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诚信交易(强买强卖)
    李君逢从来就是一个很善良随和的人,和讲理的人讲道理,和不讲道理的人比拳头,和做生意的人谈公平。

    “所以,你现在要和我做生意吗?”李君逢一脸笑眯眯的问道。

    那掌柜的不由得向后退了两步,皱着眉头,却是答非所问道:“朋友好俊的身手,是存心来拆台的吗?”

    李君逢笑眯眯道:“我只是一个卖酒的,你若是要将我当成拆台的,却也无所谓。”

    那掌柜的忽然冷笑一声道:“好,既然朋友来了,那总不能让朋友失望。”

    他忽然抄起桌子上的一个小铃铛,重重的摇了摇。

    一阵清越的铃声响起,四壁七八个一尺见方的小窗户,全部打了开来。窗外有人头闪动,箭头正对着李君逢,显然是箭在弦上,引弓待发。

    这才是黑店的底蕴之一。

    传闻,半天风乃是西域龟兹国一位猛将,后来因为犯了事,所以才逃到了这荒漠中开客栈。

    半天风手下既有一群颇为精锐的士兵,又有劲弩在手,在大漠中也算是横着走,很少能够遇到敌手。

    而这客栈,便是他们的老窝。

    那掌柜见到这般情形,也就稍微松了一口气。

    “喂,我问你要不要买我的酒,要知道不回答别人的话,可是很不礼貌的。”李君逢神色不动,继续问掌柜的。

    忽然,门外有哈哈大笑声传来:“朋友好大的胆子,竟敢来此地放肆,难道就不怕死吗?”

    笑声如洪钟巨鼓,震的人耳朵嗡嗡作响,后面一道门里,已大步走出来一个人。

    只见这人九尺开外,满脸虬髯如铁。他的衣襟敞开,露出毛茸茸的胸膛,手提着一把九环金背刀,长达五尺,看来竟然有四五十斤重。

    “喂,老头,我在问你话,问你要不要买我的酒。”李君逢觉得这老头好没有礼貌,一句话问了好几次,竟也不回答。

    他已经决定,待会就不要尊老爱幼了。就算这家伙买了酒,也要把他暴揍一顿。

    没礼貌。

    殊不知,李君逢不回答那大汉的话,也让那大汉觉得他没有半点礼貌,猖狂得很。

    “好小子,竟然你是成心捣蛋,还看不起本大爷,本大爷索性成全了你。”狂笑声中,四五十斤的九环金背刀直砍劈下。

    刀锋劈空,刀环响动,这两种声音交合在一起,直震的人魂飞魄散,

    李君逢似乎也被这一刀震慑住了魂魄,竟动也不动。

    掌柜的心头也是一喜,只道这一刀砍下,李君逢不被活活劈成两半才怪。

    待到那一刀即将劈中时,李君逢亦是头也不回,反手一指点去。

    咔嚓!

    一道兵器交击的声音响起,这千锤百炼的九环金背刀一下就破碎开来。化成碎片,簌簌跌落在地。

    而李君逢的手指如电,已点在了那壮汉的前胸中。

    那大汉顿时就飞了出去,先前的人山上就又多了一个人。

    而当李君逢的目光再转向那老板的时候,那老板顿时就大叫道:“放箭,快放箭。”

    然而箭矢还未射出,李君逢一拂袖,七八枚铜板便飞射了出去。一连窜的惨叫声后,弩箭便也都掉在了地上。

    “你他娘的,你这老东西,老子问你到底要不要买老子的酒,快回答老子。”

    这个时候的李君逢已不再温和,变得凶神恶煞,至他身上也好似散发出了一层恐怖热气,四周温度也似隐隐提升。

    那掌柜的心头狂跳,忙的恭恭敬敬,当头一揖:“是在下有眼无珠,还望大爷见谅,大爷这酒可是要一万两银子,在下这就……”

    这倒是一个老江湖,将自己的姿态放的很低、

    在他看来,李君逢或许是来打秋风,也有可能是受人指使。但只要提出了钱的问题,一切都好解决。

    “江湖豪杰”讲究的就是这个调,他知道对方听了这话,也必定要有一番话礼数回敬过来。

    可却未想到,李君逢眼睛一瞪,竟完全不吃这一套。

    更何况,现在李君逢可是完全占据着优势,也不必吃这一套。

    砰!

    李君逢猛然一拍,前面的那一张柜子立刻就化作化作一团碎屑。

    “快些拿银子出来,别磨磨蹭蹭的,搞得老子就像是强买强卖一样。老子可是大好人,诚信交易,怎么会做这种事。”

    他的眼神锋锐如刀,仿佛下一刻就要把掌柜的脑袋都坎掉一样。

    掌柜的那蜡黄色已经变得惨白,他忙的说道:“小的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掌柜张了张嘴,缓了片刻才终于道:“那我这就那一万两银子,买下大爷的酒。”

    李君逢道:“先前是打折价,过时不候,现在已经是三万两银票了。”

    坐地起价,赤果果的坐地起价,而且这坐地起价的速度降至比窜天猴还要快。

    掌柜的已经快要哭出来了,可他还是要“心甘情愿”的买下这一壶酒:“好好,大爷请稍等,我这就给大爷你找钱去。”

    弱肉强食,江湖也是这一套生存法则。

    他将衣服脱了下来,又从这件衣服的背后摩挲的扮相,竟然真的从这一件已经发久的衣衫中摸出了厚厚一叠银票。

    像他这样狡猾、多疑而又吝啬的家伙,只有把钱完全的放在自己身上,才肯放心。

    掌柜的数也不数,颤巍巍的抵递出一叠银票,脸上显出肉疼之色。

    “大爷,这里应该有四万一千二百两银子,你且收好,多余的就请大爷喝茶。”

    掌柜的腰又弯下去了,比先前弯的幅度还要狠。

    可李君逢刚要接过手去时,在那掌柜的背后竟然又有三道乌光发出,速度极快,嗡嗡作响,这正是巧手精制而成的“低头弯腰杀人弩”。

    这样的暗器最是伤人了,往往是在对方即将要成功,看着敌人低头,掉以轻心时发动。

    李君逢衣袖一挥,这三道乌光便叮叮当当的掉在了地上。

    “你给我死!”

    那掌柜的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两根判官笔,使出了一招“双龙探珠”,袭杀至李君逢身前的两处大穴。

    倒是他想要拼命,而是他已感觉出,就算自己将银子交给李君逢,这家伙怕也是不会放过自己。

    于此如此,不如拼命一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