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酒色财气
    归海一刀的确很强,其自幼师承霸刀门下,深得霸刀真传,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莫说年轻一辈,就算是老一辈里也鲜有能与之争锋者。

    可与此时全盛状态的李君逢比起来,却逊了一筹不止。若是李君逢愿意,先前至少有三次重伤其的机会。

    只是因为铁胆神候的缘故,他并未出手。

    但吃了对方三招,却不还手,那也并非李君逢的作风。

    因此,李君逢使出了风神三式中的“清风明月”,长剑舞动,道道涟漪绽放。

    剑势越发缥缈起来,那剑光更似皓月清光,洒向整个校场,将方圆四周都化作空山灵雨的胜境,如真似幻,却又动人至极。

    这一招的确是“清风明月”,但它此刻所蕴含的灵机变化,纵然是剑惊风亲临,只怕也要跌掉下巴,难以相信。

    李君逢终究不是剑惊风,他们的理念不同,功法亦是不同。若是依样画瓢,只怕连剑惊风的五分神髓也无法发挥出来。

    如今这一招“清风明月”,已融入了李君逢关于“月神图”的感悟,越发的缥缈灵动,孤高脱尘。

    若论威力而言,绝不会比剑惊风亲自施展逊上半分。

    归海一刀脸色微变,他的刀法更加擅长攻击,防御是他的薄弱点。只听其长喝一声,手中长刀赫然斩在了虚空之中,刀气凛然,一往无前。

    当!

    一刀一剑与半空中交击,炸开一窜耀眼的火花,两条身影在空中乍合便分。

    “多谢赐教,再见。”

    李君逢反手一转,千蛇剑已经归入鞘中。他的身影如蛟龙一般飞腾而出,凌空一折,几个起落间,人已射入护龙堂之中。

    归海一刀嘴角渗出一缕血色,脸色微泛苍白,手中的刀柄却捏的更紧了,就连目光也越发冷冽起来。

    他,败了。

    最终,归海一刀深呼一口气,“锵”的一声,收刀回鞘,离开了校场。

    ……

    另一边,李君逢已经进入了护龙堂之中。

    护龙堂极为宽敞,这里是朱无视处理政务、接见下属所在之地,在正上方,便是铁胆神候的座位。

    李君逢也不在意,只是捏了捏鼻子,在空气中轻轻的嗅了嗅,又穿过两条走廊,便来到了另一个偏僻的房间中。

    他将手贴着墙壁,微微感应了一番,便伸手向一旁挂在墙壁上的铜镜摸了过去。

    将那铜镜摩挲了一番,李君逢使劲按了按铜镜上的菱形雕饰。顿时响起“轰隆”一声,一旁的书桌被移开,显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穴。

    李君逢捏了一枚银锭在手,劲气一催,一道银光便如流星一般下坠。

    “蓬”的一声,发出一道闷响,似乎是撞在了结实的地板之上。

    李君逢暗中揣摩了一番,洞穴并不深。应该没有装机关。若想要从这狭窄的洞穴中逃生,也很有难度。

    思考片刻,李君逢身形一纵,便已落入到窟窿之中。

    另一边,在这个房间外,站在铁胆神候和上官海棠二人,他们两人都在观察着李君逢的这一场考核。

    铁胆神候眉头一掀道:“果然不愧为无痕公子的徒弟,就连机关之术也极为精通。”

    这李君逢的武功的确很强,和自己预算的相差无几,除此外,还精通旁门之术。若是通过考验,的确可以成为自己的一把刀。

    不过,还需要是要谨慎、小心。

    他所行的是“谋篡”之事,一旦泄露,便有凌迟之危。若是被自己所养的蛇所噬,那就贻笑大方了。

    上官海棠却皱了皱眉头,暗忖道:“看来我离开山庄的那段时间中,师弟也并没有闲着。”

    在上官海棠离开桃花山庄之前,李君逢对于机关之术也就是一知半解。

    可在今日,竟然一下就找到了机关所在,实在是让她始料未及。

    她却不知,这是李君逢进一步领悟“地神图”所带来的结果,而并非机关术的原因。

    “走吧,我们下去看看一看你师兄的表现。”

    “好。”

    ……

    李君逢一坠入地面,脚下立刻传来一阵厚实的触感。他将真气运与双眼,眼前的黑暗立刻变得明亮了几分。

    这是一条幽深狭长的地道。

    随即,李君逢拇指扣着食指、中指连连弹出两道炙热的劲气。

    呼!呼!

