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收获
    成是非身上有八大派绝学,同时还会金刚不坏神功,简直就是一个活的藏书阁。

    既然此次遇到了他,怎会有放过的理由。

    李君逢至于先前离开,一方面勘察四面八方,免得待会把成是非扒个干净的时候,被人看到,岂不就成了一生笑话。

    另一方面让成是非和云罗郡主放松警惕,毕竟成是非一身内功来自古三通,虽算不上惊世骇俗,却也差不太远。

    若是不小心激发了他的金刚不坏神功,变身小金人,怕是还很要花一番功夫才能将其解决。

    而偷袭的效率,显然是要高得多。

    片刻后,李君逢已经将成是非扒个干干净净。

    而在成是非肌肤上也露出一排排密密麻麻的文字,也不知用什么手段纹成,经过数日的时间依旧清晰无比。

    武当梯云纵!

    娥眉烈焰掌!

    玉女剑法!

    分筋错骨手!

    ……

    这上面所纹的,赫然是八大派的武功秘籍。

    原来,当初古三通被关押到天牢第九层后,神候每打败一个高手,便将其送去天牢,测试古三通的武功有没有退步。

    而古三通非但没有半点退步,反而通过吸功**,领悟了八大派的绝学,更上一层楼。

    后来,古三通便逆运吸功**,将一身功力和金刚不坏神功传给成是非,并且将八大派的武功纹在了成是非身上。

    李君逢子不断在成是非身上扫视着,将这些功法快速烙印在脑海之中。

    他对于寻常武学的需求并不大,观与不观,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李君逢主修的还是那五幅神图。那五幅图乃是他自天地所创,立意要远远高于寻常武学,而且与自身契合,能够发挥出十二成的威力。

    至于这一些武学,便是他用来映照自身所学,补全根基,也可以触类旁通,进行感悟。

    除了少部分的武学他会修炼一番,其余的基本皆是束之高阁。

    很快,李君逢便将这八大派武学看完了。

    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这里记录的都是八大派中最为精粹的武学,给他带来了许多的感悟。

    刹那之间,灵光乍现,以往许多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东西,都忽然间有了答案。

    一些武道上阻碍,亦是豁然开朗,拨云见月。

    “想不到,这八大派武学竟然对我有如此多的帮助。以他法,映照己法,补全自身根基,推动地神图的发展。”

    李君逢的确是小觑天下武学了,这些武学乃是千百年来,数代人乃至数十代人顶尖高手的精粹。

    而他的武学还只是早草创期间,没有一套完整的体系。

    经过与这七套武学体系对比,顿时让他有了许多领悟。

    这一次的领悟,远比上一次在少林寺观七十二绝技要广的多,要深的多。

    那七十二绝技说到底只是少林僧人的武学,虽然包罗诸多绝学,但总体方向却是有些狭隘。

    而今,这八大派精髓武学李君逢观了一遍,自然是收益良多。

    忽然,李君逢的气息变化起来,变得古朴自然,安静沉稳,浑身上下一动不动。

    仿佛自亘古以来,他就站在此地,而且可以站到万物都毁灭为止。

    接着,他眸中瞳光一闪,轻轻一弹指,一道劲气飞了出去。原本一旁有些枯黄的野花,竟然瞬间就鲜艳灿烂起来,焕发出勃勃生机。

    劲气在体内运转,一股盎然生机出现在李君逢体内。

    当着一股生机运转到剑伤时,竟然在愈合着,不过多时,那伤疤脱落,新生的肌肤已于四周的肌肤别无二致。

    只是李君逢的气息有些衰弱,脸色也有些苍白。

    运转着一股气息,对他也是很大的消耗。

    在他的丹田上方,有一道黄蒙蒙的气团在凝结着,看起来有些虚浮,刹那又消散一空,不复存在。

    “领悟还是不够,差最后一着。”李君逢呢喃着,眼中逐渐恢复清明。

    这八大派的武学给了他难以想象的领悟,可想要凝聚“地轮”,画出地神图,却也不太够。

    “算了,算了,做人不能太贪心,这也算是意外之喜吧。”李君逢摇了摇头。

    这的确是意外之喜,而这一次的领悟,至少让他省去了三四个月苦修时间。

    接下来,便是最让李君逢期待的金刚不坏神功了。

    只是这一门功夫在成是非的皮肤上并没有记载,只能从其口中获得了。

    李君逢俯下身子,又将成是非身上的衣服穿上,以免待会露出破绽。

    嗯……

    李君逢眉头一皱,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师父无痕公子号称“春梦了无痕”,行走江湖时可是书尽风流,引得无数美人为之侧目。

