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林品如
    那石像幻化成人,身形婀娜,速度却快的不可思议,一瞬间就掠到了另一堵墙后,只有渺渺的声音传来。

    李君逢的记忆很好,只要听过一次的声音,便绝不会忘记。

    薛冰的声音如清泉流水,澄澈、纯净,却又带着几丝别样的顽皮。上官海棠的声音灵动中又带着英气,巾帼不让须眉,内里却有不易察觉的柔弱……

    而眼前这位观音的声音,却是温柔至极,令人心神具碎,恨不得将心肝都掏给她。

    同时这声音中隐隐有带着几分淡漠高傲之意,似乎身处云端,看不上世上任何人。

    嗯……

    这么一分析下来,他觉得自己可以去做阅读理解了。

    李君逢摇了摇头,将这些奇怪的分析甩了出去,笑着道:“若你是弱女子,那这世间绝大部分的男子,岂不都是连风都能吹倒在地。”

    “哦!”那石像观音咯咯笑道:“如此看来,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李君逢悠悠道:“光听这声音,便已经能够想到她的主人是个风华绝代的美人儿。而能够凝精气,扮成一具石塑佛像的盖世神功,还居住在沙漠之中的。”

    “我想,符合这三个条件的,也许就只有一个人。”

    那石像观音微微扬起了嘴角,她喜欢别人对她的恭维,特别是这种不露痕迹的恭维。

    李君逢推了推不存在的眼镜,淡淡道:“所以真相只有一个,你就是……衣服很骚的林品如!!”

    那神秘的石像观音:“……??”

    这什么玩意?

    衣服很骚的林品如是谁?!

    李君逢咳咳了两声,这才又道:“刚刚开玩笑的,不要介意。我知道,夫人就是大沙漠中的石观音。大名鼎鼎,如雷贯耳。在下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风华绝大,名不虚传。”

    不错,躲在暗中的正是石观音。

    只是石观音现在被李君逢称赞,心情并不怎么美丽,反而觉得这家伙可恶至极。分明知道自己的名头,竟然还来调侃。

    石观音在这一片沙漠之中是一个神秘而可怕的人物,江湖中有着关于她的种种传说。

    传闻中她狠辣绝伦,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武功高的离谱,从来没有人能在她手下撑过五十招,而且还是一位相貌宛如天仙的美人儿,倾国倾城。

    凡是生活在沙漠之中的人,一听到石观音的名字,就没有不害怕的。

    可对于男人来说,却又总想要付出性命,见一见那绝世的美人。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这一种极致的矛盾下,让石观音在整个人充满了神秘莫测的魅力。

    李君逢又笑道:“夫人既然已经现身了,又何必躲躲藏藏,也务必让在下目睹夫人绝世容颜。”

    石观音终于又恢复了往时的姿态,咯咯笑道:“奴家不出来,这都是为了公子你好啊。”

    李君逢道:“为了我好?”

    石观音笑容依旧是那样的动人,笑着道:“因为我一露面,公子就免不了沦为裙下之臣。而偏偏奴家最近还有许多未完成的事,忙得很。最多与公子一夕之欢,而不能长相厮守。

    “一夕之欢后,公子便不免为相思所苦,茶不思、饭不想,形神消瘦。若是不见到奴家的样貌,自然就没有这么多的苦恼了。”

    这本是极为无礼,极为惹人发笑的话语,可在石观音口中娓娓道来,却是理所当然,没有半点不适。

    李君逢险些气笑了,说道:“夫人如何美丽,我是不知道。但若论脸皮的厚度,若天下共有十墙之厚,那么夫人就已占了其中八墙。”

    石观音那银铃般的笑声又响了起来:“你这话倒是说得十分风趣,若非奴家有事,现在早就把你个掳走了。”

    李君逢笑道:“可是我没有事啊,就让我来目睹目睹夫人的绝代风华吧。”

    话语说罢,他展开身法,手臂一动,血梅花刺破长空,哗啦的点了出去。

    血梅剑并没有抽出来,可血梅花的伞尖、伞骨本就坚硬无比,经过李君逢这一催动,便是铜墙铁壁也要戳出个窟窿。

    轰。

    果不其然,那一面墙壁已然已然破开,石头碎屑不断纷飞。

    而在墙壁后的那一道人影就好似早有预料一般,身子已飞掠到十来丈外。

    而在这时,李君逢也才真真切切的看到了石观音。

    石观音身上穿着纯白色、一层不染的轻纱,一阵风刮过,她仿佛就要乘风而去了一般。

    她的脸上蒙着面纱,虽然没能瞧见她的脸,想来他必然是天仙国色,绝代无双。

    “公子好狠的心呐,竟然真的对奴家下杀手。”她话语中有几分凄切的意味,好似饱尝人间冷暖,顾影自怜的歌女舞姬。

    李君逢笑道:“怎么会是下杀手呢?分明是这天气太热了,我想要在你身上开一个窟窿,给你透透风罢了。这分明是大好人所为,夫人应该感谢我。”

    下一刻,他的身形化作一道白芒,同时血梅花凌空一搅,漫天风沙卷起,依附着这一剑,化作一条怒蛟狂龙,朝着石观音冲杀了过去。

    对于这样比蛇蝎还毒的女人,李君逢出手果断犀利,绝无半点迟疑。

    石观音眸子微微一凝,她从这一剑中感受到了威胁,

    “既然如此,那不妨看看公子有没有这样的本事吧。”

    娇叱声中,她右手微扬,另一条水云长袖腾空而起,夭矫变化如龙。

    看似柔软的长袖,在劲气的催发下,汹涌如海浪般滚动,磅礴似天河倒泄的力量在其中吐出。

    “嗤”的一声,李君逢的血梅花点进长袖之中,竟也感到一股轰然巨力传来,一时间竟无法前进半分。

    可随后他身形一旋,血梅剑锵啷出鞘,剑光一闪,那长袖便嗤嗤碎裂,蝴蝶般纷飞。

    “好好好,公子的剑法高绝,已然有与薛衣人一较长短的资格。只可惜,奴家今日还要要事再身,便不奉陪了。”

    只见那石观音一只手掌晶莹如雨,玲珑剔透,仿佛带着玉石般温润的光泽。

    她手掌转动,汹涌的掌力至她手心喷涌而出。而她的掌力已然到了如意曲折的境界,直直的向前推出手掌,掌力的轨迹却变化莫测,不断轰击在大沙漠之中。

    黄沙漫天飞扬,仿若大海上掀起的万丈波涛一般,更是将石观音的身形彻底的遮掩住了。

    李君逢剑斩虚空,刺破层层黄沙,可那女人却早已不知踪影。

    “好快的轻功,好厉害的掌法。”

    李君逢喃喃道。

    石观音本就在沙漠中待了数十载的时候,再加上一身超凡脱俗的武功,她若是想走,李君逢的确是拦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