    在地道的两旁,便各自燃起了一排蜡烛,彻底的将这一条地道照亮。

    李君逢沿着这条地道前行,不多时地道便出现了数个岔口,岔口里都有点燃的蜡烛作为照明。

    李君逢李君逢嗅着空气中若有若无香味,很快选择着了其中一条岔口。

    只是李君逢并未立即进入岔口之中,而是又拿出一块银锭,弹了出去。

    “当”的一声,银锭重重的砸在里地板上,顿时尘土飞扬,砸出了一个大坑。

    嗖嗖嗖嗖!

    就在此时,那岔口通道之中响起机关运转的“咔咔”声,紧接着一排排箭矢便从通道中攒射了出来。

    这箭矢虽然是机关运行,比不得高手使用的强弓劲弩。但却也十分密集,不容小觑。若是寻常之辈,怕是一个回合就要被射成筛子。

    李君逢苦笑的摇了摇头,玩来玩去都是这些老花样,没有一点新鲜的,可真是让人无聊。

    此时,另一间密室之中。

    这一间密室有两面奇特的镜子,通过一些奇特的机关之术,竟然能通过镜子观察到李君逢的情况。

    而密室中站着两人,正是铁胆神候与上官海棠。

    铁胆神候微微拊了拊下颌的胡须,笑道:“他果然看穿了。”

    上官海棠亦是笑道:“师弟从小机灵,能够看出也并不为奇。”

    铁胆神候又道:“他的轻功如何?”

    上官海棠笑着道:“在我出山庄之前,师弟的轻功便已有江湖一流水准。到了如今,想必就算不曾“踏雪无痕”修炼到了最高的层次,却也不远了。”

    铁胆神候点了点头道:“那看来这一关对他来说,并不困难。”

    李君逢的轻功本就高明,再加上剑术超凡,想来很快就可以通过此关。

    上官海棠嘴角抽了抽,哑然失笑道:“不,看来师弟这一关怕是要等一会了。”

    铁胆神候又望了过去,却不由得一愣。

    原来,李君逢并没有快速飞身通过这一条岔口,而是从怀里摸出十来个铜板,十指轮动,不断的将铜板弹射到通道之中。

    而那通道受到感应,便不断的放出箭矢。几轮下来,这个通道中都插满了一层箭矢。

    李君逢却也就乐此不疲,脸上带着干净清爽的笑容,就好似小孩子找到了一件有趣的玩具一般。

    “海棠,去把甬道的机关关掉。”铁胆神候终于坐不住了,挥了挥手说道。

    这里的机关可都是他花大价钱请人打造,可别被这小子玩坏了。

    上官海棠笑道:“海棠知道了。”

    心中似暗忖道:“师弟从小的顽劣性子就没有改过啊。”

    于是,李君逢手中的铜板还未掷完,那机关便没有了动静。

    这让李君逢很是遗憾,他本来还想要试一试这机关到底可以发射多少波箭矢。

    甬道阴森而黑暗,蜡烛的光芒很是微弱,而在甬道的尽头,则是一扇金黄色的大门、

    当李君逢将大门推开,人还未进去,已有一片辉煌的光辉洒了出来。

    在这漆黑的大门后,赫然是数不清的金银珠宝,堆成一座座小山。

    金光耀眼,灿烂的使人眼花缭乱,就连李君逢的身子也似覆盖上了一层金光。

    李君逢撇了撇嘴,心头暗道一声:“还是老套路。”