    可反观自己,出山庄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非但没有赏天下神兵,第一次替人宽衣解带竟然还是一个男子。

    “师父,徒儿对不起你老人家的教导啊。”

    李君逢叹息一声,忽然一指点在成是非身上。那成是非猛然睁开眼睛,只是双眸无神,并未完全恢复意识。

    “成是非,告诉我金刚不坏神功的秘诀。”

    李君逢一根手指点在了成是非的眉心,四目相对,一股无形的气机从李君逢身上散发出来,让他整个人变得宛如黑洞一般,就连四周的光线也暗了下来,似乎是被他吞噬了一般。

    而他的声音依旧温和,但却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使人不自觉的吐露真言。

    李君逢提出的这个问题,若是再成是非清醒的时候,他定然回答不出来,因为他自己根本就不知道金刚不坏之身的秘诀。

    古三通传给了他运行方式,并不复杂,让他轻易的就可以化身“金人”。

    而他之所以能够施展出来,只是因为他已经将金刚不坏神功达到了融会贯通的地步。

    关于金刚不坏神功的记忆,已经更深层次的烙印进他的脑海之中,下意识的便施展出来。

    而成是非能够施展出八大派武学,原因也是如此,这些武学早已存在于他的脑海之中。

    否则成是非连字都认不全,只看了身上的武学秘籍一两眼,就将八大派武学尽数施展出来,那他自身也未免太过妖孽了。

    成是非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引子,让他回忆起某一门武功,得到提示,那相对于的武功也就自然而然的施展出来了。

    不得不说,那古三通的确是将吸功**推进了一个崭新的层次,实在不可思议。

    古三通逆运吸功**,非但将一身深厚的功力传输给了成是非,就连关于武学方面的记忆也传给了他。

    也是因此,成是非只需要稍加磨炼,便可以轻易的成为了一个绝顶高手。

    只是类似于这样的传功方式,会导致成是非的心性也会向古三通偏移。

    而且成是非所有的武功绝学都是来自于古三通,他很难再走出古三通的影子,更有可能是成为第二个古三通。

    很快,李君逢便从成是非口中得到了这金刚不坏神功的修炼方式。

    这一门武功练成之后,施展此功人体外貌如金甲、可抵御一切外力,以达到“刀枪不入、万毒不侵、金刚不坏、至钢无敌”的层次。

    当然,这说法自然是有些夸大。

    依照原来的路线,铁胆神候吸收了曹正淳、湘西四鬼等人的功力,便破了成是非的金刚不坏身。

    只要力量足够强大,不管什么武功都能一拳破之。

    不过,纵然如此,金刚不坏神功算的上是一门绝学,真正的绝学。

    李君逢离开了,而云罗郡主和成是非还晕在草地上,莫约半柱香的时间就会醒过来。

    他们都被施展了摄魂术,并不会记得先前发生的事情,只以为是两人晒着太阳就睡过去了。

    ……

    李君逢捏了捏鼻子,嗅着空气中淡淡的香味,施展轻功,朝着某个方向掠去。

    用了莫约半个时辰,他便来到了一座宏伟的山庄之前,山庄上挂着快匾额,上书龙飞凤舞四个大字。

    护龙山庄!

