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欢笑
    入夜。

    淡淡的月辉洒下,给护龙山庄带来一层朦胧而神秘的色彩。

    在护龙山庄的校场之上,盘踞着两条长达三四丈的石龙雕像,张牙舞爪,好不威风。在月光下更是栩栩如生,仿佛随时都能破空飞天。

    在石龙的阴影中,站着一道人影,目若秋水,出神的望着天上的那一轮明月,也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每当天上月圆,上官海棠总是会想起一些伤心的往事。

    她的家小时候乃富贵之家,父亲也是一个大善人,救济贫困,修桥铺路。

    可也是因此,引起了一伙匪徒的觊觎,烧杀劫掠,全家死于非命。而唯有她,在尸体中躲了三天三夜,最后才被铁胆神候救出。

    自那时起,她便只有躲在暗处,她能够看见别人,别人看不见她时,才会有几许的安全感。

    知道这件事的人很少,却也成了她的心病。

    “师姐,你果然在这里。”

    不远处,一道白色的人影走了过来,白衣如雪,温润如玉,带着飘然之态,正是李君逢,他手中还拿着两个酒壶。

    上官海棠眸光流转,红唇亲启,笑着道:“师弟,恭喜你成了“黄字一号密探”。不过怎么还不去睡觉,都这么晚了。”

    李君逢走近,也学着上官海棠靠在石龙上,笑着道:“因为想找师姐你说会话啊,师姐不会不欢迎吧。”

    说着,递给了上官海棠一壶酒。

    上官海棠接了过去,不禁失笑道:“以前在山庄的时候,我们就经常背着师父偷酒喝。”

    说罢,便仰着头咕噜咕噜喝了几口。若论气魄豪迈,师姐可是不输人半点。

    李君逢“幽怨”的望了她一眼,叹息似的说道:“是啊,还有人偷酒被师父给抓住了,一下就把她的师弟供出来了,害的她师弟被罚抄几百遍经书。”

    上官海棠吐了吐粉舌,俏皮道:“一个人抄书多无聊啊,两个人抄书才有趣。再说啦,师弟你出卖我的次数,绝对比我出卖你的次数多得多。”

    这两个家伙,童年除了彼此外就没有玩伴,因此一遇到事,就选择让对方一起承担,无论好坏。

    李君逢哈哈一笑,又捡了些童年趣事来讲,两人的心情都很不错,时间过得飞快。

    莫约过了半刻时辰,上官海棠这才道:“师弟,你这家伙属于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才不信你是没事找我。”

    李君逢打了个响指道:“到底还是师姐了解我,我到这里来是想要问师姐一件事。”

    上官海棠笑道:“你我师姐弟,有什么事便直接问我就是了。”

    李君逢笑道:“很简单,我就想知道,是那个缺德的家伙在考核的酒菜里下的毒药,又在下一关放的**香。”

    上官海棠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凝滞,又道:“师弟,这本是考核的一部分,难道你还想要报复那设计关卡的人吗?”

    李君逢似笑非笑的看着上官海棠,笑着道:“不不不,我可不会报复,我只是想要给那家伙看一个大宝贝。”

    上官海棠语重心长的说道:‘师弟,你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那考核的内容越难,也就越证明你的优秀,也就越让义父看重,你应该感谢那人才对。’

    李君逢眼睛直视着上官海棠,目光灼灼道:“师姐,给酒菜里面下毒的,不会就是你吧?”

    上官海棠带着几分娇嗔的语气说道:“师弟你说笑了,我们可是同门中人,我可不会对你动手。”

    李君逢却也不多说,走上前去,握住上官海棠的一只柔滑细腻的芊手,直直的看着她。

    盯~

    上官海棠被他看得脸蛋滚烫,扭过头去,娇嗔道:“好啦好啦,就是我动的手,谁让你小子总是作弄我啦,调皮捣蛋,出山庄也不来找我。而且这也是义父吩咐的,务必让你中毒。”

    李君逢在医术方面并不是特别擅长,但在下毒、解毒方面倒是有着很深的研究。

    寻常毒药于他而言一眼就可以看穿,就算是那些下毒方面的行家也很难让他中招。

    并且,李君逢在江湖中都是以“剑仙”而闻名,料想铁胆神候也不会花费如此功夫来对付他。

    所以只有对李君逢极为了解,却同样精通毒药的师姐才能施展出如此手段。

    “好啦,我都已经说出来啦,你还不快放手。”上官海棠咬着嘴唇,轻声说道。

    “不能。”李君逢笑道:“我一放手,你只怕立刻就要跑掉。”

    上官海棠苦着脸道:“师弟,这是义父吩咐我做的。冤有头债有主,你若要找麻烦,也应该去找他才对。”

    李君逢一本正经道:“可我打不过他,就只能找你的麻烦。”

    上官海棠委屈道:“那师弟你要怎么才能放过我。”

    李君逢思忖了一番,笑道:“师姐,就请你听我唱一首歌吧。”

    上官海棠疑惑道:“听你唱歌?”

    她原本以为李君逢是要故意为难,却没想到竟然会是如此轻松的一个要求。

    李君逢点了点头道:“对呀,唱歌。”

    上官海棠道:“那你保证唱完了,便不再为难我。”

    李君逢道:“好,我保证。”

    上官海棠美眸中闪烁着光芒,笑靥如花道:“那你唱吧。”

    她小时候也经常听李君逢唱歌,只是李君逢唱出来的歌曲大多都有些怪异,但却又出奇的动听。

    李君逢咳咳了两声,眼中蕴着笑意,开口唱道。

    “去年今日此门中,

    映日荷花别样红。

    飞流直下三千尺,

    人生长恨水长东。

    相见时难别亦难,

    一别西风又一年。

    明朝散发弄扁舟,

    载将离恨过江南。”

    ……

    这才一开口,上官海棠便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笑的花枝乱颤,肚子发疼。

    若不是李君逢还牵着她一只手,指不定还要做出什么不雅的举动出来。

    一曲唱罢,李君逢便笑道:“怎么样,这首歌如何呢。”

    上官海棠脸上的笑意还未散去,把酒壶放在一边,揉了揉肚子道:“唱的很不错,不过你可以将我的手放开了吗?”

    李君逢放开了她的手,却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弹了一下道:“接下来我唱你跳,就像小时候那样。”

    上官海棠摸了摸额头,欣然道:“好呀!”

    李君逢打着节拍,笑着唱道:“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目空一起也好。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直想换的半世逍遥……”

    上官海棠素手往秀发一抹,顿时三千青丝垂泄。她足尖轻点地面,纤腰扭动,整个人便宛如蝴蝶般轻盈的转动起来,翩跹如九天仙女。

    “师弟啊,有的时候你还真是讨人喜欢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