    唤作其他人,见了这金山银海。纵然不会为之疯狂,生出异心,只怕也要震惊失神。

    可对于李君逢而言,这些金山银子却几乎没有半点意义。

    在另外两个世界,他早已经捞了无数的财富。就这一点东西,在他心中连半点波澜也不能泛起。

    他绕过了金山银山,继续向前行着。

    上官海棠和朱无视却也并不吃惊,或者说,身为无痕公子的弟子,若是连这些钱财也看在眼里,那才是会让他们吃惊。

    片刻后,李君逢又推开了一扇门。

    当门一推开,一股难以想象的酒菜香气窜到了李君逢的鼻子之中。

    他已看到了一张桌子,桌子上则是一席盛宴,菜肴丰富而精致,那酒香更是诱人,几乎比李君逢在皇宫酒窖中喝的还要香。

    而在桌子上放着一张纸,纸上写这这样一行字。

    “喝酒、饮汤、吃菜。酒喝三杯,汤饮三勺、菜各取三箸。”

    李君逢四下打量了一番,并没与机关暗道。便依照上所述要求,喝酒、饮汤、吃菜。

    他的肚子的确有些饿了,从上午开始便一路奔波,没有进食饮水。

    而原本肚子只是有少许的饥饿,此时按照纸条上的吩咐哦做完后,这饥饿感却越发的强烈起来。

    那一桌酒菜盛宴似乎是在想李君逢发出无声的邀请,让他尽情的吃喝,不必去管纸条上的内容。

    “这一关的内容倒是有趣。”李君逢心神一动,已猜出了这一关的本意。

    饥饿是所有人都无法避免的,而一旦当一个人再也挨不住饥饿时,会无论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都不会难以想象。

    这一路奔波,还有先前通道的箭矢,都是用来消耗李君逢的体能,让他感受到饿。

    而若是没有品尝到这些美食美酒也就罢了,可偏偏让你浅尝辄止,那就实在有些熬人了。

    李君逢长长吐出一口气,等了一小会,四周半点动静也没有。

    他也毫不在意,盘膝而坐,却是在感悟那一幅“地神图”。这里是地底,却不知感悟这地神图是否会有更多的领悟。

    而越是感悟“地神图”,他便越能发觉地神图的奥妙玄机。

    沉稳、凝重、而又养育万物。

    李君逢双眸紧闭,丹田之上似乎似有一团黄蒙蒙的气息在凝结。他衣袍轻拂,手指轻轻的点在地上。

    忽然,一株不知名的野草竟然破土长出,散发出勃勃生机。

    “波”的一声,那一团黄蒙蒙的气息又消散一空,而那一株草竟然也快速的衰败下去。

    李君逢反复实验了三次,他体内的“地轮”可以短暂的凝结起来。而这“地轮”有着“生”的力量,能够控制着一些植物生长,也能治愈体内伤势。

    这倒是让他忽然想起了两门绝学,一门是《葵花宝典》,据说此功练到最后,可以天人化生、万物滋长。

    还有一门《罗摩内功》,能够生残补缺、再生造化。

    若是将这两门武功弄到手中,或许便能进一步推动“地轮”的凝聚。

    正如此思考着,便听得“轰隆”一声,在一旁的石壁之上,忽然就出现了一道门户。

    李君逢将气息调整到巅峰,走了进去。

    这里倒是空旷得很,只是一进去,便能够闻到一股异香。与此同时,还有一阵阵轻柔婉转的乐声,不知从何处传来。

    李君逢的呼吸微微急促起来,脑海中产生了幻象,眼前仿佛有美人歌舞,那美人儿足尖轻点地面,便似蝴蝶般的转动起来,笑语盈盈,秋波明媚。

    “得,我算是明白这里的套路了。除了开始用到的箭矢外,接下里便是“酒色财气”的考验。”

    李君逢并不是那样容易中招的人,但是给他下药的人的确是精通药理之术,几乎到了让人防不胜防的地步。

    首先下药便是先前的酒菜。每一样菜中下了一点难以察觉的毒药,然后让李君逢静静待了一段时间,等他体内药效的发挥。

    进入到了这这一间房屋之中,便是以熏香和乐声来勾起他体内的**,**一起,原本体内的药性便彻底的催发出来,引起种种幻象。

    若是他不能把持,便要深深的陷入幻境之中。

    “下药的那混账家伙,等老子出去了,就要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呼!

    李君逢体内的日轮疯狂运转着,他整个人宛如火山一般,滚滚热浪从他身上散发出去,将所有外来之物通通焚烧殆尽。

    片刻之后,李君逢便恢复了清明。

    咔!

    不远处,又是一道大门打开。

    那么,这一道大门后又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