    “果然是这里。”李君逢心中一动,护龙山庄无疑是最佳的考核之处,这里布满了陷阱机关,高手如云。

    李君逢站在山庄外,并没有立刻行动,而是比起眼睛,微微感悟了一番。

    “山庄的校场前站着一个人,气息很是强横,而且隐隐中带着杀意。除了他外,四面的还有十二个高手,不过不足为虑。”

    如此想罢,李君逢便推开了山庄的大门。

    李君逢已经看到了校场中的那一位乌衣男子,手里提着刀,面色冷漠,嘴唇紧抿,眼神冷酷而无情,仿佛时间已没有让他可以动容的事情。

    “地字一号密探归海一刀?!”李君逢上前走近道。

    那乌衣男子冰冷道:“正是。”

    李君逢摇了摇头道:“看来神候为了我,还真是兴师动众啊。”

    他心神一动,已经感知到在某个偏僻处有一道隐晦的气息,正在注视着他。

    这一道气息很熟悉,若是没有猜错,应该便是铁胆神候。

    看来铁胆神候还想要再次验证自己的实力。

    “不必多说,想要拿到两剑宝物,便请出手吧!”归海一刀冰冷的说道。

    李君逢笑着道:“何必要打打杀杀啊,不如你我用剪刀石头布决定胜负,你看如何?”

    “唰”的一声,回应李君逢的只有出鞘的长刀。

    只见归海一刀足尖一点,身临虚空,掌中的长刀高举过头,旋即一到劈斩而下。

    霎时间,雪亮的刀光宛如苍穹之下飞泄而落的银河,铺成一道巨大的刀幕,斩落下来,惊艳不可方物。

    归海一刀师从霸刀,此一刀斩出,刀气纵横凌厉,杀机洋溢。此招凌空击下,一刀斩空,更呈现出一种碾压式的气魄。

    他名为归海一刀,往往出手只需一招便决定胜负。

    天下间能够接下他一刀的,并不多。

    咔!咔!

    李君逢手中的千蛇剑分裂,银丝飞舞,一柄利剑顿时化作千百道随便,急速变化着,交织成一道道落网,密不透风。

    刀光、剑光同时大盛,绽放出夺人心魄的神采。

    “这是第一刀,接我第二刀。”

    归海一刀第一招无功,反而显得兴奋起来,脸上虽然依旧平淡,眼中却有神光焕发。

    他对李君逢的这一件气门兵器颇有兴趣,因此欣然接下了这一个任务。

    此时,归海一刀战意升腾,掌中长刀挪腾变化,气流都被秘籍的刀光绞的粉碎。

    他的刀法越发勇猛霸道起来,其中更是充满了一股绝情、绝义的意味。

    一刀斩出,非但要将对手击败,就连自己的性命也顾不得了。

    李君逢却是神色不动,就连身影也不曾有半点摇晃,只是将手中的千蛇剑舞动的越发快了起来,宛如闪电一般。

    当当当当!

    刀光与剑光连绵交击,以李君逢未中心,他脚下半尺之外,就好似刮起了一道狂飙,引起了地震,地面寸寸碎裂,无数刀剑痕迹显现,密集如蛛网一般的巨大裂缝不断蔓延看来。

    他们虽只是用了一招,却原胜寻常人的百招、千招。

    “这是第三刀,也是最后一刀。”

    长刀横挥而出,刀光如龙卷起,一刀破空斩向李君逢的同时,空气呲呲作响,气流不住的向刀身涌去,成为了刀势的一部分。

    刀光飞泄而来,疾如闪电一般,而归海一刀整个人也几乎溶如到刀光之中,不分彼此。

    李君逢却并不直面其锋芒,施展身法,轻灵如飞絮,同时千蛇剑狂舞,叮叮当当碰撞着长刀。

    “三刀已过,你可以走了。”刀势还未完全施展出来,归海一刀便收刀回鞘,剑光也随之崩碎。

    这倒并非是他放水,而是他这一刀的刀势并非永无止境,李君逢不断后退,同时在以千蛇剑作为消耗,这一刀无论如何最后也只有做无用功。

    “嘿。”李君逢冷笑一声:“你小子是打够了,我还没有出手呢!”

    千蛇剑合并起来,陡然向前送出。这一招轻灵无比,更带着一股缥缈虚幻的意味。

    隐隐间,归海一刀生出一股危机感。他只觉得这一剑宛如清风,无所不在,无形无迹,更是难以防御招架。

    风神三式,清风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