶是如此,依旧免不了五内翻腾,吐出一口鲜血。

    玉罗刹身形紧随而至,千蛇剑斩下,剑意锋锐无匹,直来直去,看似没有多少变化,实则是变无可变,穷尽一切后招变化。

    他的剑法已经将剑意、剑势、剑术融为一体,再加上那一身恐怖绝伦的神魔劲,已然能够洞察世上任何物品。

    在这关键时刻,李君逢衣袍一拂,再次将血梅花拿在手中。

    他眸中闪烁着精光,血梅花、血梅剑同时刺出。

    与此同时,体内的日轮、月轮都在疯狂运转着,两股力量交融,竟然又让他的剑法产生了新的变化。

    阳中有阴,阴中有阳,这正是阴阳共济的一击。

    三剑交锋,形成了一股璀璨奇景,极尽凡人之想象。一道道涟漪扩散,大片大片的积雪消散,巨石、林地紧接被削平。

    突然之间,那一道惊艳璀璨的剑光消散,李君逢与玉罗刹脸色一白,以他们为中心,方圆十丈的距离都被削除了一个大坑,坑中劲气纵横。

    当当当当!

    神剑争锋,剑光流动,雪花被李君逢体内的热力溶化成水,又受到劲气一催,向四下攒射而去,弹出无数坑洞。

    而他们的眼中已经再容不下其他存在,只有对方的剑。

    茂密的树林、起伏不定的土丘,在他们眼中只不过是片平地,他们的剑到了那里,那里立刻便被毁灭一空。

    剑光忽然消散,两人的身形乍合便分,他们短暂的停顿了一下,口中喘着粗气。

    李君逢面如白纸,眼中却闪烁着光芒。

    经过先前的一番战斗,他将体内日月双轮的力量交融,竟然发挥出了极强的力量。

    这两股力量优劣互补,阴阳共济,让他足以与现在的玉罗刹争锋。

    可同样,这“阴阳共济”的力量是有代价的。

    这两股力量本来就是极端的,寻常人领悟修炼出其中一种,便足以跻身于顶尖高手。

    而同时运转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就相当于在一个杯子里倒完热水倒冰水,倒完冰水倒热水,如此反复,时不时的还将两杯水交融混合。

    这对于**来说,自然是会有极大的损伤。

    所幸,李君逢如今的**经过了“日轮”的淬炼,早已今非昔比。否则早就经脉爆裂而亡。

    看来,等下一次再回到《天下第一》的世界中,就要将金刚不坏之身搞到手。

    至于另一方面,则是对于内力的消耗,更是极为恐怖。

    也亏得李君逢的真气异于常人,否则同样支撑不住这样的消耗。

    李君逢抬头,双眸直视着玉罗刹,大喝一声:“你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受死吧。”

    说罢,挥动长剑,先发制人,杀了过去。

    玉罗刹额头的神秘纹路不断的跳动着,但若是细心观察,会发现这纹路已经黯淡了不少。

    他长啸一声,额头上的纹路再次绽放神光,只是那一幅完美的面容在这一刻变得有些扭曲。

    “杀!”

    两道身影再次交织在一起。

    (陆小凤世界暂时告一段落,后面还会再回来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