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再斗石观音
    龟兹王妃的帐篷中,远比常人想象中还要华丽的多。

    帐篷里充满檀香、药香,香的几乎令人透不过气来。

    珍珠罗帐里,龟兹王妃半倚半卧,仿佛弱不禁风。虽隔着纱帐,她看起来仍是风华绝代,不可逼视。

    帐篷忽的被一阵清风掀开,两名侍女诧异的望去之际,白影一闪,便射入帐篷之中。

    嗤嗤!

    李君逢曲指连弹,风声骤响,不待两名侍女多做反应,已被劲气弹中穴道,眼眸一番,眩晕了过去。

    “这是什么声音,阿月,阿玲。”

    两个侍女倒下的声音,似乎惊动了龟兹王妃,从罗帐里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

    “王妃你好,在下李君逢冒昧来访,失礼之处,烦请王妃见谅。”李君逢肆意的打量着罗帐中的一切,又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龟兹王妃似乎吃了一惊,又很快恢复过来,说道:“原来是李公子,残病之声,不能下床迎接,盼公子恕罪。”

    李君逢笑挥了挥手道:“没事,我并不在在意,原谅你的无礼了。”

    龟兹王妃道:“……”

    她迟疑的片刻,才道:“那不知公子到此来,所谓何事?”

    李君逢道:“我倒此处来,只是想要告诉王妃一件事。”

    龟兹王妃道:“公子请说。”

    李君逢笑道:“我杀了你的儿子,恳请你能够原谅,当然,问题不大,不原谅也没什么。”

    龟兹王妃楞了一下,便道:“公子说笑了,我只有女儿,并没有儿子。”

    李君逢道:“可无花却告诉我,他是你和天枫十四郎的儿子啊。”

    龟兹王妃脸上掠过一抹讶色,便漠然道:“什么无花,什么天枫十四郎,我不知道。”

    李君逢道:“王妃何必自欺欺人,这件事我本已有十足把握。更何况,王妃承不承认,意义却也不大,我倒此处来,便只是为了取走王妃的性命罢了。”

    龟兹王妃先是沉默片刻,便掀开纱帐,走了下来。

    她双瞳剪水,云鬓微乱,面上还带着三分病色,却平添了几分娇艳。看起来年纪虽已不小了,却仍是艳光照人,天姿国色。

    李君逢直直的看着她,拊掌笑道:“石观音不愧为石观音,无论何时何地,扮演成什么样的人物,总是会以最美丽的姿态呈现出来。”

    石观音盈盈一笑道:“多谢公子称赞,只是不知道公子为何会知道奴家的来历。”

    她化身龟兹王妃,暗中谋算龟兹国,这件事便是无花也不知晓。

    李君逢一脸认真道:“只因为我通达天机,知晓天下世事。”

    石观音仔仔细细的盯着李君逢,瞧了好片刻,才噗呲一笑道:“公子这笑话倒是不错。”

    李君逢却也不想说太多,忽的拍出一掌,速度其块,宛如闪电一般,掌力更是汹涌无比,如怒涛,如火山。

    那石观音身形骤然一退,竟然轻轻巧巧的躲了过去。她叹息道:“公子为何一定要出手,要知道,我若真的动起手来,公子便没有了活路,又何必如此着急投胎。”

    李君逢笑道:“哦,你对自己的武功倒是有信心得很。”

    石观音笑道:“自然是很有信心。”

    她长袖飞起,如出岫之云,飞扬活动,在一刹那间,就已变化了七八种姿态。

    她每一种变化都蕴含着致命杀机,可看起来却仿佛是一个风华绝代的舞姬,在心情最愉快的时候,随着最优美的乐声偏偏起舞。

    无论是谁,见了如此美妙的舞姿,纵然不会意乱意乱情迷,心情也会越快起来。

    而若是心情一放松,那么无形的杀机便会变成真正的杀机,要了对手性命。

    李君逢似也沉浸在这一招之中,拊掌道:“果然是好武功,一旦施展出来,天下九成九的男人都接不下。”

    石观音身形骤停,笑道:“所以,这一门武功叫做“男人见不得”。”

    李君逢道:“要创出这样的招式,非但要对各门各派的武功都有所涉猎,而且对男人的弱点还要了解,这样的招式,似乎除了石观音外,天下间便没有人能够再研究得出。”

    石观音的眼睛几乎笑成了月牙儿,看起来妩媚至极,说道:“公子倒是对奴家了解得很,奴家都不忍心杀你了。”

    话才这样说出,石观音身形一掠,便已闪电般攻出十来招。

    一个人只有两只手,可在这是石观音便仿佛多处了**只手。只因为这十招都是实打实的,没有半点虚假,仿佛是同一时间击出。

    就在这一刹那间,李君逢咽喉、双目、小腹等全身上下柔弱处竟然都在石观音的掌风笼罩之中。

    这女人的确是狡猾得很,先是在李君逢的面前施展自创的“男人见不得”,随即便以言语放松,再然后就展开凌厉攻势。

    “男人见不得”虽然厉害,但更多的是精通招式变化,同时将自身女性柔美糅合在一起,魅惑心神,并不以速度著称。

    可她下一刻,却忽然施展出雷霆手段,速度其块无比,想要打李君逢一个措手不及。

    “来得好。”李君逢心神一动,手臂微微泛起金光,面目上更是显露出一种肃穆、凝重之色。同样挥动双拳,化作两道灿然光忙,与其碰撞起来。

    砰砰砰砰砰!

    刹那之间,宛如鼓声一般密集的碰撞声响起。满室生风,周遭劲气炸开,将帐篷内的物品掀飞。

    石观音并不想自己的身份暴露,因此全力施展武功。

    这一次算是他们第一次正正经经的交手,也重新让石观音对李君逢有了新的认识。

    对方的力量、速度竟然丝毫不亚于自己,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轰!

    又是一次撞击,两人皆是向后退出了两步。

    整个帐篷也被掀飞,两人置身于星空之下,而他们的战斗也终于引起了其他人注意。只见远处楚留香宛如御风而行,向他们飞了过来。

    “老楚,快过来帮忙,这女人果然是石观音。”

    李君逢大喝一声,一下就将老楚拉进自己的队伍中。