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迎风一刀斩
    剑已拔出,长达五尺,极为狭长而其造型奇特,如刀似剑

    这是一把刀,也是一把剑

    剑光宛如一泓秋水,碧绿深寒,刺人肌骨,毫无疑问,这是一把宝剑

    “小僧接下来使的便是迎风一刀斩,这迎风一刀斩乃是剑道精华,当着无赦它若施展出来,那这一剑之下便绝无活口”

    无花缓缓开口道,他眼睛一瞬不瞬的注视着李君逢目光中散发出一种妖异的光芒,也似带着种妖异的催眠之力

    似乎是告诉别人,他这一番话是金科玉律,绝无半点差池

    他并非是在提醒李君逢此刀之强,而是在形成自己的势,提升信心,让接下来这一刀越发精炼起来

    同时,也是在给李君逢施压,让他生出压抑之情

    刀下无赦,一斩即死!

    高手交锋,心理因素也是极为关键的一点

    他武功本就不如李君逢,只能从其他方面进行弥补

    无花左手反握刀鞘,右手正持长刀左手垂在腰下,右手举刀起眉,形成一个古怪的姿势,却是锋芒毕露

    但他的身子却宛如石像一般,动也不动妖异的目光、绚烂的刀光,将李君逢整个人笼罩住

    刀未动、人亦未动,而无花的气势却是越来越盛,杀气也越来越重仿佛只要李君逢一动,露出空门,这一必杀之剑就要随之斩下

    “如刀似剑,刀剑交融”李君逢饶有兴趣的看着无花

    他忽然想起了独孤一鹤,想起了独孤一鹤的“刀剑双杀七七四十九式”

    那同样是极为高妙的武功,同样是刀剑交融,李君逢曾经也研究了一番

    冥冥之中,这两种功夫似乎有些契合

    哒哒哒

    在无花气势上升到巅峰时,进无可进

    他保持着这种奇异的姿势一步步的走了过来,刀锋仍立着,甚至连刀剑都没有一丝颤抖而每走一步,他的气势便竟然又有提升

    在生死的巨大压力之下,无花的精气神乃至于功力都在逐渐臻至前所未有的巅峰

    他的信心亦是随着气势而不断增长,浑身暴涨的力量似要喷薄而出,竟给他种一剑斩天的强大信念

    无花曾用迎风一刀斩对付楚留香,但被楚留香利用高超的身法和特殊的地形躲了过去

    可到了现在,他却相信若是楚留香再站在他面前,他定能一刀斩之

    就在此时,屋外一缕热风忽然吹动李君逢的衣襟

    无花动了,他眼中爆射出一团精芒,已然发起了攻击

    而他动的却不是掌中之刀,而是那长长的刀鞘,宛如毒蛇一般的刺了过来

    寻常人注意的都是对方的刀身,却未曾想到是他的刀鞘先出击

    “杀!”

    紧接着,他爆发出一道怒喝,杀意汹涌澎湃,这一次却是掌中长剑急斩而下

    鞘在前,斩在后,却已经将李君逢的所有退路封死,避无可避,这无愧为“必杀之剑”

    这一招看似平平无奇,但剑法与刀法的精华却都融了进去

    无花的目光已是一片赤红,姣好的面容有些狰狞,宛如疯狂真气在体内游走,将宽大的衣袍鼓荡而飞

    “好!”

    李君逢心神一动,这迎风一刀斩并未让他失望

    “锵啷”一声,千蛇剑亦化作狂飙电光,化作飞虹匹练,惊艳不可方物,迎击了出去

    他这一剑,有着剑的缥缈,又有着刀的凶悍,同样是刀剑交融的一击

    刀剑双杀第三十二式!

    当!

    他们的刀剑开始交锋

    ……

    片刻前,在客栈外的洪相公看了看船,又往客栈中瞧了瞧,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两道身影

    洪相公很是犹豫,犹豫现在是不是要逃走

    不逃走的话,待会可能那神秘人指不定又要做出什么奇怪的事

    只要上了船,让两个红衣童子驭着鹰群,很快就可以逃走

    但若是被那神秘人瞧见了,一指头弹过来,自己便很有可能会丢掉性命

    并且,吴菊轩武功高强,未必会输给此人

    留在这里有危险,离开也有危险,洪相公很纠结啊

    当!

    忽然,从客栈中传来一阵清越的声音,好似兵器交击

    紧接着,一连窜的声音传来,叮叮当当响个不停如雨打芭蕉,如珠落玉盘,就好似一曲奇特的乐章,有着撼人心神的魅力

    声音越来响,节奏越来越快洪相公和两个红衣童子心脏也不由自主的紧随着跳动,变得气促起来,好似下一刻就要跳出胸膛一般

    当!!

    又一道声音响起,这一道声比先前所有的声音都还要响亮可随着这一声落下,四下便归于寂静

    除了心跳声外,天地一片安宁

    洪相公和两个童子只觉得难受至极,最后那一道声音就好比一本书的**部分

    他们刚看到**部分,正兴致勃勃的往后翻去,却是写着“全书完”三个大字一般

    又过了片刻,房间中走出来一人

    洪相公和两个童子死死的盯着客栈大门,眼中露出希冀之色可当看清那人后,却都不由得心中一沉

    来人一身白衣,全身上下一尘不染,竟似方九天之上垂云而下,面上带着微笑,腰间斜着样把式奇特的剑,手里拿着一把伞,正是李君逢

    至于那吴菊轩,想来已丢了性命

    “迎风一刀斩有些看头,至于其他的剑法,看似诡异,却也算不得什么亏我喂了他好些招式,让他将武功施展到巅峰,去也不过如此”

    李君逢心中念叨着,有些失望

    “喂,穿红衣的两个小家伙,都给我上船,我们要走了”李君逢提着两个红衣童子的衣领,便飞身上了船

    很快,群鹰展翅,带动着船这沙漠行舟便像是雪橇般在沙地上滑行起来,开始时很慢,到了后来却是滑行如飞,快的难以想象

    洪相公看了看越来越远的船,手掌不由得向前伸了伸,像是要抓住什么嘴巴张了张,却什么也没有说出

    大家不是一起出来对付昏王的吗?怎么一下就只剩我一个人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