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皇宫
    这位赛华佗是天下第一神医,据说有生死人肉白骨之能,还担任着宫廷御医的职位。

    对了,他还有一个赛扁鹊的师弟,医术也是不差,算是天下第二名医。

    这师兄弟的名字让李君逢暗自吐槽不已。

    那赛扁鹊给李君逢把了把脉,片刻时间后,说道:“阁下这是被三股性质不一内力所伤,也亏得公子内功深厚,否则换了寻常人早就爆体而亡。”

    “这伤势虽然严重,若是慢慢调理,倒并不困难。但若要快速治愈,那就需要十几位名贵的中草药了,这些皆是可遇不可求。”

    李君逢道:“你老请说。”

    那赛华佗写了一张单方,递给了李君逢,随后便告退了。

    李君逢将单方打开,和师姐一起看了看。

    这单方中的确写了十几味草药,皆是奇珍。除此外,治疗方法也在其中,并不困难,只是药草难寻。

    两人合计了一番,巨鲸帮加上天下第一庄,这两个极为庞大的实力,能够凑齐其中其中绝大部分药物。

    最后只有一种,很难得。

    天山雪莲。

    这天山雪莲乃是至阴至寒的药物,是用来化解“日神图”力量必不可缺的,同时也珍贵无比,极难寻求。

    “天山雪莲吗?我立刻派遣天下第一庄的人手去寻找。”上官海棠微微皱了皱眉说道。

    “不用。”李君逢却摇了摇手,笑着道:“这天山雪莲的下落我已经知晓,待过些时日就将它取来,师兄你不用费心了。”

    他记起来了,这天山雪莲就在皇宫浴德池之中。皇宫守卫甚严,想要取出来免不了一些麻烦。

    上官海棠却也信得过李君逢,笑着道:“师弟你现在住在那里?”

    李君逢道:“天上居”客栈客栈一号房中。”

    上官海棠又道:“需要我在天下第一庄中给你找一座府邸居住吗?”

    李君逢摇头道:“暂时不需要。”

    上官海棠将手中的扇子一合,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待会就遣人将药材送到“天上居”去。”

    李君逢笑道:“那就谢谢师兄了。”

    上官海棠那一双美眸望着李君逢,又笑道:“你这次来,可是给了我一个惊喜啊。”

    李君逢心领神会,说道:“杨宇轩一案?”

    上官海棠点了点头,说道:“对,这件事义父对此也颇为赞赏。还有“黄”字密探一事,义父想要与你见上一面。”

    李君逢摸了摸下巴:“铁胆神候想要见我。”

    上官海棠点了点头道:“是。”

    李君逢笑道:“既然如此,那就约在两天后见面吧。”

    上官海棠道:“那你好好准备一番,毕竟黄字第一号密探可不好当,义父那一关可不轻松。”

    李君逢笑道:“好,我知道了。”

    ……

    李君逢的确是要好好准备一下,至少要将天山雪莲弄到手,让自己痊愈,恢复到巅峰状态。

    面对铁胆神候,也会多些底气。

    入夜。

    李君逢此时一身黑衣,双臂展开,整个人宛如一缕青烟一般升起,无声无息的朝着紫禁城飞掠而去。

    一轮明月高悬与天,清辉月色洒落苍穹,笼罩着整个紫禁城。这一座守卫森然的皇宫,在这一刻竟也似披上了一层浪漫的色彩。

    宫墙之下,灯火通明,一对对禁卫军来往穿梭,秩序井然的巡逻着每一个角落。

    李君逢的气息近乎接近虚无,身法却在不停的施展,只听的“嗖”的一道细微风声划过,便已穿入了皇城之中。

    这偌大的皇宫想要找到冰山雪莲所在的浴德池并不算简单,但所幸他已提前弄到了一张皇宫地图。

    他四下张望着,确认了一个位置后,便闲庭信步,走了过去。

    这皇宫中大内高手的确不少,但能让李君逢在意的也不过是一个曹正淳罢了。

    而他如今将“月神图”修成,月神图一方面提升了他的轻功,另一方面使得他的气息更加缥缈,难以察觉。

    因此,这虽是皇宫,可对他而言与后花园差距不大。

    而就在此时,李君逢鼻子嗅了嗅,忽然闻到一股诱人的酒香,心神一动,速度骤然提升。

    皇宫的美酒,还真没有尝过啊。

    李君逢这也算是犯了酒瘾,再加上这算是第一次出入皇宫,带着几许兴奋,他也顾不得太多。

    他飞身而起,一刻钟后,便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宫殿,打翻了几个侍卫,踏进了酒窖之中。

    莫约半个时辰后,李君逢带着几许醉意,扬长而去。也亏得这地理位置偏僻,酒窖中鲜有人来,这才无人发现。

    当然,即使被察觉,李君逢也并不在意。

    他一人的确抵不过千军万马,但他若是想要逃走,却也没人拦得住。

    李君逢微微有些醉意,不过却并未以内力逼出酒气,毕竟若是喝酒半点感觉都没有,那还不如喝白水。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李君逢转入一条廊道,前方赫然出现了一座宫殿,放眼望去,三个大字已经映入眼帘。

    浴德池。

    这浴德池便是皇帝沐浴的地方,那天山雪莲也藏在此地。

    因为当今圣上尤爱沐浴,因此守卫也是极其森严,想要悄无声息的进入,的确有些困难。

    李君逢一挥衣袖,顿时十来道乌光爆射而出,融入进夜色之中,没有半点声响。

    噗噗噗!

    十来个禁卫军顿时白眼一翻,纷纷倒在地上。

    李君逢立刻·电射而出,窜入浴德池之中。浴德池内金碧辉煌,正中则是一片水池,面积极大,一时间很难找出天山雪莲所在之地。

    李君逢双手贴着大地,一股劲气顿时沿着地面游走。

    “地神图”虽然尚未完成,但所幸让他的内力有了几分别样的作用。

    很快,李君逢便感知到一处地砖内是空的,将那地砖轰开,便已然从中取出一块盒子。

    盒子打开,在盒子中,正躺着一朵冰莲,纯洁无瑕,散发着一股冰冷之意。

    “好贼子,竟敢擅闯皇宫,你当死!”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大喝。这声音有些尖锐,却是中气十足。

    下一刻,大门被破开,一个快若闪电身影已杀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